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90章 我穷我自豪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想自己专程过来一趟,换来的竟是她如此不痛不痒的态度,卓锦书差点没被气出血来。

    他哼了声。直接站了起来,道:“本宫倒是忘了,现在的楼之薇翅膀硬了。脾气也臭了,不是人人都伺候得起的!既然你这么摆谱。那本宫也没必要在这自讨没趣。告辞!”

    说罢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走出两步,就被楼之薇出声叫住。

    “诶诶诶,殿下且慢!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呼唤。卓锦书没有立即转身,但是脚下的步子却已经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看到他此刻的表情,但从那背影上看过去。怎么都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。似乎早已料到了她会出声叫住他。

    “殿下专程来一趟,怎么能让你就这么回去呢,那也太没有礼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算你识相!”

    卓锦书终于转过身来。脸上是一副如我所料的表情。

    只是他后面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。就见楼之薇伸手招了白虹进来。

    “让太子殿下一个人实在走太失礼了,丫头。你替我去送一送,定要将殿下送出了侯府大门再回来禀报。”

    她打发似的挥了挥手。就像是在赶苍蝇似的,那表情要多欠揍有多欠揍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卓锦书脸色骤变,仿佛下一秒就要冲过去。结果还没走上两步就被白虹拦住。

    她头上的双髻一摇一摇的,看起来乖巧可爱,可是那卡卡作响的拳头,怎么看都跟“可爱”两个字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    她才不管什么当朝太子,只有自家大小姐的话才是她唯一的行动宗旨,管他卓锦书去死。

    “殿下,请吧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见她态度坚决,看了眼懒洋洋的楼之薇,又看了眼事不关己的封玉,最后只能狠狠一甩袖,转身离去,留给众人一个几乎冒烟的背影。

    封玉淡定的目睹了整个过程,直到那抹紫色的身影消失之后,才似笑非笑的问:“怎么,和你的小情人吵架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,差点没一口盐汽水喷死他,“什么小情人,你丫才小情人,你全家都是他小情人!我跟那个渣男半毛钱关系没有,懂不?”

    说完还用手在身前做了个叉,严肃的跟他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哪晓得封玉根本不听,自顾自的站起来,嘴里还喃喃道:“前几个月还哭哭啼啼的让我出手救他,说什么愿以性命相交。现在却急着划清界限,所以说女人心海底针,师父诚不我欺。”

    由于他声音太小,楼之薇掏了掏耳朵,问:“你说什么,我没听清楚,能大声点不?”

    不过这句话没有再得到回应,封玉收拾好了药箱,说了句“两天后我再来换药”就慢悠悠的走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,看起来似乎心情很好?

    楼之薇不明所以的挠了挠脸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个个看起来都不是很正常,这么算起来,我倒是个最正常的人了?”她的自信心忽然爆棚,打了个呵欠就准备进屋睡午觉。

    却没想还没走上两步,白虹又颠颠的跑了过来,嘴里还大小姐大小姐的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丫头,又怎么了?”还能不能让人安安心心睡个午觉了?

    白虹也很无奈,指了指门口,道:“这个人非要见大小姐,奴婢已经打发过他了,可是他说什么都不肯走,奴婢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顺着她的手看过去,正是莫邪阁的江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江小二,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串门了,你家掌柜的好些了么?”

    江二走上前来,恭敬的行了个礼:“多亏楼大小姐仗义相救,掌柜的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将手上的一个盒子放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盒子用高档的绸布包着,那大小形状怎么看怎么眼熟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太阳穴一痛,无语道:“我靠,你不会还想让我买这把刀吧?都说了我没钱了。再说我好歹救了你家掌柜的,既有功劳也有苦劳,还不能让我退个货了?你们好歹是全国连锁的大店,应该有七天无理由退换这样的售后服务才对啊!”

    她说得理所当然,言辞间大有一种“我穷我自豪,你能把我怎么样”的无赖感。

    白虹无语扶额,羞愧的往旁边躲了躲,她家小姐又开始耍赖皮了。

    江二本来酝酿好的满腔感激之情,瞬间就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他反应了好半天,才默默将盒子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确实是短刀,却不是之前那把,而是两把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那两把短刀,眼睛忽然就亮了。

    这刀跟她之前用的那把相似却不一样,小镡,长柄,刀面如墨,刀锋似雪,经典唐刀的款式。

    唐刀,正是上辈子她最称手的武器!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时代真有可以造出唐刀的锻造方法!

    江二将两把刀放在她面前,正色道:“楼大小姐觉得这刀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刀。”楼之薇将目光从宝刀上撕下来,继续道,“只是这么好的刀,只怕也不便宜,我还是买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是一个穷人,而且穷得很心酸。

    “既然买不起,那就送你如何?”江二问得认真。

    楼之薇笑了,她不是笨蛋,自然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。这么好的东西落到她手上,不惹得一身腥风血雨才怪。

    可还没开口拒绝,就见江二跪了下来,用从未有过的认真表情娓娓道:“百余年前,有一个叫胡鹤的民族以锻造之法闻名天下,后来胡鹤族灭,锻造之法也从此失传。没有知道他们打造的武器究竟有着怎样的力量,只是听说能够削金断玉如斩烂泥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在了解这个世界的时候,也听过胡鹤的大名。

    胡鹤,传说中的锻造一族,只可惜在百年前已经灭族。

    她拿起刀斩向了手边的石桌,无声无息的,石桌断成两截,断面平整。

    干净的刀面映出她完美的脸,刚刚那一下竟没有让它染上半粒尘埃。

    江二脸上也浮现出自豪的笑容,道:“楼大小姐现在可愿收下这把刀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将刀收入刀鞘,道:“想要获得多大的好处,就要付出同等的代价。这刀不让我用银子买,只怕是要我用其他的东西来换吧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