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6章 反击开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对于卓锦书的质问,她并没有回答,也不觉得自己有这个必要去回答。

    楼之薇抬起眼来。眼中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迷离,反而如一潭深不见底的古井,幽深而危险。

    她嘴角勾起一抹莫测的笑意。阴测测的看向云璃,声音却格外轻柔。

    “公主怎么又哭了?看看这梨花带雨的模样。真是让人心疼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向白虹摊了摊手。示意她拿张手绢过来。

    白虹哪里愿意,跺了跺脚,气鼓鼓的道:“大小姐。她要哭就让她哭好了,关咱们什么事啊!”

    她从来是想什么说什么,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拐弯抹角。所以这句话顺利激怒了卓锦书。

    他怒目等着两人。道:“璃儿担心你家小姐的安危。这么晚不睡出来寻找,竟得到这样的结果,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!”

    本以为楼之薇还会辩驳两句。哪知道她竟然十分认同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说得极是。刚刚是我家丫头不对。我替她向公主道歉了。来,丫头。让公主看看咱们的诚意。”说完又勾了勾手指,示意她把手绢拿出来。

    白虹哪里拗得过她。最后还是鼓着包子脸把东西放到了她的手上,一脸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楼之薇接过手绢,慢慢走向云璃。

    “公主真是个水做的人儿。这么哭着,可真是让人心疼呢,快来让我给你擦擦。”

    她的身影飘荡,一步三摇,窈窕的身影在夜行衣的包裹下,犹如一只飘荡着的厉鬼。莫测而诡异。

    随着她一步步的靠近,云璃脸上忽然露出惊恐的表情,梨花带雨的连连退步,仿佛看到了洪水猛兽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别过来,你要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却没有停步,慢悠悠的走着。就在她的手快要碰到云璃的脸的时候,卓锦书忽然狠狠的抓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又想耍什么花招?本宫警告你,要是敢伤了璃儿半根毫毛,本宫就让整个定远侯府的人统统给她陪葬!”

    他每说一个字,手上的力道就更狠一分,好像恨不得将她的手骨捏断一样。

    可意料之外的,楼之薇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淡笑着看向他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那个笑容怎么看都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真是爱操心,我不过是好心想帮公主擦擦眼泪而已,又不是要吃了她,你怕什么呢?还是说,你们本来就做了什么亏心事,所以看见我才特别心虚?”

    “简直是一派胡言,本宫真是没见过想你这么不识抬举的人!”卓锦书说完,狠狠一甩袖。

    这句话本来对楼之薇不会影响到分毫,哪成想她竟然难得的主动退步,道:“殿下说的是,这次确实是我不对,让公主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想到这个嚣张狂妄的女人竟然会突然说出这种话,愣了一下,哪想就在他愣住的这个刹那,楼之薇忽然将手帕放到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公主比较怕生,所以才不愿意让我帮她擦眼泪,还是殿下来吧,毕竟只有殿下的疼惜,才是公主最需要的。”

    顺便做了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她说得轻声细语,没有一点平日里那种凶狠狂傲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种和颜悦色的模样,让卓锦书眉头拧成了一个“川”字。

    她越是这样,就越让人觉得恐怖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个阴测测的笑容,在这个幽深的夜里,看起来格外森冷。

    他想都没想,直接将手上的帕子丢开,“我警告你,别想耍什么花招!”

    说完,自己从衣袖中摸出来一张干净的手帕,将云璃脸上的泪痕擦干净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状,耸耸肩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哪知道卓锦书手刚刚伸过去,云璃脸上的泪却越来越凶,嘴里还断断续续的道:“以前是璃儿不对,得罪了楼大小姐,璃儿在这里给你道歉了!”

    软糯的声音带着哭腔,听得卓锦书更加心疼。

    他轻轻揽住云璃,嘴里不住安慰着,眼神看向楼之薇的时候,却足以将她刨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你一天不欺负她心里不舒坦是不是!她都已经这样了,你还想怎么样?!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默默翻了个白眼,对这种差别待遇她早已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公主这是哪里的话,说得咱们之间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,这天色也不早了,赶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。”

    可是云璃却丝毫没有要善罢甘休的意思,她紧紧拉着卓锦书的衣袖,语气像是在求饶,更多的却像是在哭诉。

    “千错万错都是璃儿的错,跟我皇弟没有丝毫关系。楼大小姐若是有什么不满还请冲着璃儿来,求你放过我皇弟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的表情纹丝未动,淡淡道:“皇……弟?公主说的是云歌皇子吧,不知道他怎么又跟我扯上关系了?”

    她已经竭尽全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冷静,可是子说道“云歌”两个字的时候,还是流露出了几分狠意。

    卓锦书见她如此不见棺材不掉泪,干脆直接开门见山的道:“云歌和你同时在莫邪阁失踪,房间里还有血迹,你敢说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丝毫关系?”

    云歌……失踪了?

    楼之薇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,不知道为什么,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她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黑影。

    那人身上淡淡的薄荷香气仿佛还停留在鼻尖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就在她沉默的时候,正哭的梨花带雨的云璃忽然冲了过来,动作之快,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,楼之薇一时不察,竟被她死死抓住。

    她拉住楼之薇裹在身上的外衣,急切的道:“千错万错都是璃儿的错,求求楼大小姐放过我皇弟吧!”

    她明明是在恳求,可是手上的力气却大得可怕。

    只听刷啦一声,裹在最外层的夜行衣竟然被扯了下来,露出里面的衣服。

    云璃的脸本来很白,但是在看到那夜行衣下的光景时,脸色却变成了青色。

    夜行衣下,楼之薇穿戴得整整齐齐,依旧是之前在莫邪阁的那件衣服,从外衫到露出来的内衬边缘,全部整整齐齐,没有一丝褶皱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