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60章 美人簪花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本来是想装懵的,对方却根本不给她装懵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人咳了一声,才道:“这是我家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。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,出现在这里是很不合适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忘了,楼之薇有一张堪比城墙的脸皮。

    “哎哟我说呢。我刚刚偶然路过,看到整个宅子安静祥和。又隐隐露着几分王霸之气。所以就想来瞻仰一番,现在看也看完了,我也该走了。告辞!”说完脚底抹油就准备开溜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是不是忘了什么。”他说完,直勾勾的看着她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楼之薇脚抬到一半,又收了回来。尴尬的挠了挠脸。道:“那个……嘿嘿,江湖救急,改天还你。这三更半夜的。你总不能让我一个弱女子穿着湿衣服在大街上走吧。那多危险啊。”

    对方没有说话。眼睛也没有从衣服上挪开。

    楼之薇后知后觉的发现不对劲,一脸警惕的拉紧了身上的衣服。道:“我靠,你不会是要我脱下来吧?!”

    那怎么行。她里面没穿呢!

    “翻了你家的院墙是我不对,睡了你家的床也是我不好,可是我至少没把你怎么样。是吧?你的清白还在的嘛。”她说得一脸诚恳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错觉,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贤王的脸色好像变了变,仿佛有一股戾气即将撕裂他脸上的淡漠。

    但是那动作太快,等她仔细看去的时候,又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觉得这个男人真是话少得令人发指,无奈他不说话,她就只能继续道:“我知道你有洁癖,要不咱们讲个交易,这件衣服就算是卖给我了,你开个价,改天我让人把银子送到你府上,如何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贤王才慢悠悠的收回目光,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自己快被这个男人闷疯了,她这辈子真是没见过比他还能憋的男人!

    还跟她玩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忧郁?去他的!怎么就没把他给憋死呢?!

    想罢,她提着宽大的衣摆坐到他身旁,一脸诚恳。

    “看在你长得这么好看的份上,我劝你一句,有情绪就要表达出来,不要什么事都憋在心里,很多病都是憋出来的,严重的还有可能影响到你和你王妃的幸福生活,简直是百害而无一利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这话之后,周围似乎隐约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响动,但是那动静太小,根本不易被察觉。

    这时,男人终于开口,“一百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啥?”

    “这件衣服,一百两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一百两?你怎么不去抢呢?”楼之薇跳起来。

    她忽然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举动,这种人还是早点把自己憋死得了,免得活在世上浪费氧气!

    “那把衣服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呸!你让我留下我就留下?就你这病怏怏的样子,说不定本小姐都走出王府了,你还没站起来呢!”楼之薇冲他嚣张的一挑眉。

    软的不行,那就只能来硬的!

    果然,这话说完,贤王很应景的咳了两声,表示自己真的很弱,然后淡淡的道:“王府周围有两百暗卫,实力均在普通大内侍卫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嘁,骗谁呢,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多高手,我怎么翻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那么多高手,你早就被封玉的侍卫剁成了肉酱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她忽然意识到,自己是真的错了。她居然会以为这男人是个忧郁柔弱的美男子?真是瞎了自己的狗眼!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这一百两里面还包括了我的卖命钱?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楼之薇笑了,这人跟他那狐狸老爹根本就是一个秉性。

    卓家的人没一个是好东西,简直就是个狐狸窝!

    “贤王殿下真是会做生意,那索性我再加些银子,买恩人大名,不知可否?”她笑得明媚,但是咯咯的磨牙声已经暴露了她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说的不过是气话,哪想贤王却转过头来,一脸认真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这个很贵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自己快要被气出一升血。

    不要脸的见过,但是比她还不了脸的,她真没见过!

    “那我还是不要知道了,明天我让人把衣服的钱送来,告辞。”说完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没想到那个淡漠的声音还是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君离,卓君离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“一百两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是真的快要被气炸了,这么加起来就是两百两!

    尼玛活脱脱的奸商!

    自从来到这里之后,从来都是她整别人,什么时候自己被整的这么惨过。

    “还请楼大小姐质押个物件在此,也好做个见证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深吸几口气,努力将胸腔里肆意奔走的怒意平息下来,终于在脸上绽开出一个笑容,不过这个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在身上摸了半天,最后摸出来那块还没捂热的羊脂玉佩。

    她心痛的一闭眼,朝他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良辰美景莫辜负,我就不打扰你数月亮了,后、会、无、期!”

    卓君离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慢悠悠的站起来。就在他起身的时候,无意撞上了身后的桃树,惊了一身的落花。

    清冷的身影在漫天花雨中遗世独立,轻轻浅浅,恍如谪仙,江山如画也难以比拟这惊鸿一瞥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想走,忽然眼睛溜溜一转,转而向前走了半步。

    卓君离皱了皱眉,想避开。

    “诶诶诶!别动别动,你头上有只虫子,我帮你拿开。”她眼疾手快的拉住他。

    卓君离一顿,居然真的不动了,就这么让她垫着脚触上自己的鬓边。

    极近的距离,她清澈的眸子在漆黑的夜色里,显得更加明亮。

    楼之薇伸手在他头上弄了半天才退开,忽然抱住肚子狂笑道:“噗哈哈哈哈哈!都说女人簪花美如画,我看你簪花也挺好看的,简直比女人还美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卓君离一顿,伸手摸到鬓边,拿下来一朵芬芳吐蕊的桃花。

    远处,楼之薇的身影已经翻上了高墙,在消失在夜色中的那一刹,还痞痞的飘来一句:“长得这么极品,不去当小倌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