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64章 她要吃牢饭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白虹愣了,她们难道不是应该来指控楼若兰的吗,怎么现在变成来请罪的了?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卓锦书也皱了皱眉。只当她是又惹了什么祸事,心中不屑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简直没有一天是安分的!

    杜青冥神色不变。道:“所请何罪?”

    “民女有罪,弄丢了陛下的御赐之物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众人哗然。

    弄丢御赐之物。那可是要杀头的大罪!

    杜青冥也皱眉,问:“弄丢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楼之薇指了指白虹手上的那匹锦缎,才期期艾艾的道:“陛下曾赏赐锦缎百匹。民女本来是小心翼翼的将其收藏在自家的仓库里,可是万万没想到,今天竟然从别人那里见到这贡品。大惊之下。就立刻赶来墨京府负荆请罪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卓锦书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杜青冥,发现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御赐布匹失窃。不仅要问责保管之人的罪责。还要核查那些布匹究竟流到了哪里去。这可是一个大工程,马虎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时发现的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。就是在刚刚。民女知道事情紧急,不敢怠慢。就立马带着东西来墨京府报案了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走上前,拿起锦缎看了半晌,才转头道:“杜大人。这确实是东溪进贡的那批锦缎。”

    杜青冥也拿起反复看了看。

    楼之薇则是哭得更加凄然,仿佛自己真的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,杜青冥严肃的脸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,过了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卓锦书,道:“陛下这次让殿下来我墨京府监理,不知这件案子,殿下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此时兹事体大,若是东溪那边追问起来,也不好解释,还是要先把失窃的布匹先追回来。”

    杜青冥点点头:“微臣也这么觉得,那就现将这楼之薇收监,等把失窃的布匹追回来了再审?”

    卓锦书看她一眼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等问清楚了这匹锦缎是来自张氏裁缝铺,立马就有官差出动。

    白虹见状,低声问:“大小姐,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楼之薇却无所谓的耸耸肩,道:“你没有听到吗?要把我收监候审呢,当然要去蹲大牢啊。”

    语气淡的就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。

    她说完之后,卓锦书缓缓站到她面前,居高临下的道:“来人,先把罪妇楼之薇收监,等贡品找到之后再审!”

    白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,这次是真的急哭了。

    她扑到卓锦书脚边,抱住他的大腿道:“那怎么成,地牢里阴暗潮湿,小姐的身子怎么受得了啊!都是奴婢不好,是奴婢的失职,要关就关奴婢吧!”

    楼之薇忽然觉得心里一暖。

    在这里,唯一对她掏心掏肺的,恐怕也只有这个呆萌萌的小丫头了。

    不过随随便便抱人家的大腿可不是什么好习惯。

    看来她还是得让这个小丫头知道,这世上只有她家小姐才有一条无以伦比的大粗腿!

    只要抱稳了这条腿,以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发家致富不愁没钱!

    “丫头,你记住,别低头,尊严会掉,别哭泣,敌人会笑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淡淡的话让卓锦书全身一震。

    敌人?她把他当作敌人?

    这句话很有效,白虹立马收住了撕心裂肺的哭声,抽噎着退回到了楼之薇身边。

    卓锦书却神色一凛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句话起了作用,此刻他心里好像有一股异样的情绪在心里肆意奔走,怎么都找不到倾泻口。

    忽然,他蹲到她面前,用极低沉的声音道:“不管你要耍什么花样,今天只要进了这墨京府的地牢,就算最后证明你无罪,也一样能让你褪层皮!”

    卓锦书脸上出现难以描述的狠厉,那是他胸腔中肆意奔走的怒意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每次都能在困境中逆流而上,绝地反击。

    可这偏偏就让他更想摧毁,摧毁她脸上的自信和狂妄!

    “你要是现在愿意低头求饶,本宫说不定可以考虑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他覆在她耳边,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垂上。

    这种暧昧的姿势,在楼之薇看来,只有一种欲作呕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向后挪了挪,和他拉开距离,才道:“吾皇既让殿下道杜大人这里来监理,必然是希望殿下多学一些公正廉明和刚正不阿,而不是徇私舞弊,假公济私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等于直接拍了卓锦书一个耳刮子。

    杜青冥默默听着,严肃的表情忽然动了动,终于正眼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卓锦书则是气歪了一张俊脸,他双目喷火的看着楼之薇,好像恨不得将她架在火上烤了。

    “记住你今天说的话,到时候可别哭着喊着来求本宫!”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准备回答的时候,忽然公堂外传来一声惊呼。紧接着,一阵梨花带雨,焦虑急切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浅浅一笑,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道:“真是可惜呢,看来这墨京府牢饭,我是吃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卓锦书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,就见柳氏带着楼若兰哭哭啼啼的跑了进来。一见到卓锦书和杜青冥,噗通一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开恩啊!之薇她从小没吃过什么苦,怎么受得了那牢狱之苦。她平时虽然性子直了些,但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还请殿下看在你们往日的情分上,绕过她这次吧!”柳氏进门就哭哭啼啼的说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本来卓锦书的脸色就不好了,当她说到“往日的情分”的时候,他的脸色已经不能用不好来形容,简直就是难看得要死!

    柳氏见到他这个反应,连忙继续道:“之薇她平日里不是这个样子的,只是不久前跟殿下解除婚约,才落得如今性情大变。说到底她都是为了殿下您啊!就求您看在她一片痴心的份上,放过她吧!”

    柳氏说完,公堂围观的百姓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大多都是在议论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那场婚礼,还有坊间一些传闻。

    传言说其实卓锦书早就和东溪公主有了情谊,那场所谓的乌龙,不过是一场精心安排的阴谋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