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95章 王爷的清白不容侵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她嘴上这么说着,实际上是差点把那一口银牙咬碎。

    楼之薇占了个大便宜,自然是要卖一下乖的。不然岂不愧对了她气死人不偿命的打脸准则?

    她看向两人中间的棋盘,问:“姨娘刚刚可是问我如何才能破了这棋局?”

    “之薇……有法子了?”柳氏脸上的表情很僵硬,却不得不顺着她的话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哪知道楼之薇直接伸手推翻了棋盘。黑白子瞬间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破釜沉舟,重新再来。不到最后一刻。又有谁能猜到谁才是真正的赢家!只是沙场上的金戈铁马,又岂是几百颗黑白棋子能描绘得出来的?不真正经历过沙场,又如何能知道战争的残酷!”

    楼之薇说完。朗声笑着走出了柳氏的院落,留下脸色均不怎么好看的两人。

    她刚刚那一瞬间的气势,仿佛让周遭的空气都停止了流动。等她们反应过来的时候。已经出了一背的冷汗。

    直到楼之薇走远,两人才终于觉得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娘,你看她这个嚣张的样子。简直让人恨得牙牙痒!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。柳氏的声音才从口中传出。只是已经没有了那种慈母般的温柔和爱怜,而是充满了冰冷和怨毒。

    “吾儿莫急。她嚣张不了多久!”

    “娘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想参加春猎吗,咱们就让她去。这一次,定要让她有去无回!”

    说罢,狠狠捏紧了手中的方巾。

    此刻楼之薇已经走远。自然听不见她们之后究竟在密谋着什么。

    白虹还沉静在那霸气的两巴掌上,明亮的眸子里闪现着无比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刚刚真是太解气了,奴婢早就想上去削她了!”

    楼之薇笑着拍了拍她的头,道:“丫头,你可知‘世人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恶我、骗我、如何处置乎?’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‘只是忍他、让他、由他、避他、耐他、敬他、不要理他、再待几年你且看他?’”白虹想不明白,自家小姐怎么忽然有兴致跟她对对子了。

    “呸!是‘我且打他,打他,打他上天,你再看他!’”

    听了这句话,白虹脸上立刻出现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,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奴婢明白了!”

    楼之薇孺子可教的点点头,却没有往采薇阁走,而是转身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白虹不明所以的跟在后面,半天才问:“大小姐,今天好像是封神医过来换药的日子呢,我们就这么出去了,万一跟他错过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以为楼之薇是忘了,在身后小心翼翼的提醒。

    哪知道被提醒的人只是点了点头,道:“不用他上门来找我,我这就去会会他!”

    说完还摇了摇手上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黑巾。

    白虹完全不明白自家主子究竟想干嘛,只能拔腿跟上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行到了贤王府,这次守门的侍卫再没有想之前那样冷面以待,而是在她走下车的时候就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楼大小姐光临,有失远迎,大小姐可是来找王爷的,小的这就去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却摇了摇手,道:“不用了,我是来找封玉的,你们家王爷身子弱,还是别让他出来吹风了,我办完正事就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风风火火的就走进了王府。

    只是前脚刚一走进去,后一秒就看见远处幽幽飘来一个月白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脚步虚浮,面色苍白,即使在小厮的搀扶下也走得很辛苦,说是在“飘”也完全没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真不明白究竟是得了什么病,才能虚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见他面朝自己走来,楼之薇也不好装作没看到,只能默默的将手上的那块黑巾收进袖口,走上前去跟卓君离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嗨!贤王殿下,数日不见,身体可好些了?”说完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她出手向来没个轻重,更何况对方是个一碰就倒的玻璃人,这一爪子下去,竟直接把卓君离拍了个趔趄,要不是他身旁的小厮扶得稳,只怕就要一巴掌给他拍地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!王爷身子向来不好,你怎么能出这么重的手,把我们家王爷打坏了怎么办!”小厮瞪向楼之薇,眼神几乎冒得出火光。

    他可没忘记她之前轻骇的行为,将王爷蹂躏成那副模样,最后竟然连屁都没放一个就跑了!

    卓君离则是轻咳了两声,道:“无碍,清容不得无礼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叫做清容的小厮皱了皱脸,受到自家主子的命令,只能生生将那口恶气咽回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知道自己出手重了,十分抱歉的想帮他揉一揉,哪想到手一伸出去,就被清容一脸大义的挡住。

    那表情好像在说:我家王爷的清白神圣不容侵犯,你要是想对王爷图谋不轨,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!

    楼之薇被那眼神瞪得十分尴尬,最后还是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“不知今日来我府上,所为何事?”他的指尖不着痕迹的滑过刚刚被她打到的那个地方,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有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楼之薇则是摇了摇绑着纱布的手腕,道:“我是来找封玉的,换药。就不打扰你回房休息了,再会。”

    说完,带着白虹离去。

    卓君离默默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眼神不知怎的就落到了她的袖口上,那是她刚刚顺手将黑巾放回去的位置。

    楼之薇之前来过一次,所以这一次找封玉住处可谓轻车熟路,完全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“娘娘腔,本小姐来看你了,还不速速来接驾!”

    人未到,声先至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那欠揍的声音,青峥和白术差一点就拔刀冲出来了。

    见楼之薇笑意盈盈的出现在门口,两个侍卫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很微妙。

    青峥一脸不爽的别开脸不去看她,而白术则上前道:“主人正在午休,平日里都是未时换药,今日楼大小姐怎么亲自来了?”

    “睡觉?那正好,你让我进去办个事儿,很快就出来。”

    办……事?

    一听到她要在自家主人睡觉的时候办事,白术哪里还能淡定,一个侧身就挡在了房门口,满脸警惕的道:“你想干嘛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