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83章 土匪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君离见她答得这么干脆,苍白的脸上忽然露出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“这就答应了?不再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考虑的,一块破玉难道还能比人命更值钱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懒得跟他废话。拿起桌上的盒子就走了。

    直到那抹身影消失在最后一扇拱门后,一个身穿夜行衣的蒙面男子才落到了琴桌前。

    “你很明白这块玉佩代表什么,可想清楚了?”

    卓君离只是慢悠悠的将玉佩收回袖子里。道:“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,这是我跟她的宿命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听完却笑了:“别人的心是肉做的。你的心。却是铁做的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楼之薇拿着朝夕花直接冲向了封玉的住处,白术守在门口,见她去而复返。上前道:“楼大小姐可是凑到两万两银子了。”

    哪像楼之薇看都没看他一眼,直接一脚踹开:“边儿去!”

    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进封玉的卧房。

    彼时封玉正躺在床上,四散的银丝衬着他造孽的容貌。仿佛坠入了凡尘的仙人。让人不忍心打扰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包括楼之薇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刀鞘咚的一声落在他耳边。

    “娘娘腔,起来干活了!”

    封玉缓缓睁开眼睛。那里面仿佛有即将暴走的山洪。

    “诊金凑够了?”他的声音还带着些惺忪的睡意。听起来妖娆且性感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丝毫不以为意。点点头,笃定道: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正好这个时候白术也冲了进来。一眼就看到楼之薇拿刀鞘抵着自家主人的张狂模样,心中一抖。

    “休伤我主人!”

    封玉看到他这个反应。就知道楼之薇根本没凑到诊金,面带冷笑:“看来你是没听清楚我之前的话?也罢,那位掌柜今天恐怕就要香消玉殒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怕。“别这么急着把话说死啊,我用朝夕花来换万两诊金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说完,把朝夕花往他面前一放。

    封玉伸手打开,果然看到里面放着的一朵暗黑色的花……干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,但是手上的经络却微不可见的跳了跳。

    “朝夕……花?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收拾收拾走吧?”

    封玉没有马上回答她,而是轻轻笑了起来,后来那笑声越来越大,逐渐响彻了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还没等楼之薇觉得不对劲,他就猛的将手上的盒子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朝夕花,这世上根本不可能再有朝夕花!滚!你给我滚!”

    他神情十分激动,几缕极长的银丝从肩头滑落,一直垂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。

    靠,这玩意儿不起作用,那她是不是被病秧子给坑了?

    但仅仅只有一秒。

    如今夕阳已临近西下,再不去莫邪阁,那就真的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既然卓君离给的法子不行,那她就只有用她自己的法子。

    她当即立断,转身冲出了门。

    白术没想到她这次居然这么识相,连赶都不用赶,自己就乖乖走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感叹的同时,楼之薇又气势汹汹的回来,身后还跟着白虹和江二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见他们面色不善,白术正准备拔剑,却又被楼之薇一脚踹开。

    “没你事,一边儿玩去!”

    白术:……

    楼之薇丝毫不浪费时间,把短刀往桌子上一拍,厉声道:“丫头,把那个白头发的娘娘腔给我打包带走,江小二,把屋子里所有看起来是药的东西全部装起来!给你们三十秒,动作快点!”

    几人不消几下就把东西收拾好了,风风火火的就往莫邪阁赶,留下白术一人在风中石化。

    他惊了半晌才惊道:“来人啊!有土匪!!!”

    这边楼之薇绑了封玉,由衷感叹了一下自己果然不适合走什么和平外交的路线,还是简单粗暴适合她。

    回头得把卓君离那个死奸商也揍一顿,居然敢卖假药!

    由于楼之薇的心情实在不怎么美丽,是以所有上来阻拦的侍卫都被她给撂翻了,神挡杀神佛挡杀佛,看不顺眼的统统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几人一路急行到王府门口,白虹果真无愧于金刚芭比这个称号,扛着封玉一把丢进马车,大气都没喘一下。

    “该死,楼之薇你这个疯女人!放开我!信不信我毒死你!”

    楼之薇懒得理他,呵呵道:“我说过了,在那之前我会先宰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等着那什么掌柜毒发身亡吧!”

    “呸,我若是自己都快死了,哪还有心思去管别人死不死,又不是圣母白莲花。”楼之薇一脚把他踢进马车,深深为古人的智商感到捉急。

    封玉本来还想说什么,却被她这句话噎得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大概是他从来没见过什么奇葩,唯一一次就见到了个奇葩中的翘楚。

    他一头银丝在那车中散得到处都是,犹如一副长长铺开的画卷,楼之薇却无心欣赏,随手刨出来块空地就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不愿出手,你就算是杀了我也救不了她,更何况现在毒已经蔓延到了她全身的血液里,不消片刻就会毒发身亡!”他冷冷道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忽然将短刀抵到他耳旁,低声道:“那就把你们的血换一换,让你也尝尝那痛苦的滋味!”

    封玉被她的话彻底惊住了,半晌才道:“你……你简直有病!”

    “有病的是你!既选择了悬壶济世,为何又要见死不救,难道人命在你看来,不过只是赚钱谋私的工具?连最基本的仁心仁德都没有,凭什么有脸说自己是个大夫!”

    没想到这指责对封玉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,他冷笑道:“凭我有这个本事!正因为有这个本事,如今你才会在这里求我,但是你好像没搞清楚求人的态度,我现在告诉你,那个什么掌柜,今天死、定、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见楼之薇铮的一下拔出了手上的短刀,抵在他咽喉处,用极低的声音在他耳边道:“我也不妨告诉你,本小姐是尽人事听天命。她今天若是死了,那是她的命,但我一定会杀了你,为天下苍生除了这颗毒瘤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被气急了,话一说完,冰冷的刀锋更近了半寸,仿佛下一秒就要划破他的皮肉。

    “疯女人,你简直不可理喻!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,庸医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