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4章 这只野猫,我的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将猎物好好玩弄一番,再让她在最最痛苦的绝望中慢慢死去,这是每一个捕猎者最残忍的爱好。

    显然云歌就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面对毫无反抗之力的楼之薇。他手上的动作也没有放轻,而是捂住她的嘴,将她狠狠按倒在长桌上。再一层一层的撕扯着她的衣衫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很厉害吗?你不是很猖狂吗?你倒是狂啊!今天之后,我看你还能有什么脸狂!”

    每说一句话。他就撕裂一件她的衣服。每一次听到的裂帛的响声,都让他血液沸腾,仿佛那是最动听的旋律。

    楼之薇紧紧咬住牙。狠狠道:“你最好……杀了我……不然,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……”

    她只觉得身体里有一股热气升腾而上,顺着血液熨烫了她的每根神经。她甚至已经感觉不到身边其他的东西。只能隐隐感觉到身上的束缚慢慢变得轻盈、凌乱。

    恶狠狠的威胁传到云歌的耳朵里。却成了难耐的呻吟。

    本来应该让人胆寒的话仿佛晕染上了一种诡异的美感,让他脑中一热,身上的反应越发强烈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。就像是一朵开在悬崖上的绝美罂粟。危险。却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她越是挣扎,就越是让人想要得到。蹂躏,摧毁!

    所以云歌脸上的笑意越发邪佞。他紧紧掐住她的下颚,道:“就凭你?等你尝了本皇子的滋味,说不定还欲罢不能。欲仙欲死呢!”

    他放声大笑着,那声音几乎让人作呕。

    楼之薇眼前朦胧,声音却越发冰冷,“总有一日,我会让你追悔莫及!”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还逞口舌之快!”他脸色一凛,片刻后又语带邪肆的道,“也罢,你就不就是这张嘴厉害吗?今天就让小爷来尝尝究竟是个什么滋味。”

    说罢就要俯身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有所动作的同时,忽然已经瘫软的楼之薇就像忽然清醒过来的似的,猛地抽下头上的发簪,狠狠向云歌的眼窝戳过去,动作快且狠,根本不留给他一点反应时间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云歌也没有想到,她都已经处于这样的劣势了,居然还有力气使出这么狠的一击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……这简直不是个女人!

    尖锐的发簪直逼向他的瞳孔,就在他认命的闭上眼睛时候,发簪擦过他的脸颊,刺了个空。

    她现在的神智已经连看清敌人在哪里都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深深喘了两口气,就在她要做出下一个动作的时候,云歌猛地制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你现在连虚张声势的力气都没有了么?”

    被问到的人勉力撑起半边身子,脸上的表情决然且冷漠,却除了喘气,再也说不出来半个字。

    她这个模样更是激发了云歌的征服欲,他伸手扯住她最后一件里衣,狠狠用一力!

    却没有如愿听到清脆的裂帛声。

    “你不该对别人的东西起心思。”

    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,只是一句,就让人仿佛坠入了无底地狱。

    那种肃杀的气氛仿佛钢针一样扎进了他的背脊,每一个字都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他的喝问并没有得到回答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被点了穴,却好像血液都凝滞了一样,全身冰冷。

    楼之薇已经听不真切周围的声音,只看到云歌身后又多了个模糊的黑影,仿佛一团诡异的影子。

    她只当那是云歌的同伙,阴鸷一笑,道:“看不出你玩得这么重口味,想一个一个来还是两个一起上?本小姐都奉陪!”

    七杀没有想到自己一来就听到这样一句话,不知怎么的心里一股火气就窜了上来,冷漠的眸子里忽然闪现出浓重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奉陪?”

    危险的声音在宽敞的房间里响起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楼之薇哪里还能听清楚周围有什么声音,她连自己的声音都快要听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灼热,焦躁,以及愤怒。

    她发誓,今日她若不死,就定要让云家人生不如死!

    就在七杀脸上的寒冰快要被愤怒冲破的时候,楼之薇忽然又抬起手,冲他扎了过去。

    七杀眼神一凛,迅速抓住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迅速松开被制住的那只手,转用另一只手接住,又是一击!

    这一击虽然不狠,却还是让尖端刺穿了最外侧的衣裳,划破了皮肤。

    腥甜的血腥味慢慢弥散在空中,楼之薇还在他手下挣扎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活古董的教条对我有用?不就是一层膜而已,你还真当是个宝了?傻叉!我楼之薇号称先锋营第一狼毒花,阎王都要给我让三分路,你们算个屁?你们连个屁都算不!”

    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刺激着人的每一根神经,她好像又回到了曾经枪林弹雨的战场。

    死都不怕,她难道还怕只畜生?!

    七杀本来想直接打晕她,但是在看到她这样的反应,手上的动作也顿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,不是狡黠奸诈就是意气风发,也曾怒不可遏或者跳脚炸毛,却从来没有过如今这样决绝悲怆,陌生又不可捉摸,让人心中忽然升起一阵不安。

    就在他失神的这一刹那,楼之薇忽然得了空隙,忽然将发簪转过来,竟然是刺向了自己!

    “啧,该死。”他反应过来,迅速夺掉她手中的发簪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轻响,发簪在他手中断成两截,却没有伤到她分毫。

    他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想明白,明明只要捏断她的手骨就可以阻止这个愚蠢的行为,为什么他先想到的却是夺下发簪,让尖利的碎片刺进自己的掌心里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女人真是个疯子!”

    这句话楼之薇听清楚了,她仰起脸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,道:“你最好是现在杀了我,不然我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这几个字到底怎么写!”

    这句话让他深深一阵,沉默片刻后,终于抬手点了她的睡穴。

    他看着怀里的那个人,冷冷道:“这只野猫,不是你能碰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自然是说给云歌的。

    说完,红光一闪,竟是生生挑断了他双手的手筋!

    惨烈的声音瞬间穿透每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是五十八号房!”

    卓锦书也从房间里走出来,眉头紧皱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云璃在听到房门号的时候,忽然急切的冲了过去,嘴里还道:“五十八号?那可是之薇妹妹的房间啊,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