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68章 昨晚发生了什么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不得不说贤王确实是个很耿直的人,一块免死金牌,免了楼之薇的罪。却还是生生让楼若兰挨了三十个板子,顺便满足了卓锦书想一展拳脚的愿望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答曰:次数已经用完了。救不了楼若兰了。

    免死金牌最后的一次机会,竟然用在了给楼之薇免二十大板上。真是清纯不做作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没有人再去关心楼若兰最后究竟如何了。所有人的八卦之心都开始熊熊燃烧,将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了这边两个人的对话上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知道从哪里搬来根凳子,一脸无语的看着他。“你又想干嘛?”

    被问到的人不以为然,“怎么,楼大小姐这么快就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茫然。

    白虹机智的悄悄塞了两百两的银票给她。她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这是债主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想了片刻。才压低声音问道:“今天这个,不会也要钱吧?”

    卓君离没有说话,默默伸出了五根手指。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“黄金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!你丫怎么不去抢呢。干脆直接卖了我好不好?”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不要脸的狮子大开口。楼之薇差点没冲上去把那五根手指头全扳断了。

    还是白虹眼疾手快拦住了她。嘴上还说:“大小姐冷静,冷静!是咱们不好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真的是被气急了。嗓门也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呸!我不好?我怎么不好了!又不是没给钱!呐呐呐,这里是昨晚上说好的钱。拿了赶快走,别再出现在我面前!”说完直接把银票拍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那语气,就像是正在付嫖资一样。

    卓锦书虽然正在行刑。但是也是竖着耳朵在听这边的动静,现在听到楼之薇这个反应,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就重了,打得楼若兰嗷嗷惨叫也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昨晚?昨晚……他们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银票狠狠拍在卓君离身上,他没有立刻拿起来,而是抬眼看向楼之薇。

    微皱的眉宇间流露出淡淡的哀愁,配上他惨白病弱的脸色,看起来更加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再次被激发出了强烈的正义感,纷纷开始声讨楼之薇。不过这声讨的队伍大多都是些女子。

    “这楼大小姐真是太过分了,怎么能对贤王那么凶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贤王本来身体就不好,被她这么一吼脸色更难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声讨的呼声越来越高,楼之薇的脸色也越来越差,就在她想表示点什么的时候,卓君离又咳嗽了两声,才道:“我那衣服呢?”

    “喂,讲道理啊,那件衣服说了给我了,你不会还想要回去吧?我都扔了。”

    而且本小姐是给了钱的,整整一百两呢!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!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,能遇到这样的奇葩也算是此生无憾了,但是更让她暴走的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只见卓君离挥了挥手,让随从拿了一个布包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昨晚忘了的东西,请收好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接过,想也不想就打开看,里面装的不是别的,正是她昨晚丢在他那里的那件红衣劲装。

    上面的药渍已经让人仔细清洗过,干净的布料上还残留着皂角的香味,以及些许木炭的味道。

    应该是洗过之后,慢慢用上好的木炭烘烤干了才叠放进来的。

    这么细心贴心的举动,应该让人好好感动一番,但是楼之薇没有,因为在那件红裳之下还有一个藕粉色的衣角,那是她之前顺手丢掉的肚兜!

    羞愤的心情让她瞬间红了脸,一向伶牙俐齿的嘴道了如今也不好用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她的脸已经红成柿子了,卓君离却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,谆谆嘱咐道:“下次别这么粗心了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也一直注意着这边,他自幼习武,目力惊人,不仅看到了那似曾相识的红裳,还看到了红裳下面藕粉色的一角。

    他心中忽然一跳,手上的力道终于失控,随着一道重击,只听楼若兰惨叫一声,晕了过去,他手中的长杖也断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到动静,往那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哇,这得多大仇?”她忽然有些庆幸自己逃过了卓锦书的毒手。

    尼玛棍子都打断了!这男人还真是铁石心肠。

    楼若兰虽比不上云璃是盛开在雪山顶上白莲花,但好歹也是开在半山腰的。他不是最喜欢这种类型吗,怎么下手这么狠,吃错药了吧?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开始质疑他是否正常的时候,卓锦书也正恨恨的看着她,仿佛恨不得在她身上戳两个洞出来。

    忽然,他丢掉了手中的断棍,一身戾气的向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个激灵,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卓锦书没有回答,她干脆跳过去从卓君离的衣袖里翻出免死金牌,道:“我有免死金牌,你不能打我!”

    她是真没想到渣男居然有这么严重的暴力倾向。

    俗话说死有轻于鸿毛有重于泰山,要是今天被暴走的渣男给打死了,那传出去岂不是很没有面子?

    就在她还在纠结的时候,卓锦书已经站到了她面前,不由分说就抽掉了她手中的免死金牌,怒道:“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他指着那件红裳,厉声道:“你的衣服为什么会在皇兄那里,你们都干了什么?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楼之薇好像有点明白他生气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才似笑非笑的道:“我跟他怎么样,关你什么事?你该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,却故意拉长了音量,让人遐想。

    那种戏谑的目光让卓锦书心中一动,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常,连忙退了一步,道:“我只是想警告你,别想打我皇兄的主意,你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弃妇,怎么配得上我皇兄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,若没有我这个识趣的‘弃妇’,殿下现在恐怕还要叫我一声‘太子妃’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不知道为什么,在说到叫她“太子妃”的时候,卓锦书的心忽然猛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,继续道:“放心,我不稀罕太子妃这个位置。不过我也要提醒一句,你我已无瓜葛,从此以后还是少打交道的好,免得东溪的那位吃醋啊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