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7章 拭目以待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拉住云璃的手,顺着就将夜行衣披在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公主这么急着扯下我用来挡风的外衣,可是冷了?正好我现在也不是很冷。你要是喜欢就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将外衣在云璃身上拉紧了些,嘴角笑容渐深。

    那个笑容。诡异的让人全身发寒。

    云璃本来想退开,却被楼之薇拉得更紧。

    她的唇就在咫尺之间。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道:“我楼之薇待人处事。从来有只一个原则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;人若犯我。我还一针。但你可知道,人再犯我,是个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对面的人一抖。想退开。却又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别急着走啊,不妨告诉你,我楼之薇对于那些不识抬举的人。从来不会手软。你要是真有兴趣。我们大可以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云璃脸色刷的一白。连续吸了好几口气,又忽然嘤嘤的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叫一个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卓锦书看在眼里。以为她又是受了什么欺负,连忙过去将云璃拉进自己怀里。恶狠狠的道:“你想对她做什么?!”

    云璃也期期艾艾的抽泣道:“璃儿一向胆小,之薇妹妹为何要这般戏弄璃儿,难道是觉得这样很有趣?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。好像受了无尽的委屈般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耸耸肩,看着两人,不以为然的道:“瞧把你们吓的,我就是看夜深露重,怕公主着凉,才赶紧给她紧了紧披风,怎么你们一个个都把我当做洪水猛兽了?既然这么不待见我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真的做出转身的动作,好像真要走一般。

    卓锦书眼疾手快的拦住她,冷声道:“想走?先把云歌交出来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低沉而危险,好像已经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威胁并没有影响到楼之薇分毫,她站在原地,脸上还是那种不痛不痒的欠揍表情。

    云璃见状,连忙颤巍巍的探出半个头来,“楼大小姐若是真要泄愤,就冲着璃儿来好不好?我皇弟他什么都不知道,他是无辜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嘴上这么说着,身子却还是缩在卓锦书怀里,仿佛那才是她最坚实的避风港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笑问:“公主为何这么肯定云歌在我这里,难道是亲眼看到他进了我的房间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云璃的脸色忽然变了变,不过那一瞬太快,谁都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她向后缩了缩,才低声道:“没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见她这个样子,楼之薇又继续道:“那就是早就知道他要来我这里,所以才能这么笃定?”

    “不!不是的!”云璃连忙拨浪鼓似的摇头。

    楼之薇就是料定了云璃绝对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她忽然走了半步,将手伸向云璃。

    卓锦书只觉得自己腰间环抱的力道紧了几分,那是云璃在想他求救。

    他连忙护住怀里的人,冷声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哪知道楼之薇只是伸手拉了拉披在云璃身上的那件外袍,顺便还扯着袖子帮她擦了头上的汗水,动作轻柔,眼神温柔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看见,还真没有人会相信她竟也会露出这样的神色。

    祥和宁静,雪白的的皮肤透如凝脂,吹弹可破,美得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卓锦书离得近,一瞬不眨的看着咫尺前的那个女人,心里某种异样的情绪仿佛要快要冲破最后一层理智。

    就在那陌生的情绪快要浮出水面的时候,楼之薇轻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随口一问,公主这么紧张干什么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又欺负公主了。瞧这汗流得,难怪太子殿下一副要撕了我的表情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似笑非笑的看向卓锦书。

    欠扁的语气配上那巧笑嫣然的表情,竟让他愣了片刻,直到听到云璃嘤嘤的啜泣声才冷哼道:“少在这里巧言令色,你实话告诉我,云歌的失踪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?!”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怕,直接道:“他这么大个人,腿长在他自己身上,难道我一个弱女子还能把他怎么样不成?我看应该是觉得拍卖会无聊,自己出去走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皇弟明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明明什么?来了我的房间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就是料定了她绝对不会承认,才会说得这么笃定。

    就凭云歌那个战斗力负五的渣渣,绝对不会想出这么损的招数。

    不管是明里指示还是暗中暗示,这里面要是没有云璃旁敲侧击的功劳,她死个舅舅都不信。

    就在卓锦书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忽然远处急匆匆的走出来一个侍卫。

    “殿下,云歌殿下找到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一高一低两个声音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“皇弟他可有受伤?”

    卓锦书则是神色一凛,道:“在哪找到的,他说了是谁将他绑走的吗?”

    一下这么多个问题,侍卫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先回答哪一个,最终还是选择了先回答卓锦书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回殿下,是在对面的飞燕楼里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卓锦书的脸色立马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楼之薇别有深意的吹了一个口哨,顺便火上浇油的来了一句:“殿下真是好雅兴,很会享受生活嘛,可是吃独食可不是什么好习惯,看,太子殿下的脸色多难看啊。”

    “楼!之!薇!你少在这里说风凉话!”卓锦书则是气得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当然知道卓锦书在气什么。

    出动了那么多人手来找他,最后的结果却是他去……嫖了一把。

    真是简单粗暴的答案。

    楼之薇耸耸肩,装模作样的在眉骨上搭一个凉棚,淡淡道:“天色不早了,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向两人挥了挥手,也不问卓锦书他们同不同意,自径就带着白虹走了。

    卓锦书本来还想再拦,但是手伸到了一半,又确实想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那个背影早已远去。

    确定楼之薇已经走远,那侍卫才接着说出剩下的话。

    “殿下,云歌殿下包下的花娘是个刺客,挑断了他两手的手筋,现在已经送回宫里让太医诊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