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67章 自领二十杖责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锦书冷笑着看着楼之薇,道:“你之前说的自愿领罚,现在不会后悔吧?”

    楼之薇淡淡笑了。“自然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官差上前准备把楼若兰压下去,只是刚刚一解开她的穴道,她就张牙舞爪的想楼之薇扑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早就知道……你明明早就知道!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。你就是想害我!几匹布而已,有必要这么斤斤计较吗。你这个贱人。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!”

    她情绪激动,但动作并不是很快,还没有走上两步就被眼疾手快的官差按倒在地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近乎疯魔的状态。所有人眼中都出现了讶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有人悄声问:“不是传说楼家二小姐温柔贤惠,知书达理吗?”

    有人答:“呃……可能传言有误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楼之薇缓步走到她面前。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脸上不再有那种吊儿郎当的表情,而是沉静严厉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不过是几匹布而已。送给你又何妨?只是你不该把它们拿出去卖。御赐之物。岂能儿戏!”

    “我卖我的。关你什么事!你就是想害我!”显然她至今还没有明白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“不关我的事?是啊,你又怎么会想过私卖御赐之物的后果。到时候不只是你。侯府上上下下三百余口人都要给你陪葬!这三百余口性命对你来说或许无关紧要,对我来说却非同小可!”

    楼之薇威严的声音徐徐传来。将所有人震在当场。

    在这世上,竟然还有把下人当人看的主子,竟然还有能说出下人的性命是非同小可的人?

    这个女人。简直不可思议!

    高座上的杜青冥神色动了动,终于正眼看向楼之薇,严肃刻板的脸上仿佛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可别忘了,你也是要领二十杖责的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转身跪下,背脊挺拔,道:“谢杜大人协助寻回御赐之物,之薇愿自领二十杖责,换我侯府上下三百余口性命!”

    柳氏之前安插在人群中的两个心腹也相望一眼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在人群中那样抹黑她,现在她却救了他们一命,这样更是让他们羞愧难道,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奴婢保管不利,不是大小姐的错,要打就打奴婢吧!小姐身子弱,二十大板会要了她的命的啊!”在一群羞愧难当的人中,只有白虹还在着急落泪。

    她从来都相信她家小姐是最好的,是以绝不愿她受半点苦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拍了拍她的头,道:“放心,你家小姐我皮糙肉厚,不过是二十个板子而已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忽然道:“既然你这么自信,不如这二十板,就让本宫亲自来吧。”

    刚刚那一席话,让他心中深深触动,甚至是激荡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那个楼之薇竟然会有这样的胸襟和气度,这和他曾经认识的那个自私跋扈的女人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她越是如此,他就越是觉得心中烦躁。

    而唯一能让这种烦躁平静下来的,就只有——她!

    他将长杖拿在手中,狠狠往地上一砸,席卷而来的尘土扑了楼之薇一脸。

    看着她那倔强不屈的表情,他的拳头在长袖中收拢又放开,如此反复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计较什么,他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能强硬道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对他服个软,他也不会这么跟她计较,可是这个女人却宁求一死也不愿对他低头!

    这个女人,简直无可救药!

    楼之薇默默呸了一声,脸上却坦然笑道:“殿下亲自行刑,那真是我的荣幸。不过还请殿下一视同仁,把我妹妹的三十大板也一起打了,不然很有公报私仇的嫌疑呢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群众也开始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要遭二十大板,是不是太狠了些啊?”

    “不过太子为什么要亲自动手,不会是想放水吧?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你看太子那深恶痛绝的模样,放水?不往死里打才怪!”

    杜青冥也皱了皱眉,似乎是对卓锦书的行为很不认同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出声阻止,堂外忽然又想起了一阵嘈杂。

    卓锦书心情正差,听着外面一阵喧哗,怒道:“何人喧哗!”

    百姓们默默让出了一条路,那人才缓缓走到人前。

    一袭银丝暗纹祥云袍,脸色苍白,是不是还发出几声咳嗽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到来人,嘴角不可抑制的抽了抽。

    这病秧子,来凑什么热闹!

    “皇兄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卓君离没有回答他,轻咳了几下,看向楼之薇,问:“你又惹什么祸了?”

    语气与其说是责备,不如说有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卓锦书不明所以的眼神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游移,手中长杖越握越紧,指节上的青筋都开始隐隐跳动,仿佛要将其捏碎一般。

    “皇兄之前……与她有交集?”

    这次卓君离没有再回答他,伸手在袖口里摸了半天,人晃晃悠悠的,时不时还咳上两声,好像分分钟就要倒下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他这么孱弱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尼玛这货站都站不稳了,到底是来干什么的?

    终于,杜青冥看不下去了,赶紧让人给他找了个凳子坐下。

    “皇兄若没有别的事情,本宫就先行刑了。”卓锦书握紧长杖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三弟且慢,咳咳……为兄这里有一样东西,希望能免了楼大小姐的罪责。”

    说完,终于拿出了袖中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块免死金牌!

    免死金牌,见金牌如见圣上,能免三次死罪。

    如今贤王居然拿出来帮楼之薇免杖责之罚,这简直是胡来啊!

    杜青冥默默叹了口气,还是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等卓锦书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时候,所有人都已经跪倒了一片,只有他还愣愣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三弟,不知这有没有用?”卓君离见他没有反应,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皇兄,你、你……她这是罪有应得,你为什么要救她!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有必须要救她的理由,你说是吧,楼大小姐。”他转头看向楼之薇,淡漠的眼神中看不出有什么情绪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