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503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30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床上,沐泽意识已经混沌。

    只是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,眼皮动了动。

    可没有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江亭枫眨巴着眼睛,道:“吃?沐大哥回来就直接睡了,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啊,难道是饿坏了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在外面吃了什么有毒的野果,伤了肠胃,这才引起的高烧。”

    卓当歌闻言,心虚的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有毒……”

    那应该不是她吧,那些饭菜她都是用厨房里的东西做的,怎么会中毒?

    肯定是他事后又去吃了什么东西才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想罢,她狠狠瞪了床上那人一眼。

    封玉注意到她的目光,转头问:“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啊,我就是来看看。我哪能知道他在外面吃了什么。”她将手藏在背后,心虚的搅着。

    封玉不疑有他,又吩咐了几声,才起身去开药。

    小不点也跟着他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只留下卓当歌和床上奄奄一息的沐泽。

    她在门口探着身子好半天,才犹豫着走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?”

    没有理她。

    她又往前走了几步,娇小的身子立在床前,“喂!”

    这一次,床上的人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他没有睁眼,只是猛地抓住了她的手,将她拉到身前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……”苍白的脸上依旧没有血色,突如其来的撞击却让他连咳了数声。

    “你、混蛋!你放开我!”卓当歌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去他的中毒,这货肯定是装的!

    这人平日里看起来冷冰冰的,内里居然这般轻浮放浪,她居然还巴巴的以为是她害了他,简直是瞎了眼!

    “放手!”她挣扎着想起来,却被死死禁锢住。

    “别走……咳咳……别走……我以后都听话,你们别走……咳咳……别丢下我……”他的声音听起来彷徨无助,像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。

    那一定是场噩梦,他珍视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,只留下他从此孤身一人在世间流离。

    究竟是什么样的打击让他再不相信旁人,以至于变成现在少言寡语的样子?

    卓当歌皱了皱眉,正在推他的手顿了顿。

    对方似乎感觉到她不再排斥,但还是怕她逃离,铁臂将她圈得紧紧的,连一点空隙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他身上有灼人的热度,与少女曼妙的躯体紧紧贴合,急促而有力的心跳声阵阵传来,像鼓点一样,让她双颊发烫。

    可是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沐泽已经重新睡了过去,房间里只剩下沉稳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卓当歌推了他起来,本想好好教训他一顿,可在看到那张苍白虚弱的脸时,还是没下得去手。

    “算了,看在你神志不清的份上,放过你这次。要是再有下次,当心我……我废了你的咸猪手!哼!”

    她摸了摸身上还有些滚烫的地方,放下一句狠话,便红着脸跑了。

    跑得比兔子还快。

    等娇小的身影消失在竹林,院落里才悠悠走出来一个颀长的身影。

    银色的长发在晨光下泛着金光,恍若谪仙。

    他手上端着一碗药,或许是因为等得太久的关系,已经有些凉了。

    可他毫不在意,阴柔的脸上浮出一抹无声的笑,进房将药碗放在床头,才慢悠悠的而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鬼,明明脚已经好了,居然装了这么久。”连他都被她精湛的演技骗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好,看来鬼谷很快就要恢复清净了。

    等送走了这波人,他一定要跟他们划清界限,从此老死不相往来。

    只是,刚走出院落,就看到门口站着去而复返的卓当歌,正愣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回来了?”她表情有些拘谨。

    刚刚那个,他应该没看见吧?

    封玉笑了笑,言简意赅:“端药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……我有东西忘在里面了,回来拿的。”她随便找了个理由,就一瘸一拐的外里走。

    与他擦身而过的瞬间,忽然听得他道了句:“小鬼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娘吗?”他不再逃避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或者说,只有好好把这个说明白了,她才会乖乖离开。

    卓当歌愣住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她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小小的心脏仿佛一下被提了起来,期待答案,又害怕知道那个答案。

    半晌,才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她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卓当歌有些气,她好不容易提起了勇气,他居然用这种理由来搪塞她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气,听我说完。”他走到药圃旁边的一处凉亭,拍了拍旁边的草凳,示意她坐下。

    卓当歌愣了好久,还是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的过往,她很想知道。

    封玉用了大半天的时间,讲的都是他与楼之薇的那些旧事。

    平时没有注意,现在细数起来,才发觉她和他的那些过往,他竟记得如此清晰,一点都不曾遗忘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无比骄傲的人,可是为了她,他放下了所有的骄傲。

    有时候他会想,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,忘了又能怎么样呢,喜欢上另外一个女人,又能怎么样呢?

    可现在他尝试过,却发现心里再没有多余的位置可以给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尝试过……是指……是指……”卓当歌的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,最后,只剩下一片惨白。

    封玉淡淡看着她,桃花眼中波光潋滟,却没有情谊。

    “抱歉,小鬼。”

    她成了他命里的死劫,永远逃不出来的劫数。

    “赤霄山庄的事情已经解决了,你的腿伤也已经大好,明天就跟他们回去吧。”封玉站起身,往凉亭外走去,忽然,转头看向她,“别再来了,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卓当歌一个人在凉亭里坐了很久,等回过神的时候,周遭只剩下寂静与虫鸣。

    脸上的泪痕早已经干了,只有眼眶还有些肿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真的就这么差吗……”她垂头自言自语,声音还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只是刚一低下头,一方手帕就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手帕上有熟悉的纹路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见她半天没有反应,他只能将手帕叠了叠,笨拙又轻柔的拭掉上面的泪痕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今天怎么不说我丑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是很丑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