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91章 绝无二心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我别无他求,只希望楼大小姐能护莫……莫邪阁周全。若能满足这个小小的愿望,胡鹤一族的锻造之法将永远追随于您!”

    楼之薇挑挑眉。问:“你就是胡鹤族的后人?”

    江二坚定道:“最后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听说莫邪阁身后的靠山是当朝太子,他的大腿可比我的粗多了,你不去求他。为何来找我?”

    这也是她那次拍卖会之后才从白虹那里知道的,她就说为何那天卓锦书会出席一个民间的拍卖会。原来是早就看准了莫邪阁这块肥肉。

    江二却摇摇头。道:“莫邪阁势力日益庞大,太子曾数次示好,让别人以为他是莫邪阁身后的靠山。不过是想拉拢这股力量。莫邪阁表面上看起来如日中天,实际上已经是腹背受敌,只要楼大小姐愿意出手相助。小的必定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侯府一个不受宠的女儿。势力还没有莫邪阁的分店大,哪里有本事保护什么莫邪阁,你太看得起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坚信。这世上能护得住莫邪阁的。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有人视莫邪阁为利器。有人视其为肥肉,更有人将之当做争夺权力的砝码。

    在这些明争暗斗中。只有她看到了百姓、未来、民族大义。

    智者,目光长远。贤者,方能胸怀天下!

    只有她,才是真正值得被拥戴的人。她若是作为男人,定是极佳的将帅之才!

    对于这么高的肯定,楼之薇只是耸了耸肩,道:“那我也问你一句,你究竟是想让我保护莫邪阁的周全,还是想让我保护莫凉的周全?”

    果然,她这句话问出来,江二脸上立刻变了颜色,变了忽白忽红的说不出半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鹤的铸造之法可算得上是天下至宝,用这么珍贵的东西换一个人的平安,你觉得值吗?”

    “值!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犹豫。

    她莫凉值,她楼之薇也值!

    “胡鹤最后一位族长在此立誓,我胡鹤与锻造之法将永远追随楼大小姐,赤胆忠诚,绝无二心!”

    他双手撑地,将额头深深贴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这是西苍的最高礼节,只有人皇和德高望重的人才能享受,可是如今在他看来,她受得起!

    “诶诶诶,先别这么急着把话说死,今后你们若是成了,完全可以把胡鹤发扬光大嘛。子孙延绵,生生不息也是有可能的,这么急着说死不死的干什么,多晦气。”

    她没个正形的打趣着,听得江二连脖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白虹很不爽的在一边嘟了嘟嘴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第一贴身小跟班的地位仿佛受到了威胁,正面临着岌岌可危的状态。

    早知道这个江二今天的动机这么不纯,打死她也不会放他进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家大小姐要休息了,你要是没别的什么事就回去吧。”她一脸不爽的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见有人解救,他那里还敢呆着,站起来就夺门而逃,看得楼之薇在后面笑弯了腰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真是越来越爱捉弄人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不置可否,“谁让他二得如此骨骼清奇,我就忍不住想逗逗他。”

    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渐渐响彻了整个后院,白虹从来都拿她没有办法,见她难得如此开心,干脆就随她去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你帮我把东西收拾一下,我且进屋睡上一觉。”楼之薇声音欢快,可见心情奇好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心情好只维持到她进房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在感受到房梁上传来的熟悉的气息的时候,她的脸迅速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的广袖也动了动,一只小貂灵活的钻了出来,热络的顺着柱子窜上房顶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尤其喜欢我家的房梁木,要不要我改天让人拆两根给你作纪念?”

    说完,抬头看向房顶,正好迎上七杀那双沉寂无波的眸子。

    他手里把玩着小貂,避重就轻的道:“收了胡鹤的锻造之法,你今天可赚大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不置可否的摊了摊手:“看来你不只喜欢爬别人家的房梁,还尤其喜欢听别人的墙角,七杀兄,这个爱好很不值得提倡啊。”

    她不慌不忙的坐到桌旁,随手倒了杯茶来喝。

    七杀则是翩然翻身而下,无声无息的落到她的面前,一双眸子定定的看着她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以后,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现在忽然跑出来,气氛按理说应该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但无奈楼之薇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,只见她脸上分毫不见尴尬和不妥,道:“说吧,今天是要过几招还是直接拼个你死我活?不巧本小姐今天才得到一个金手指,分分钟就能把你削得连你爹都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七杀听了她的威胁,只是无言的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瓷瓶,抛向她。

    楼之薇伸手接住,瓷瓶上面的温度就这么顺着她的手心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冰肌琉璃膏,祛疤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言简意赅,但已经很清楚的表明了自己今天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了看手上的瓶子,又看了看他,心中闪过一个念头,半晌才迟疑着问:“我说……你不会是跟我一炮泯恩仇了吧?”

    靠,这样也行?这些古代人个个都这么纯情,搞得好像只有她一个人很猥琐似的。

    就在她开始产生深深的自我怀疑的时候,七杀明显被她这句话噎了一下,露在面巾外的眉宇拧成了一个“川”字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几口气,才咬牙切齿的道:“我、没、碰、你!”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一下,下意识的双手抱胸:“啊?那我的药是谁解的,我靠,你不会是让别人上的吧?”

    一想到给她戒毒的可能是个完全不认识的路人甲,楼之薇瞬间有种吃了苍蝇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就没注意到自己左臂上的守宫砂么?!”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牙齿咯咯作响,几乎恨不得把楼之薇的脖子给咬断。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女人,他真是想把她的脑子好好撬开看一看,里面究竟装的是些什么!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某人唰的一下就捞起了自己的袖子,雪白的藕臂就这么袒露在两人面前。

    在那手臂上,果然有一颗朱红的圆点,看起来妖艳却不突兀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