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94章 打她上天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哪知楼之薇只是掏掏耳朵,“这话真是耳熟,好像已经听过无数遍了。我这耳朵都要长茧了,就是不知道妹妹这里有没有什么新鲜一点的词汇?”

    楼若兰差点没被她气出半口血来,最后还是在柳氏眼神的阻止下。生生将那口气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柳氏上来拉住楼之薇的手,亲昵的让她坐下。谆谆教诲道:“你妹妹也是关心你。俗话说关心则乱,你要知道她是一心为了你好,并不是有意要揭你的伤疤。”

    “姨娘说得甚是。之薇当然知道我妹是好的,我感谢我妹。”

    柳氏当然不会明白她这话里面的一语双关,面上露出欣慰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开心的指了指两人一旁的棋局。道:“这两日你妹妹的棋艺越发精湛了。都要难倒我这个为娘的了,你快来帮我看看,看看这一局要如何破才好?”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楼之薇肯定是不会解什么棋局的。不过是为了让她难堪罢了。

    哪想楼之薇真的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。脸上做出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要破这局倒是简单。不过这棋还是稍后再说,之薇这次来主要是想拜托姨娘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。柳氏的眉峰动了动,然后用一双充满了母性光辉的眼神看着她。示意她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如今春猎在即,还请姨娘在春猎名单上加上之薇的名字,也好让我去看看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参加春猎?”楼若兰像听到什么世界奇闻一样。

    西苍人好武。春猎秋猎这样的节日基本上算得上是西苍的盛会,可是之前因为卓锦书的关系,楼之薇是从来不会去参加的,为的就是给卓锦书留下一个温婉贤淑的印象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证明,这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    一个人不喜欢你,你就算是把他喜欢的事情都做尽了,他也依然不会喜欢你。

    楼若兰以为楼之薇是在被抛弃之后,走上了破罐子破摔的道路。看来她这次确实被伤得很深。

    然而楼之薇心中只有一个想法:艾玛五百两啊!还是黄金!真是想想都让人兴奋!要是能拿到这五百两,她要怎么花呢?

    就在她整个人都沉浸在臆想中时,柳氏欲言又止的声音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真要参加春猎?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比坚定的点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因为我仿佛看到了那五百两黄金正在向我招手!

    “我能问问你参加春猎的理由吗?”

    “强身健体,全民运动,和谐社会!”脱贫致富,携手共进,齐奔小康!

    楼之薇答得铿锵有力,脸上的笑意却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柳氏听了,脸上忽然也泛出一抹笑容:“难得之薇如此有兴致,为娘的怎么好扫了你的兴呢。三日后就是春猎,到时候你收拾收拾,和若兰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一姨娘了。”

    楼若兰一听,怎么肯依。这是上巳节之后又一个可以让她大展拳脚的机会,整个墨京城里最显赫,最勇猛的人都会去。之前那次让楼之薇和云璃出尽了风头,这次她怎么可能还让楼之薇去!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脸敢去这样的盛会,真当没丢够侯府的脸吗?都没人要你了,整天还四处去招蜂引蝶,真是没见过比你还骚的!”

    “若兰!”柳氏急道。

    可她只是嘴上劝,实际上一点行动都没有,倒有几分想让她继续说下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是以楼若兰那张嘴便更加信口开河,口无遮拦。

    “我看她去参加春猎是假,想去那里勾引个有钱人家的公子才是真!顶着个侯府嫡女的头衔,还真当自己是根葱了?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,一个没人要弃妇,谁还会娶她!”

    “你!哎,你这孩子。”柳氏见劝不住,只能转头看向楼之薇,道,“之薇你别生气,你妹妹还小,说话不懂的分寸,千万别跟她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则是点了点头,笑道:“这是自然,我当然知道妹妹年纪小,很多规矩都是不懂的。”

    楼若兰之所以能如此猖狂,是料准了她有求于柳氏,是以在说出那些话的时候,脸上的讽刺更加明显,就连柳氏的眼底都露出了一个看好戏的笑意。

    只是那笑意还没有来得及从眼底浮现在脸上,“啪”的一声清脆的耳刮子就将楼若兰那喋喋不休的嘴给打闭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敢打我?我娘都没有打过我!”楼若兰捂着自己的脸,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实在没有想到楼之薇竟然猖狂到了这种地步,明明有求于柳氏,居然还敢当着她的面教训自己。

    柳氏也明显被她这个举动给镇住了,结结巴巴的道:“之薇……这是、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姨娘不是说了吗,妹妹不懂规矩,不懂规矩就要教啊,不然怎么能懂呢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俗话说长姐如母,我自然是要好好‘教一教’这个妹妹的。今天是在自己家里,我们听了没有什么,他日若是在春猎场上,妹妹再说这样的话,可就是丢侯府的脸了。想必姨娘必定也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妹妹刚刚说的那些,粗鄙之词大有之。想她作为侯府的小姐,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,这话要是被其他的王孙公子听了去,谁还敢娶这样一位口无遮拦,跋扈无礼的侯府小姐,姨娘说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柳氏被她这一番话堵得无言以对,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状继续道:“姨娘现在掌管着整个侯府的大权,定然要为侯府的名声做考量。妹妹今日如此不懂事,我就替姨娘先教训了,姨娘说之薇这次做得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听了这番话,柳氏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更加惨白。

    “娘!她……她这个贱人……”

    楼若兰原本还想哭诉,可是刚一开口,就又被一个巴掌打断,粉嫩的脸上霎时起了两块红印。

    “看来之前的教训还是不够,没有顺利让妹妹长到记性呢。”楼之薇笑得猖狂。

    最终,柳氏深深吸了两口气,才勉强扯出一个笑容,道:“今天之薇做的很对,为娘甚是欣慰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