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3章 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温热的茶水滚滚滑过咽喉,瞬间让整个人都暖和起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口把整杯茶喝了个干净,那小厮又很识趣的上来再添了一杯。

    她也没有在意。只是看着展台上的那把刀,眼睛就像是被黏住了似的。

    这种窄面短刀在这个时代十分稀少,她原以为现在的锻造技术是造不出来的。没想到今天竟然能在莫邪阁遇见。

    看来她今天选择来莫邪阁,真是来对了!

    楼之薇中意这把刀。其他也有不少人看出此品不凡。不肖片刻,就已经被喊出了一千五百两的高价。

    她用手指点了点桌面,啧啧叹道:一千五百两买把刀。真是奢侈,估计也就只有这些无聊的王公贵族才能把钱拿来这样玩。

    就在她暗自腹诽的时候,五十八号房的客人忽然叫出了三千两的高价。足足比前一个价格高出了一倍。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三千两买把刀,简直是疯了!

    楼之薇在感叹这些王公贵族真特么土豪的时候,心里也觉得五十八号这个号码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展台上的管事还在喊:“三千两!还有比三千两更高的吗?”

    台下的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刚刚的一千五百两是刘员外的长子喊出来的。

    能喊出这个价。除了买东西。更多的还是讨好莫邪阁后面的那位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大家都心知肚明。所以识相的都没有去截他的胡,可是还真没想到真有没眼色的人。居然真的敢跟刘员外的长子对着干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五十六号的房间居然忽然喊出了四千两的高价。

    众人再次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要讨好人家,也不用下这样的血本把!

    “五千两!五十八号房喊出了五千两的价。还有没有比这个更高的?”掌事的很兴奋,双眼都在冒着精光。

    而刘员外的那位长公子却恶狠狠的盯着楼上的五十八号房,恨不得把那竹帘给戳出个洞来。看看里面究竟是个什么样不识相的,竟然敢他这个太岁头上动土!

    楼之薇透过竹帘感受到那恶狠狠的怒气,过了还几秒钟才反应过来。麻痹她就是五十八号啊!

    可是她什么时候叫过号了?作为一个骨骼清奇的穷逼,五千两买一把刀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做的出来!

    她抬眼看向身旁站着的那个小厮。

    这间屋子里,除了她自己,唯一能叫号的,就只有……

    “你叫的?”

    小厮也不怕,淡定道:“那个叫价,自然是楼大小姐亲自叫的。”

    那个声音熟悉又异常讨厌,还不等她再看口,那个“小厮”已经缓缓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正是刚刚不久才见到的云歌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他眼中,还带着不怀好意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,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。”说完又给她添了一盏茶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推却,大大方方的就受下了,顺便欠揍说了句:“能得一国皇子为我端茶倒水,甚是荣幸。”

    可是这次云歌并没有被她气得跳脚,而是饶有笑意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脸上那个表情,怎么看怎么诡异。

    当她喝了口那杯茶的时候,云歌嘴角的笑容又更深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怪我自作主张,都说宝剑赠英雄,我看你这么喜欢,就自作主张的帮你拍下了。不过是区区五千两,你作为侯府嫡女,难道还出不起吗?”

    他嘴上虽然这么说着,但是脸上的戏谑却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五千两,对侯府来说已经算是一笔不小的开销,她一个不受宠的嫡女怎么可能说拿就就拿。

    这五千两,就是他帮云璃出的气?

    不,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专门跑来这里一趟,还穿上了小厮的衣服给她端茶倒水,以云歌的骄傲和自负,怎么可能只坑她五千两。

    她心里想着,顺手就拿起手上的茶杯喝了两口,这个动作却让云歌脸上的笑容越发诡异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他才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你知道莫邪阁拍卖的规矩吗?定价之后,就会人有拿着货送过来,到时候要是看见定远侯府的嫡长女在一个男人身下辗转承欢,不知道会是怎么样一个反应?”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表情不变,淡淡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很快就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不用很快,其实楼之薇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身体里忽然涌出一股灼人的热气,那种从内到外散发出的燥热,让她额头沁出的细薄的汗。

    随着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,她发现自己的意识也开始朦胧起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顿时有种哔了狗的感觉。

    云家的人怎么都这么喜欢耍阴招,真是让人防不胜防!

    越来越模糊的意识让她连云歌的五官都看不清楚,可是她却清楚的知道,他是在笑的,嘲笑她现在的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她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手边的茶杯,默默掐住自己虎口的位置,企图能让意识尚未清明一些。

    在别人看来,她就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,微微扬起的双眸仿佛目空一切,傲气又带着些独属于她的狂意。

    明明是个眉眼如画的绝色女子,却有带着几分不同于西苍女子的灵气,不同于东溪女子的英气。

    伊人如画,画却及不上伊人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她永远都是这样不羁洒脱,仿佛没有人能够摆布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不管是西苍还是东溪,绝没有一个女人有她这样的气质和气度,远远看去,仿佛就是一把遗世独立的宝剑。

    她的这种沉默让云歌觉得自己受到了无视和侮辱,他上前一步,钳住她的下颚,恶狠狠的道:“我之前还没注意,现在一看,你倒有几分姿色,不如跟我回东溪去,若是把我伺候得高兴了,我说不定还能赏你一个妾室当当。”

    他是故意想气她,哪像楼之薇好像就像是入定了一样,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才注意到,她现在面色潮红,气息混乱。

    原来那药早已起了反应。

    现在她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,已经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怕下次再一开口,那就是难耐的呻吟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楼之薇,你嚣张一世,可曾想到自己也有今天!”那眼神仿佛就是捕猎者在看着自己猎物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