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92章 他兄弟的清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艾玛,我之前还以为这是颗朱砂痣,没想到居然是守宫砂!”

    楼之薇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。抱着自己的手臂左瞧右瞧,顺便对古人伟大的智慧和鸡婆的思想观念客观评价了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这种情绪还没有奔走太久,她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。她没有被破身,身上的苏合香散又解了。难道是因为他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。她用一种难以描述的眼神看向七杀。

    那个眼神飘过来的瞬间,他就知道这女人的脑子里一定又在想什么不正常的事情,低咒一声。道:“你该死的是吃了解药!别一天尽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你到底还是不是个女人!”

    说着侧开身,避免了让自己的兄弟被她眼神继续拷问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能淡定的收回眼。道:“真是一点都不懂幽默。你之前的那些年一定过得很无趣。”

    七杀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证明的兄弟的清白的?”

    对面那然快要被她这口无遮拦的样子给气炸了,上前一步就拽住了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女人。怎么这么不知廉耻……”

    他愤怒的声音刚脱口而出。就看到楼之薇整个人向前一倾。竟是被他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面前那人灿然一笑,美艳的脸上露出颠倒众生的笑容。手却直直向他的面巾伸过去。

    七杀眼神一凛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难道一开始就是打的这样的主意。激怒他,然后趁他靠近的时候夺下他的面巾?

    思及此,他迅速将她的穴位点住。

    于是楼之薇就保持了一个很尴尬的姿势僵在半路。

    “靠!会点穴很了不起吗?!”

    差一点点。就差一点点就能看到这个神秘杀手到底是谁,楼之薇急得在心里直跺脚,面上却仍然做出一副狂妄无知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真枪实弹跟我干一仗!”

    “啧,受了伤还这么不老实,看来非要人把你绑到床上去躺着你才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,特么就是放了一点血,这两天吃清蒸猪肝、白煮猪肝早就补回来了,哪有必要每天在家里躺着!你有本事放开我,咱们再大战三百个回合!”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她早就很不爽了,就是抽了点血居然让她在床上躺了半个月,古代的医疗水平真是落后得让人揪心。

    哪成想,七杀根本不理会她的抗议,直接就将她横抱了起来,二话不说丢回到床上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因为床太软还是楼之薇皮比较厚,这么猛的丢下去,居然一点没被撞疼。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疑惑的时候,那个颀长的身影也俯了下来。

    男人脸上的面巾轻轻擦过她的面颊,隔着薄薄的布料,仿佛能感到面前那人身上的温度。

    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悦耳却带着几分邪佞。

    他轻轻道:“既然你精力这么旺盛,不如我就满足你一次,把上次没做完的事情补完,如何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带着极致的危险,首页轻轻缠上了她的腰带,只要轻轻一用力,就能将其扯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愣,竟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七杀占了先机,顺利感觉到身下那人的僵硬才浅浅笑了以来,声音如清泉般悦耳。

    仿佛终于在她嘴上占到便宜,是一件令人无比舒畅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他绝不可能会想到,节操这种东西对于楼之薇来说,早就已经蘸酱吃了。要想从她嘴上讨得便宜,只怕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。

    “做完?可我依稀记得上次是我在上的,我们现在这个姿势好像不太对。要不你先躺下来,换我坐上去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上次是做到哪一步了,你可还有印象?我只记得已经把你扒了个半光了,这次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楼、之、薇!”

    要比语言上的调戏和神情上的猥琐,哪怕是流氓都不一定是她楼之薇的对手,更何况是七杀。

    他被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噎的无言以对,英宇的眉峰紧拧,深深的沟壑几乎可以夹死一个苍蝇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趁机在这个时候细细观察着他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是在调戏他,其实是在暗地里观察他的神情和动作。

    这人这么害怕被她揭下面纱,极有可能是她认识的人,说不定就在侯府里面。

    可是在她接触过的人里面,没有一个有七杀这样的身手,更没有哪一个有他这么冰冷肃杀的眼睛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一眼,她也永远不会忘记这双眼睛里面暗藏的冷漠和残忍。

    侯府里面没有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难道是有人为了隐藏身份,故意做了伪装?

    就在她沉思的时候,撑在她面前的七杀忽然站了起来,眉眼中已经敛去的刚刚浮躁和愤怒。

    “哼,你刚刚故意激怒我,是想乘机观察我的反应,好判断我的身份?如何,现在可有头绪了?”

    阴谋被发现,楼之薇一点都没有窘迫,反而坦然道:“哎呀,这都被你给发现了,看来下次我要做的再隐蔽些才行。或者说,你干脆直接把面纱揭下来,让我看个清楚,岂不省事?”

    “真是只有心机的小野猫。”他冷哼了一声,不再跟她废话,而是转身消失在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无声无息,好像从一开始就没有来过。

    房间里一下陷入了死寂,而楼之薇还是保持着一个很尴尬的姿势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这次她却没有死命叫嚣,而是沉思了半晌,才自言自语的道:“他身上……好像有股药的味道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正好可以看到桌子上放着的那瓶冰肌玉露膏,美丽的眸子一眨一眨的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,白虹估摸着她应该已经睡醒了,才端着洗漱的热水敲了敲房门,“大小姐,你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睡,你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白虹之前觉得自己小跟班的地位受到了威胁,所以决定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现一番。

    没想到刚一推开门就看到楼之薇动作诡异的躺在床上,那高高举起的一只手,好像拼命想要抓住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小丫头被她的样子吓了一大跳,连忙扑上去摇她:“这是怎么了,大小姐你可别吓奴婢啊!”

    “别搓了,快帮我把穴道解开,我手都快麻了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