手机上阅读

第97章 紫薇宫宫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两个侍卫的脸色极其不好,唰唰的就把武器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卓君离来回看了几人,叹息一声才问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转身一笑。艳若桃李,灼灼其华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前些日子遇到个杀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。封玉的眉头明显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杀手?怎么什么坏事都能找上你。是不是受伤了?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受伤?楼之薇无语的看了看天花板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她是谁。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受伤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想查一查。如今才发现好像找错方向了,叨扰了,再会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快要走过卓君离身边的时候。他才轻声问道:“你可知道那个杀手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叫七杀。”

    “七杀?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封玉率先跳了起来,他身边的两个侍卫脸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。江湖中人定然不会陌生。就连是一些达官贵人也应该对其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紫薇宫宫主七杀,江湖上头号暗杀机构的头目。

    传闻只要是上了紫薇宫暗杀名单的人,不管你躲到天涯海角。最后也都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而她楼之薇竟然能让紫薇宫宫主亲自出手。那她的悬赏究竟有多少?

    听了七杀的身份。楼之薇不仅没有露出惊恐的神色,反而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说呢。难怪他身手那么好,原来还是个大反派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交过手还能活着?”封玉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。好像在看着什么稀有物种。

    这也是楼之薇一直觉得奇怪的地方。

    按照七杀的实力,两人要是真枪实弹的干一架的话,她还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可是每次他好像都不是真的要杀她。除开表面那层故意为之的捉弄,他好像……是在等着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楼之薇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也想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,索性挥挥手,道:“我自己也是没个头绪,所以才会在这里瞎猫撞死耗子,刚刚不是故意要轻薄你的,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她在说到“轻薄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封玉的脸色明显变了变。

    一阵青红交错之后,他胸膛起伏,才闷声道:“亏你说得出口!轻……轻薄了本神医,你以为这件事情能就这么算了?!”

    他佯怒的样子弄得楼之薇哭笑不得,心道这娘娘腔还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
    本来想刺他两句,哪想一转过身就看见他在两个侍卫搀扶下站着,或许是刚刚剧烈挣扎的关系,一身上好的绫罗绸缎已经裂开了好几处,满头的银发也蹭上了地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此时他一双桃花眼微微发红,目光流盼中又含着些怒气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里稍稍起了那么一丢丢的罪恶感。

    别人本来只是好好的在睡觉,自己二话不说就冲了进来,还对人欲行不轨,最后摔下一句“哦,这只是个误会”就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起来,自己的行为好像真的有一点点渣的样子?

    “那我道歉还不行么?”她看向一脸怨怼的封玉,心里也是很无奈。

    她还什么都没干呢!要是这样就要她赔偿,那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一点?

    哪想封玉薄唇一动,忽然道:“道歉?那不行,我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今天的事情确实是个误会,不如就让本王做个见证,两位化干戈为玉帛,握手言和可好?”

    卓君离适时站出来和解,正好打断了封玉说到一半的话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听,乐了。

    握手言和,那感情好啊!

    相逢一笑泯恩仇,不用割地赔款,不用丧权辱国,贤王果然是个正直公道的好人!

    就在她在心里为卓君离竖起大拇指的时候,封玉已经在心里将她唾骂了无数遍。

    不是事实已经不容许他再挣扎,只见楼之薇非常诚恳的上前握了握他的手,还热情的摇了摇,以示友好。

    最后向后退了三大步,道:“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,再会!”

    说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走上两步,就被封玉叫住:“你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,但碍于之前理亏在先,刚刚又才跟人家一笑泯恩仇,只能放柔了声音道:“神医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“坐下,该换药了。”

    某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是个伤员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自己的手,无所谓的挥了挥,道:“哪有这么严重,这伤早就好了,拉弓射箭完全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封玉听了,嗤笑一声,“拉弓射箭?怎么,难道你还想去打个猎不成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点点头,道:“是啊,过两天不就是春猎了嘛,我还想去试试能不能拔得头筹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理所当然,语气之中还带着几分肆意和张狂,似乎已经成竹在胸。

    哪想听了她的话,封玉第一反应是挑了挑眉,拔高声音道:“你该死的还想去春猎?!”

    楼之薇最怕的就是他这种尖细的声音,一时间背上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十分莫名其妙,反问道:“难道我不能去?”

    “你一天不惹事心里不舒坦是不是,忘了自己身上还有伤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实在是不明白,她手上那伤早就好得差不多了,只不过是去参加一场春猎,怎么就变成了惹事。

    更何况,五百两黄金呢!

    换算成银子就是五千两,这么大一笔钱,对于她这个穷人来说简直的就是沙漠中的绿洲,说什么都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想罢,她脸上十分严肃及认真的道:“这次春猎对我来说十分重要。这次之后,我要拜别过去,迎接一个全新的自己。春猎之后我将迎来截然不同的人生,所以无论如何,我都是必须要去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管愣在原地的封玉,自径就站起来走了,留给众人一个潇洒决绝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走得很快,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那抹艳丽的身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后,一个虚弱的声音才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听闻十年前那场春猎,三弟从马蹄下救下个小女孩,正是年幼的楼大小姐。原来转眼已经过了十年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