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65章 公堂对质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锦书的脸色越发难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楼若兰也忽然低泣道:“殿下不要生气,那些坊间传闻都是别人杜撰的。不是、不是姐姐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柳氏也道:“是妾身不好,没有教导好之薇,这一切都是妾身的失职。殿下若要怪罪,就怪妾身吧!”

    可她们越是这么说。就越是说明做贼心虚。让人不得不怀疑那些奇怪的传闻究竟跟楼之薇有多少关系。

    “大胆楼之薇!你可知肆意捏造谣言诽谤皇室是什么罪?!”卓锦书暴怒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辩驳,反道:“谁知道呢,说不定是株连九族吧?到时候黄泉路上有姨娘和妹妹相伴。只怕也不寂寞呢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笑了,笑得单纯善良,却让人冷汗丛生。让人想不明白。她明明都已经死到临头了。为什么还能这么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轻飘飘的一句话,让正哭得欢快柳氏和楼若兰瞬间噤声。

    二人对望一眼,哭声也渐渐小了下去。

    杜青冥作为旁观者。一直端坐在高位上。一个字都没说。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让人猜不到他现在的情绪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向柳氏。道:“姨娘匆匆赶来,不知道有没有事先从禀报的小厮那里得知。我究竟是范了什么样的罪?”

    柳氏被她直勾勾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,努力镇定下情绪才道:“是……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巧不巧,之薇这次犯的。正好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呢!既然姨娘和妹妹都来了,不如跟我一起进去吧,咱们三个人还能跟狱卒大哥凑一桌子马吊!”她这么说的时候,脸上不但没有惧怕,反而有些准备大杀四方的兴奋。

    可是另外两人的脸色就没有这么好看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,之前奉命出去张氏裁缝铺的官差很快带了线索回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在心里为墨京府衙的办事效率点了三十二个赞。

    这个线索不是别的,正是张氏裁缝铺的张一剪。

    他在看到跪了一地的人的时候,心情就已经坠入了绝望的无底洞,是以杜青冥问话的时候,他反应了大半天才跪下来。

    “堂下所跪何人!”

    “回……回青天大老爷,草民是张氏裁缝铺的掌柜,张一剪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来此?”

    “草民……草民……”

    张一剪结巴着,眼睛不住的往楼之薇那边瞟。可是不管他怎么瞟,楼之薇都没有往这边看上一眼。

    杜青冥皱眉,指着面前的锦缎,问道:“你可见过这匹锦缎?”

    张一剪绝望的闭上了眼,来了,该来的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楼若兰也后知后觉的看到了他面前的那匹锦缎,顿时惊得花颜失色。

    她迅速用怨恨的目光瞪着楼之薇,那眼神,仿佛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一般。

    这个表情被杜青冥灵敏的捕捉到,却没有说什么,而是继续对张一剪道:“从实招来。”

    张一剪这次真是被弄得骑虎难下,支吾了半天,最后还是一五一十的招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确实是个有眼色的人。

    看到这锦缎出现在墨京府的公堂上,就立刻想明白了其中的猫腻,纵然他还不明白楼之薇的手段,也不敢再跟她对着干。

    所以在说到楼若兰卖布的时候,就把楼之薇也在场的情况避重就轻的拉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可有其他人证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,买布的赵夫人、刘夫人、钱夫人,均可作证。”

    杜青冥一拍惊堂木:“来人,传其他证人!”

    马上又有官差领了命令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,不仅楼若兰的脸色白得像张纸,就连柳氏的脸色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她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女儿,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把御赐的东西拿出来公然叫卖!

    当真是嫌脑袋在脖子上挂得太久了吗!

    偏偏在这时,埋着头的楼之薇忽然向前挪了半步,抬起红彤彤的眼眶。

    奥斯卡演技,一秒上线。

    她嘤嘤抽泣道:“我原本只当是府中的下人里出了内贼,没想到、没想到竟是……都是我不好,是我这个做姐姐没教好你,是我的失职啊!”

    楼之薇哭着把刚刚柳氏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,原封不动的换给了楼若兰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越来越难看的脸色,她忽然觉得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张一剪默了,他忽然有点庆幸自己刚刚及时选择了正确的站队,不然后果一定会很凄惨。

    柳氏却不是个省油的灯,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楼之薇,继续道:“之薇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,这是圣上赏赐给你的东西,是你自己没有保管好,为何要全部推到妹妹身上去?她可是你亲妹妹啊,你怎么忍心如此陷害于她!”

    “姨娘这话是什么意思,张裁缝说的话你也听到了,为何还要在这里颠倒是非?”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知道这张裁缝是不是被你买通了串通一气的?之薇,长姐如母啊,难道你对你妹妹就没有一点良心了吗!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激动,最后都成了声泪俱下的指控。

    楼若兰也放声大哭道:“姐姐为什么要这样诬陷于我?”

    楼之薇挑眉:“人证物证具在,何来诬陷一说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兢兢业业的服侍在姐姐身边,只希望有朝一日姐姐能真正明白我的好,真心待我。可是就算再怎么不喜欢我,也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污蔑我啊!难道是非要把我逼死不可吗?!若是真如此,那我就算是一死也要证明清白!”

    说完站起来狠狠往一旁的柱子上扑上去。

    她看得准,选的那根柱子不远处就站了个官差,是以,她还没有撞到柱子上,就被救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人黑衣红裳,轮廓冷硬,腰间一把细剑生人勿进。看穿着,应该是个捕快。

    他救下楼若兰之后什么也没说,面无表情的拎着她往旁边一丢,仿佛是个货物。

    可是楼若兰此举却触动了不上围观群众,加之在来之前柳氏已经让两个小厮藏在人群中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排上用场的时候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在人群里道:“从来听说这楼之薇是个心狠手辣的,没想到这次居然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放过,真是最毒妇人心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