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70章 记住我的名字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黑衣人沉着眼看了她半天,最后悠悠问:“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他声音中仿佛还隐隐透露出些笑意。

    楼之薇嚷了半天见没有用。只能闷声闷气的问:“像什么?”

    “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!!!”楼之薇瞬间炸毛了。

    猫?该死的,你才是野猫,你丫全家都是野猫!

    “有本事放开我!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好汉。你放开我,我们再大战三百个回合!”

    黑衣人的声音依旧冰冷。但是语气中却带上了几分戏谑:“明知道放开后你会捣乱。我为什么还要放?”

    言辞中颇有几分无赖的意味。

    楼之薇差点没被气得心肌梗塞,强吸了几口气之后,忽然反映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害怕我看见你的样子。不会是我认识的人吧?”

    黑衣人沉默了片刻,最后选择不去回答她这个问题,而是淡淡道:“你这已经是第三次毒发。毒发七次后就会肠穿肚烂而死。知道了这个。你还有心思去关心我是谁这种无关紧要是事情吗?”

    三次?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一动,嘴上就道:“我是上次被封贱人下了毒,算起来到今天也只是第二次毒发而已。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!”

    黑衣人淡淡一哼。道:“连自己中的是什么毒都不知道。真是个草包。”

    男人离她很近,温热的气息迎面扑来。没有了面巾的遮挡,她甚至能够清晰的闻到那独属于他的气息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到这里就很不高兴了。好好说话不行吗,干什么要人身攻击,一点都不和谐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。是知道这是什么毒?”

    “我不仅知道你中的是什么毒,我还知道你只要再毒发四次,就会肠穿肚烂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三次?上一次加上这一次,总共也就只有两次而已。

    难道是在她穿越过来之前,原主就已经毒发过一次了?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毒,可有解?”

    “噬心蛊,毒发之时如百虫噬心,痛不欲生。”

    百虫噬心……百虫噬心……

    楼之薇在心里反复念着这几个字,恍然记起第一次心痛难忍的时候。那次是正好听到卓锦书要娶云璃,她顿时觉得心痛难忍。

    麻痹原来那不是原主残留在她身上的怨念,丫的她是中毒了啊!

    知道这个真相,楼之薇真有一种想抽死自己的冲动。

    还原主残留的魂魄,会有这么中二的想法一定是当初玛丽苏看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知道了这个惊天内幕,楼之薇也不挣扎他是不是还压在自己身上了,继续问:“这个毒,有解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无解。”

    黑衣原本以为,知道了这个,她那一贯嚣张的脸上会出现惊恐的表情,不过事实让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但没有害怕,反而笑得更灿烂。

    白皙小巧的下颚就在眼前,不盈一握,朱唇红艳得犹如寒冬中傲雪独立的红梅。

    美得让人晃神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谎,既然无药可解,你为什么要来杀我?我一个快要死的人,哪里还需要人一次又一次的来暗杀。除非……”她拉长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除非一开始你想要的就不是我的命,我身上肯定有其他你想要的东西,所以你根本不会在乎我会不会死!”

    她说的很笃定,没有一点点犹豫,不是疑问,而是肯定。

    黑衣人眼神一凛,对她的敏锐感到不可思议,对她的坚强感到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即使现在,她应该还是在痛,痛得冷汗已经打湿了发丝,可是她却连个痛字都没有说出口,不仅如此,她思维敏捷,丝毫不见迟钝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简直是个怪物!

    “嗯?你怎么不说话了?是不是被我的机智和灵敏震慑住了?我……嘶!”

    她自恋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吃痛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指尖好像被什么尖锐物刺破了,湿软的物体不停的抚过指尖,就像是——在被舔?!

    “我靠!停停停,你想干什么?我说这位老兄,你口味真的重得很猎奇啊!”

    就在她惊恐的时候,身上的疼痛好像顺着刚刚被咬破的地方,缓缓流逝了出去。

    黑衣人没有对她这样的质问发表任何见解,而是覆在她耳边轻轻道了句:“这个小家伙就留给你了,关键时刻,它能缓解你的毒。楼之薇,努力活下去给我看看,说不定我会告诉你解毒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楼之薇瞬间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。

    这毒有解!

    还不等她说话,手上似乎就钻进来一个毛茸茸的东西,那小家伙发出两声“吱吱”的叫声。

    她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刚刚咬她舔她的都是这个小家伙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救我?”她淡淡问。

    回答她的是一阵漫长的沉默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那人才覆在她耳边,轻声道:“记住,我叫七杀。”

    七杀,一颗凶恶残暴,孤零零又不祥的星。

    这是楼之薇脑海里浮现出的最后一个念头,接下来迎接她的,就是无边无际的黑暗。

    等到她真正冲这黑暗中抽身而出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。

    白虹蹲在床边,红着一双眼看着她,“呜呜呜,大小姐,你终于醒了,奴婢担心死了。可有觉得哪里不舒服,奴婢这就去叫济大夫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摇了摇头,忽然听到“吱吱”两声,一个毛茸茸的黑色物体从她袖口里钻了出来,瞪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邀功似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还不等她说话,白虹就惊叫一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鼠!采薇阁里居然有老鼠!小姐别怕,奴婢这就解决了这个小畜生!”白虹尖叫着跳了两下,忽然就开始撸袖子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,心道你那只眼睛看出来它是耗子了。

    果然,品种遭到侮辱之后,那小貂也不示弱,瞪着大眼睛,吱吱吱的挥舞着小爪子,好像真的要跟白虹干上一架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小家伙这么通人性,楼之薇轻笑了两声,而后才正色道:“丫头,去准备一下,我们再去一趟莫邪阁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