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66章 严惩不贷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他一说完,藏在人群中的另一个人立马复议。

    柳氏在大众面前素来都是一副知书达理的贤妻良母形象,跟楼之薇被黑出了翔的名声比起来。那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现在有了舆论的导向,群众的态度迅速偏向柳氏那边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自己犯的错,现在居然全部推到别人身上。真是让人大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怎么还能逍遥法外,必须严惩!”

    “对。必须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群众的情绪越来越失控。杜青冥拍了好几次惊堂木都没能稳定下来他们爆棚的正义感。

    卓锦书更是一脸事不关己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这个女人今天还能耍出什么花招来!

    一时之间,苛责的唾沫星子差点把楼之薇给淹了。

    杜青冥见情况一片混乱。沉着脸叫了声:“客云,你带着人去侯府搜一搜,看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说。”

    江客云木着脸上前。道:“卑职领命!”

    这个人。就是刚刚救下楼若兰的捕快。

    楼若兰一听,脸色瞬间大变,溜溜的眼睛迅速转了一圈。忽然哭喊道:“大人!若兰冤枉。若兰是无辜的啊!如果今天不能给出若兰一个说法。那我就只有死在这里,一死以证清白!”

    说完又是向着柱子冲过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淡淡的看着她演戏。嘴角轻轻勾起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说她草包还真是个草包,同一个伎俩岂有反复用的道理?

    小心把人家惹毛了。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

    果然,就在楼若兰快要撞上去的时候,江客云已经欺身上前。再次救下了她。

    楼若兰也顾不得什么礼教了,奋力挣扎,嘴里还不停的嚷嚷着自己是如何如何的冤枉。

    她的本意是想借着这个留下江客云,可是没有想到他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。

    于是,她就这么悲剧了。

    聒噪的声音让江客云眉头紧皱,他直接伸手在楼若兰身上点了两下,她就像忽然被定住了一样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看,眼睛咻的一下就亮了。

    艾玛,这是传说中的点穴,今天居然看到了真人版!

    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对那位江捕快表达出敬佩之意,他就匆匆带着人走了,挥一挥衣袖,只留下一阵清风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之前出去提证人的官差们都赶了回来,三个人手上各拿了匹锦缎,后面跟着三位夫人。

    柳氏本来脸色不怎么好,但是在看到来的几位夫人之后,脸色瞬间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这三位夫人之前跟她有过几面之缘,都对侯府有结交之意。其中那位钱夫人还特别中意楼若兰,有意将自己的儿子与其撮合,算是有求于她。

    如今这么这样看来,连老天爷都是帮着她的。

    大局已定,她楼之薇就算是有十个翅膀,也翻不了天!

    柳氏想罢,笑盈盈的望向钱夫人,道:“钱夫人,今天劳烦你们跑一趟,真是辛苦了,还请务必将实话告诉青天大老爷,还我家若兰一个清白。他日若有用得着妾身的地方,妾身必定竭尽所能。”

    她笑得很友好,算是向诸位夫人夫人深处了友谊的橄榄枝。

    钱夫人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楼夫人放心,此事兹事体大,我们必然会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柳氏不疑有他,盈盈道:“那就多谢几位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见几位夫人盈盈跪下,为首的钱夫人道:“启禀大人,这几匹布料是楼若兰诓骗我们买的,我们当时并不知道是御赐之物,一时受了奸人蒙骗,还请大人明察!”

    此语一出,众人哗然。

    照她这么说,这卖布的竟真是楼若兰?!

    柳氏被她一番话震惊了,呆若木鸡的愣在原地,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卓锦书听罢,向前走了半步,正准备说什么,却听高位上的杜青冥威严的声音先道:“她是如何诓骗你们的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,当时她说,这是她表哥游历东溪时让人给捎回来的,都是从东溪上好的织坊里出来的好货,我等鼠目寸光,只认识布料确实是东溪的织法,却没有想到竟是拿东溪贡品佯装作假,诓骗我等重金买下!”

    另一个夫人也道:“启禀大人,我等不是心痛那几百两银子,只是这御赐之物怎么以价衡量?我等也是被楼若兰那厮诓骗,一时不察才上了当,还请大人明察!”

    “是啊!这人太过狡猾,竟然骗我们是她大表哥给她捎回来的,侯府名声在外,我们也是一时大意啊!”

    三人你一言我一语,每说一个字,楼若兰的脸色就更白一分,到了最后,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之前去侯府搜查的江客云也带着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再次在心里赞赏了一番他们的办事效率,简直就是公务员中的典范!

    江客云单膝跪地,严肃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。

    “启禀大人,卑职在侯府找到了剩下的九十五匹锦缎,已经与御赐清单上的一一对应,确定是御赐之物无疑。”

    朗朗的声音响彻公堂,就像一个无情的巴掌一样,狠狠打在所有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刚刚还在骂楼之薇的人,瞬间羞愤得红了脸。

    杜青冥此时心中一惊了然,继续问道:“是在哪里发现的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,那些锦缎全部藏在楼若兰住的幽兰阁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完,柳氏最后的希望也被摧毁,她无力的瘫软到地上,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至此,楼之薇才在心中比了个胜利的手势,顺便装模作样的抽泣了两声,以表痛心。

    “如此,此案到此也该有个了解了。”

    杜青冥正准备拍下惊堂木,忽然见到卓锦书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大人且慢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还有什么指教吗?”

    “今日一案确实让人受益匪浅,不知大人能不能把这最后判决的权利交给本宫,本宫定秉公执法。”

    杜青冥默默看了他一眼,终于道:“那就听殿下的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转过来,正好对上楼之薇的双眸。

    “楼若兰私盗御赐之物,理应重罚,念在初犯,后物品又全数追回,免去死罪,罚三十大板,以儆效尤!”他莫测一笑,又转头看向楼之薇,“楼之薇保管不善,教妹无方,罚二十大板,引此为戒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