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501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28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不是一个疑问,而是一个笃定的陈述。

    若不是上了心,又怎么会最先发现她被人掳了去。

    那个瞬间,他脸上可不是现在这种冷冰冰的漠然,而是显而易见的紧张和担忧。

    沐泽抿了抿唇,没有说话,只是将手上的短刀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是卓当歌被绑的时候落下的。

    卓北楼看了一眼,忽然道:“我这个妹妹优点没有几个,缺点倒是一大堆,脾气也臭,你喜欢她什么?”这点他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闻言,沐泽嘴唇勾了勾,冷峻的脸上露出难得的笑意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她还好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很好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少年说得坚定。

    卓北楼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也没有再接那短刀,而是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沐小兄弟可要加油啊。”

    沐泽沉默了半晌,自言自语的道了句:“……我比你大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句话,卓北楼应该是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卓当歌被封玉拎回了房间,被勒令上药。

    她伤在手臂,撩起袖子,正好露出皮开肉绽的一道伤。

    封玉脸色瞬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卓当歌浑然不觉,还在与他说笑。

    半晌,他才沉声道:“小鬼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告诉你,这个会留疤,特别丑的一条疤,你怕吗?”他实在不明白,这么深的伤她怎么还能这么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她只是眨了眨眼,反问:“那你怕吗?”

    “伤的又不是我,我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怕,我就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封玉语塞,半天没有说话,只是埋头处理她的伤口。

    她估摸着他是生了气,却不知道究竟为什么生气。

    许久,才听他道:“小鬼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将她手上的伤包好,才抬头看她。

    狭长阴柔的眸中看不出情绪,只有桃花眼潋滟的光泽。

    卓当歌反应了半天,才似懂非懂的道:“去……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回墨京,别再来了。”他收拾好东西,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江湖险恶,根本不是她这样的小鬼可以生存的地方。温室的娇花,就应该被放在院落里悉心呵护着。

    他忽然有些庆幸,那个女人当初没有选择留在鬼谷。

    这个终年只有杂草的地方,有他一个人就够了。

    抬头看了看外面鱼肚白的天空,他推门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走出多远,就忽然被一个大力抱住的腰,剧烈的撞击让他差点没摔出去。

    “咳!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脚还没有好,这个长的一段距离,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蹦跶过来的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她匆忙得连鞋都没穿。

    光洁的玉足踩在地上,粉嫩的指头微微曲起,小巧可爱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我不走!娘亲说过,做事要持之以恒,总之我是不会放弃的!你再赶我走,我、我就留下来,一辈子不走了!”

    封玉:……

    持之以恒?疯女人在教她这个词的时候,一定没想到她会用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忽然有点佩服这对母女,耍宝都能耍得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遭殃的总是他?

    十几年前,是疯女人,现在,又是这个小鬼。

    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当一个大夫,为什么就这么难?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,你娘亲会同意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这些话要是被她听见,你确定她不会把你吊在树上打?”他力所能及的“开导”她。

    卓当歌打了个冷战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不怕,就怕发怒的娘亲。

    “折腾一天了,先去休息吧。”封玉叹了口气,将腰上的手臂扒拉下来,不像再跟他讨论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,更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。

    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。

    梦到的都是这些日子的种种。

    此刻她才发现,自从来了这里,她除了给他找麻烦,好像并没有做过其他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这应该才是他讨厌她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她太没用了。

    一直睡到当日下午她才爬起来,床头放了一个白瓷的小瓶,下面放了张字条:冰肌白玉膏,祛疤生肌。

    字体沉稳有力,全然不同于他平日里给人的那种阴柔妩媚的形象。

    卓当歌看了半晌,脸上忽然泛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她睡觉的这段时间,他居然一直没睡。

    他或许是真的把她当做一个小孩,可是那些不善于表达出来的温柔,却是真真切切的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他当初对娘亲,是不是也是这么无微不至?

    “娘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嚏!”

    此时山道上的一辆马车里,忽然传出一个响亮的喷嚏声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个温柔的声音道:“怎么了?着凉了?”

    他拿起一旁的软被,将她裹了个严实。

    小小的身子,孕肚已经相当明显,这样下去,恐怕又是两胎。

    她毕竟已经不是盛龄,他担心有个什么闪失,便带她离了墨京,往南边气候和环境都更好的地方去,也方便以后坐月子。

    楼之薇连打了好几个喷嚏,才揉着鼻子将身旁那个紧张的男人推开,一脸嫌弃:“现在知道担心了?昨天说了多少次不可以了,也没见你停啊!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昨天在湖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楼之薇差点没气得把他踹出去,清容楼飞还在外面呢,他也不知道小声些。

    看着妻子气鼓鼓的模样,白衣的男人只是笑着将她揽回怀里,下巴抵着她的额头,宠溺道:“好好好,下次我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下次!”

    见她不肯原谅,他便想法子换了一个话题,“对了,你怎么知道当歌他们有危险?”

    卓北楼自然是请不动州兵的,要不是她事先修书送往玄雾城,只怕救兵根本不能及时赶到。

    楼之薇推了推他,示意他老实点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呆子之前给我的那个锦囊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看了?”

    “看了啊。”

    以她的尿性,当晚就给拆开了,至于里面的内容……她当时看了,只是置之一笑。

    戴梓就知道胡扯。

    现在再想来,就有点坑爹了。

    不对,是坑娘。

    “上面写的什么?”他让她躺回自己怀里,动作轻柔。

    楼之薇分外同情的看了他一眼,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他只当是写了这次赤霄山庄的危机,所以她才能防患于未然,便没有再细问下去。

    马车粼粼的走在官道上,楼之薇默默感叹:你的危机,才刚刚要开始啊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