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502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29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你是说,这个护山大阵修不好了?”

    鬼谷后山的石台上,卓北楼摇着扇子,眉头皱得很紧。

    如果修不好,只怕鬼谷以后都不安全了。

    封玉倒没觉得多吃惊,只是道:“这阵法本来就是几十年前的东西,修不好就修不好,这么大惊小怪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再好的东西都有坏掉的一天。

    他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,心里并没有觉得多心疼,瞌睡没睡醒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沐泽抱了抱拳,木然的脸上多了些愧疚,“都怪在下冒失冲动,给神医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他阵术造诣确实比常人高了很多,但要跟当年的肖天寒比起来,到底还是差了些。

    如今,八十一道的生死门的威力早已大不如前,若真有人要想强攻,只怕也守不住多久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你们一个个的赶紧把伤养好了,该去哪儿去哪儿,别再来扰我清净。”他现在只想赶快送走这一群精力旺盛的小鬼。

    这一家子都是他的克星,惹不起,他躲总行了吧?

    说罢,又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,转身回去补觉去了。

    卓北楼在山上站了一阵,无奈他对阵法一门并不精通,也只有优哉游哉的走了。

    最后只剩下沐泽独自站在巨石前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金乌西沉,明月高升,他还是愣愣的站着,仿佛一尊石雕。

    “喂,我娘常说人是铁饭是钢,你不吃饭,难道就不觉得饿吗?”少女俏皮的声音从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沐泽愣了愣,才转身看向她。

    远处,穿着朱色的云霏花缎织锦的少女正一瘸一拐的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下一刻,已经闪身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明明已经嘱咐过她不能在乱跑,再伤了筋骨就坏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生气,却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在气什么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绝食啊,不然这么高的梯子,我才不乐意爬呢。”卓当歌气鼓鼓的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没有要送饭过来的意思,难道让这个死冰块饿死在山上吗?

    没有办法,她才拖着病弱之躯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呐,快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多谢。”沐泽嘴角微扬,将她手中的食盒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可当饭菜入口的那一刹那,上扬的弧度就这么僵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怎么不吃了?”少女端端的坐在旁边,不知为何,眼神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他艰难的咽下口中的饭菜,脸色有点难看:“这菜……谁做的?”

    “还用问吗,当然是我亲自下厨做的,你以为他们会给你留饭哦?今天的晚饭早就被哄抢一空了。”

    卓当歌白了他一眼,复又满脸期待的看着他,仿佛在等待什么。

    这可是她第一次下厨,若是好吃的话,那她明日就做给……呃,做给大家吃。

    嘿嘿。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少女脸上洋溢出欢喜,泪痣娇俏妩媚,美得让人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沐泽眼神闪了闪,转头不去看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,好吃。”

    他明明答应过义父以后都不能说谎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算了,最后一次吧。

    下不为例。

    他埋头,快速将饭扒进嘴里。

    卓当歌看得笑脸盈盈,忽然弯身从食盒里拿出另一双筷子,“真的有这么好吃吗?那我也要尝尝。”

    沐泽一顿,僵住。

    纤长的手指支着筷子,慢慢伸向面前的一盘青菜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碰到,就被沐泽快速抢了过去,尽数倒进了自己碗里,然后快速扒干净下,连嚼都没有嚼几下。

    “喂!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饿了。”冷峻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,只是那紧拧的眉怎么也化不开。

    他放下碗筷,用手背抹了抹,再看碗里,已经空空入也。

    卓当歌气得不行,只觉得自己一番好心全让这个大冰块给糟蹋了,她自己都还没来得及尝一口!

    “嘁,吃吃吃,撑死你。”她气鼓鼓的站起来,食盒也不要了,一瘸一拐的就要往山下走。

    沐泽眼神闪躲了片刻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缓了好一阵,他才走过去道:“我送你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,你走开!”

    卓当歌用力推了他一把,可没想到对方下盘稳固,不动如山,倒是她自己没站稳,失去平衡往前倒去。

    前面就是长长的石阶,这要是跌下去,那条腿只怕就废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当心!”

    沐泽脸色一变,也顾不得男女有别,连忙飞身过去抱住她,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阻挡住了她下落的趋势。

    鼻尖前少女独有的馨香,她在他怀里,就像是上好的棉花,温暖柔软,带着甜甜的香味。

    夜色中,麦色的肌肤上闪过一抹可疑的红晕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没事吧?”原本冷冰冰的声音,如今却多了些窘迫。

    卓当歌也愣了。

    愣了好久,才气急败坏的道:“沐!泽!登、徒、子!你在摸哪里!快松手啊啊啊!”

    尖叫声响彻云霄,划破了夜空中最后的寂静。

    少女的身子已经具备了成熟的标志,隐约间有动人的妖娆。而他的手,正好落在最柔软的地方。

    沐泽呆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是耳根迅速泛红,红得几乎滴血。

    “流.氓!”见他还不放手,卓当歌忍无可忍,转身一个巴掌甩了过去,“我真是瞎了眼才给你送饭!”

    她气得几乎呕血,并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当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卓当歌就这么一瘸一拐的走了,少年在山顶上站了很久,才迟疑的抬手碰了碰火辣辣的脸颊。

    浅浅的甜香从手心传来,刺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转身去收拾地上的食盒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他吃过的最难吃的东西,可是他还是吃了,而且吃得很干净。

    他想,一定是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原本这件事到此就算告一段落,可第二天一大早,他却忽然发起了高烧。

    面色灰白,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江亭枫跟他住在一间屋子,发现不对劲之后火速去请了人过来。

    “神医神医,沐大哥他没事吧?”小不点在旁边抓着封玉的袖子,大大的眼睛眨啊眨,说不出的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封玉淡淡看了他一眼,反问:“他昨天晚上吃什么了?”

    卓当歌也闻讯赶了过来,只是刚一进门,就听到这句话,一时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这是怎么了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