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86章 别在这儿碍本神医的眼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句话如一把尖刀,“噗”的一声刺进了江二的心脏里。

    他愣愣的呆在原地,连回答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状。拿着刀鞘在他脑门上拍了一下,怒道:“问你话呢,快答。人究竟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江二却一脸茫然的看向楼之薇,思绪好像已经飘到了未知的远方。

    白虹被他这个样子吓了一大跳。“大小姐。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言的摇摇头,咻的一下对封玉拔出了短刀,顺利惊到了对面那人。

    他转眼就联想到了她之前曾放言说过。要是莫凉死了,她就会杀了他陪葬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女人已经疯到了这种程度,竟然真的要杀他。

    他现在双手都被裹住。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。要是楼之薇真的过来,那也就只是一个手起刀落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、你想干什么?我警告你,我是可是鬼谷医仙。这世上唯一能救她的人!”

    楼之薇的眼神很冰冷。就像她的刀锋一样冷。

    “可是她现在已经没有呼吸了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这个世上竟真有人能冷血到这种程度。明明能够施以援手,却为了一口气而生生让一个生命流逝。

    当初在战场上厮杀的时候。为了活下去,为了踏过那伏尸百万的战场。他们付出了多少代价。

    为了一次胜利,他们献出了多少英魂!

    正因为每天都面临着死亡,她比任何人都爱惜生命。爱惜每一个人的生命!

    而封玉这样的态度,却是对生命的亵渎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还是个医生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有什么资格成为医生!

    就在她刀高高举起的时候,封玉忽然尖声叫道:“她还有救!她还有救!我能救她!”

    话落,冰冷的刀锋也快速落下,斩断的却不是他的脖子,而是裹着他的那层薄被。

    封玉只觉得背上一阵发凉,那是前一刻倾泻而出的冷汗,现在已经湿了背脊。

    对面那个女人淡淡的看着他,沉静的双眸中敛去了以往的懒散肆意,而是不可言说的专注和认真。

    每当提到跟人命相关的问题的时候,她就会出现这个表情。这不仅让他心里疑惑,为什么她这么珍惜性命,而且还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性命?

    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,短刀的刀刃已经放在了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人命关天,封神医还请动作快些,不然本小姐手上的刀可就不长眼睛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收回短刀,将他拉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白虹则抱着之前搜刮来的药箱屁颠屁颠的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几人一进房间,就闻到一股刺鼻的中药味,然后耳边就是此起彼伏的嘈杂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还意气风发的莫凉正躺在床上,远远看去,没有一丝生气。

    云璃带着一众太医手足无措的站在床边,脸色惨白,看到封玉进来,她连忙迎上去,急道:“神医来得正好,快来帮忙看看莫掌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哪知道封玉看都不看她一眼,直径错开身子与她擦身而过,还传来阵阵冷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这么烈性的毒居然用柔性的甘草做药引,有个屁用!”

    云璃委屈道:“可、可是医书上说,百药皆可以甘草做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呸,我之前还以为你是只懂个皮毛,现在看来连皮毛的十分之一都没学到。这点水平还妄图解开‘念宓’,简直异想天开!滚滚滚,别在这里碍本神医的眼,带着你那群庸医还有屋子里面那群哭丧的,统统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封玉无情的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这句话无疑是一个巴掌重重的打到云璃的脸上,她脸上瞬间血色全无,连哭都忘了,只呆呆的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由于挡了封玉的路,最后还是白虹大发慈悲的把她丢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只是等封玉上前查看了一下莫凉的情况之后,高傲的脸上瞬间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“该死,你竟然给她用了灵芝草!”

    “灵、灵芝不是治病的良药吗?医书上说灵芝入五脏,补全身之气,她现在气虚血弱正需要灵芝草呀。”云璃已经被吓呆了,痴痴的答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什么都不懂还敢在这里医人,简直就是在草菅人命!灵芝草已经助长了‘念宓’的药性,现在毒素跟着血液已经侵入到了她的五脏六腑!”

    封玉见她这个样子差点没一巴掌给她呼过去,自以为是的见过,但是像她这样什么都不懂还能这么自以为是的,简直上上天入地绝无仅有!

    见到这个情况,立马有反应快的小厮颤声问:“那……那代表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封玉闭上眼,狠狠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回天乏术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如一个惊雷在房间里炸开,劈得每个人都抖了抖。

    江二好不容易找回意识从外面走进来,听到这么一句话,瞬间绝望的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云璃也软绵绵的跌倒,脸上写满了震惊,或许是没想到原本她引以为豪的东西,如今却成了害死人的武器。

    楼之薇的眉头皱的很紧,“你不是说着世上只有你能解吗?怎么现在又回天乏术了?”

    封玉也懒得跟她插科打诨了,直接道:“灵芝草助长了毒性,现在她整个人都带着剧毒,你让我怎么解?我是个大夫,又不是神仙!”

    “医仙这话就不对了,你既然自称‘医仙’,自然就要对得起自己的招牌,不然以后还怎么吃饭呢?”她说着,手已经按上了刀柄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招到如今却不怎么起作用。

    封玉跺脚道:“你这个疯婆子别动不动就拿刀吓人,我封玉岂是会被你威胁的,我说的是解‘念宓’,又不是解……诶,等等。”

    他话说到一半,忽然住了口,仿佛开始回忆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,是不是想到什么法子了?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一个办法,记不记得之前你拿来的那个朝夕花干?用那个作引,将她的毒血和另一个人的互换,或许尚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想了一下,依稀记得那花干好像被扔到了角落里,不知道到江二当时收拾的时候有没有放进去。

    这时跪倒在门口的江二却绝望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看到什么花干,可是要换血的话,就用我的吧,用我的命来换掌柜的命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