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504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31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是真的很丑,可看见她哭得这么伤心,他心中也升起了些陌生的情绪。

    至于究竟是什么,他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将泪痕擦干,他将手帕塞进她手里。

    卓当歌撇了撇嘴,收起刚才失态,试图转移话题:“你怎么起来了,病好了?”

    “封……嗯,药很有效。”他大概听到了些什么,所以故意不再在她面前提他。

    卓当歌抽了抽鼻子,白皙的脸蛋显得可怜兮兮的,好像下一秒又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沐泽有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要哭……”她咬了咬下唇,贝齿在唇上印下浅浅的痕迹,“我饿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已经在这里坐了一天,现在天都黑了,自然会觉得饿。

    沐泽无语的看她眼,也没说话,转身往后山去了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手上拎了只山鸡。

    卓当歌眼睛亮了亮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鸡?”她眼中泛着精光,沮丧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沐泽嘴角抽了抽,“……是烤鸡。”

    他去厨房拿了些作料,直接在院子里生火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薄薄的油脂就布满了表面,四溢的香味弥散开来,勾得她肚子里面的馋虫不停叫唤。

    “喂,你做菜的手艺是跟谁学的啊?”

    “没跟谁学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学成才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话这么少,就不觉得憋得慌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话这么多,就不觉得累吗?”他沉默了半天,最后还是小小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殊不知,此话一出,卓当歌立即跳脚:“那你是嫌我吵了?”

    粉粉的脸颊气鼓鼓的,明明应该是气急败坏的样子,却多了几分娇憨,温软可人。

    沐泽抬头看了她一眼,愣了愣。

    他以前觉得她愚蠢骄纵,自幼被护在父母的羽翼下,不食人间疾苦。可现在看来,又觉得她是个很坚强的人。

    面对无情的杀手,能够绝地反击,面对病痛的折磨,也能够泰然处之。

    那强撑的样子,似乎……有点可爱。

    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满脑子都是她的影子,哪怕她现在就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小麦色的皮肤忽然起了层红云,并且迅速漫到了耳根。

    卓当歌浑然不觉,用手撑住下颚,思绪已经去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许久,才忽然开口道:“你说,男人都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问话让他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卓当歌白了他一眼,耐心的重复道:“那我换一个比喻吧,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?”

    小小的脸往他这边探了探,跳动的火光给她白皙的皮肤增添了一抹娇艳的色泽。

    樱唇一张一合,仿佛牵动了心口的一根弦。

    原本死水一样的心湖,不知道被什么拨起了涟漪。

    沐泽没有回答她,只是将手中的烤鸡强塞进她手里,然后别开了脸。

    原本有些发红的耳根,现在已经红到了脖子。

    好在夜色迷离,根本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卓当歌有些莫名,啃了一口山鸡,才继续道:“要是我能变成娘那样的女人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时候常听虹姨提起娘亲曾经的事情,那些都是她不曾遇到,却无比向往的。

    她从小生在优渥的环境里,众星捧月,备受娇宠。

    封玉说得对,他不可能喜欢上她。

    跟娘亲比起来,她不过是一个被人捧在手心上的瓷娃娃罢了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点之后,她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“我不可能成为娘亲那样的女人。”或许这辈子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沐泽扫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那就做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做不成别人,就好好做自己。人生在世,难道不是为自己而活吗?”至少这么多年,他一直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少年坚定的眼神在火光中熠熠生辉,跳动的烈焰映在琥珀色的眸子里,仿佛升起了异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注视她。

    仿佛要将眼底的灼热倾泻而出,让她有些迷茫,有些拘谨。

    许久,她才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小小的拳头握在身前,表情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沐泽当然不觉得这么短的时间她能想明白什么大道理,只纵容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觉得明白就明白吧,反正也没什么要紧。

    卓当歌却忽然道:“我要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陪你。”他以为她只是忽然想到附近的山林里去转悠转悠,“这么晚了,你一个人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他试图给自己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。

    卓当歌却道:“我是说,我不回墨京了,我要去云游天下,去见一见那些从未见过的人和事,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!”

    她看向他,眼中又星河般的光辉。

    沐泽愣住,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说的对,他没办法喜欢我,因为我不是娘亲,也不是她的影子,可我总有一天会成长成和她一样厉害的人!我也不要在王府里做一个衣来伸手的蛀虫!”

    卓当歌信誓旦旦说出此番言论的时候,另一个准备这辈子在王府里坐吃山空的“纨绔子弟”不由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    再看沐泽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有一点崩溃。

    大概怎么也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一句话,她竟然就计划着离家出走。

    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,他一定会被抓起来凌迟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先冷静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很冷静!这就是在深思熟虑之后才决定的!”

    打定主意,她转身就要回房间里收拾东西,可还没走上两步,又神叨叨的转过头来看他。

    沐泽被她看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我话先说在前面,这件事你谁也不要告诉,要是被捅出去了,我就跟外公说是你指使的,看他不拆了你的骨头!”她的小姐性子上来了,谁也拿她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要是以前,他完全可以选择视而不见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沐泽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他似乎……上了条贼船。

    可气的是,他居然一点不觉得生气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。”他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,却比之前多了几分坚定。

    卓当歌转过头来,撇嘴道:“你还没明白啊,我不是要去鬼谷周围晃悠,我是要去游历天下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说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一句话,让卓当歌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她显然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,只强调道:“我、我的意思是说,我要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我说,我陪你去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