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63章 民女有罪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一时间人走的差不多了,楼之薇却还是坐在裁缝铺里。

    张一剪被她抽丝剥茧的目光看得背脊发麻,半天才挤出来一句话:“楼大小姐可是还有什么指教?”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跟他拐弯抹角。直接道:“张裁缝何必装傻,那些官家夫人不懂也就罢了,你是个手艺人。又是个有阅历的裁缝,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料子是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楼之薇的声音很轻。轻飘飘的。却让人背上凝了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大小姐这话说的,小人听不懂。”张一剪嘴上这么说着,眼神却不停闪躲。好像在逃避什么。

    楼之薇缓缓放下茶杯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跟你说了吧,其实你自己也应该知道,这料子根本是不什么东溪织坊出来的货。而是从东溪皇宫里来的——贡品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的声音很低。低得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得清楚,可偏偏她在说“贡品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却咬得格外的重。

    每一个字。都让张一剪背上冷汗直下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是这贡品怎么到了二小姐手上?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。这些都是家里的御赐之物。我开始只当是妹妹不懂事,却没想到她竟然拿出来卖。想必你也知道。这东西必然是不可能、也不决不能出现在民间的。要是官府那边查过来,可就是株连九族的大罪。张裁缝是聪明人。不要因为一时贪念,而做出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等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张一剪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了。

    他局促的看着楼之薇。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从袖口里摸出来一张银票,悠悠道:“当然,我也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,定然不会让你做亏本生意。这料子就当是我买了,还请务必忍痛割爱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此举,与其说是让他忍痛割爱,不如说是买下了张一剪全家的命。

    正如她所说,御赐之物是不允许交易的,除了受赏赐的人,其他人连碰都不能碰一下,又怎么能像楼若兰那样公然拿出来叫卖,简直是脑子被门挤了。

    看来她不是什么西苍第一草包,楼若兰才是。

    “可是其他几位夫人那里……”张一剪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自有打算。”

    买下了布,正好白虹也拿着清单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单子都在这里了,可要清点一下?”

    “就一匹,有什么好点的。”楼之薇笑笑,起身就往外走,“走吧,我们去个好玩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白虹不知道她要干嘛,但是看到那个奸诈的笑容,瞬间就明白不是什么好事,一瞬间斗志昂扬,屁颠屁颠的跟上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拿着那仅剩的一匹布,并没有直接回侯府,而是去了衙门。

    白虹跟在后面,还没有来得及表示迷茫,就听楼之薇道:“丫头,击鼓。”

    “啊?干嘛?”

    楼之薇恨铁不成钢的白她一眼,说得理所当然,“击鼓还能干吗,当然是鸣冤啊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白虹闷声应了。

    正当她撸起袖子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,楼之薇又补充道:“一会儿府尹问有何冤情的时候,你就跟着我跪下,一定要哭得逼真。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她细细叮嘱了一遍,听得白虹原地凌乱。

    哭?

    想到一会儿要哭哭啼啼对着青天大老爷说,有人偷了她家小姐的布,那画面简直美得她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咚咚咚一阵有节奏鼓点响起,不多时就有人把她们带了进去。

    两旁整齐的站着官差,庄严肃穆。

    楼之薇站在公堂上,静静等着判官出现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庄严的“威——武——”后堂中缓缓走出来一人,丰神俊朗,面如冠玉,紫衣华服。

    楼之薇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,就忍不住骂了句“握草”。

    白虹看到来人,也无比震惊。

    这走出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跟楼之薇永远都不对盘的卓锦书!

    她表示不淡定了,是有听说过王储王侯身兼官职的情况,可是怎么好巧不巧,偏偏是墨京府的府尹呢?

    老天爷,这个玩笑开得也太大了些吧!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各种凌乱的时候,卓锦书已经站到了她面前,英宇的眉头皱得很深。

    “楼之薇,你又要耍什么花招?”字里行间是满满的嫌弃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,这墨京府的府尹竟然是太子殿下。难道朝堂的资源已经短缺到了如此程度?真是让人痛心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早知道她嘴贱,也懒得跟她多费唇舌,转身坐了回去,却不是坐在府尹的位置。

    正当楼之薇疑惑的时候,后堂又走出来一人,这回穿的是正经的官服,头戴乌纱,可见是真正的墨京府尹。

    来者是一个俊朗的中年人,剑眉星目,器宇轩昂。

    白虹见了,连忙上去覆在她耳边,小声道:“这位才是府尹大人,姓杜名青冥,廉洁公正,在百姓中素有青天之名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默默点头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卓锦书那货就好了,不然她的计划还真不好进行。

    看着端坐着的那个肃穆俊朗的美大叔,刚刚被卓锦书弄得闹心的情绪终于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何人击鼓?”

    平淡的声音传过来,淡漠中带着几分威严。

    楼之薇整理了一下自己花痴的心情,正色道:“小女子定远侯府长女,楼之薇。”

    一般这样的案件是可以让民众围观的,所以此刻公堂门口就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立即响起一阵低声议论,可见她平日里的名声有多么的响亮。

    可是那高坐着的判官却没有什么反应,一张严肃的脸动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有何冤情?”

    楼之薇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见身后的白虹忽然咚的一声跪下。

    “青天老爷明察!我家小姐冤枉啊啊啊!”嚎哭的声音把所有人吓了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杜青冥:……

    卓锦书:……

    楼之薇扶额,丫头,你的演技太浮夸了!

    “肃静。”杜青冥拉着脸怕了一下惊堂木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整理一下情绪,不慌不忙的跪下,道:“杜大人在上,民女楼之薇,是来请罪的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