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500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27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东方羽阴邪的脸上有些发白,随即像想到什么似的,颤声道,“不对,你们不可能搬得动州兵!难道就不怕这事传到皇帝耳朵里,治你们一个谋反之罪吗?!”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暗自庆幸自己平时有关注朝廷动向,不然就这么被他们唬了去!

    离这里最近的州府就是玄雾城,一个没有封王的世子,哪里能权利借兵过来?

    更何况除了医术,鬼谷最精通的就是奇门遁甲,这是江湖上人尽皆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番思虑时候,东方羽断定这必定是对方联合起来施的障眼法,“危言耸听,既然已经叫了官兵来,为何不让他们现身?”

    “对,什么州兵,我看都是假的,抓了他们才是关键!”

    “敢戏弄爷爷,等把你们全部抓了,再在你们面前好好玩儿玩儿那劳什子的郡主,看你们能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个提议很快得到了众人的响应。

    “跟他们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?大伙儿一起上,我看那什么世子也细皮嫩肉的,一样能玩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卓北楼如玉的脸上几乎有一刹那的龟裂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他使了个眼色,沐泽立刻会意,迅速抱起卓当歌离开危险地带。

    紧接着,乱箭铺天盖地而来,几乎掩盖了天空。

    仿佛就是那个瞬间,那些鬼影从树林里显现出来,竟都是一个个铁甲长弓的士兵!

    赤霄山庄的人愣住。

    须臾间,已经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大胆狂徒,竟敢如此口出秽言,州兵听令,把这些草莽全部拿下!押解回州府听候发落!”

    为首的官兵一声令下,无数的人影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州兵……真的是州兵。

    他们竟然有办法搬动州府的守卫!

    赤霄山庄的人自然不可能敌得过训练有素的官兵,有胆小的更是拔腿就跑,人心四散,死的死伤的伤,没一会儿就被尽数押解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东方羽面色灰败,不可思议的看向众人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刚刚的趾高气扬,如今尽数碎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为首的官兵上前几步,有些狗腿的道:“世子殿下,人已经都押下了,您看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说来也巧,当年玄雾城在北牧围攻之下固若金汤,全是靠了昌平公与忠义郡主镇守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们,如今多少人沦为亡国奴隶?现在别说是要借几个州兵,就算是让他们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啊!

    所以接了命令,他们立即就披星戴月的赶了过来,幸好没有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“大人言重,这次多谢大人出手相救,不然不仅是舍妹,我们恐怕都在劫难逃。”他过去扶了卓当歌。

    那条鞭痕尤其醒目。

    官兵立马就懂了,连忙道:“世子放心,这赤霄山庄本来在江湖上就尽做些鸡鸣狗盗的勾当,我们正愁怎么治理,这次人证物证俱在,正好连根拔除,也好给百姓们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当然,那阴阳怪气的东方羽自然是少不得一顿抽。

    卓北楼听了,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不过作为一个没有实权的世子,他是没有资格命令官府怎么做的。

    于是就笑了笑,以表欣慰。

    带笑的目光一转,须臾间落到了卓当歌身上。

    她打了个抖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有跟你说过,今晚好好在屋里吃桂花糕,不要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见她埋头装死,他拔高了音调。

    外患都解决完了,现在就是剩内忧。

    这丫头越大越不听话,再不教训就要翻天了!

    卓当歌见状想躲,却被他适时拎住后领,提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一旁的少年张了张嘴,本来想说些什么,但最后还是默默闭了嘴。

    这是别人的家事,他没有资格插嘴。

    卓当歌开始向封玉使眼色求救。

    他眨了眨眼,转过头全当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卓当歌不依了。

    她好歹也是出门给他送桂花糕的时候被抓的,还受了这么重的伤,他身为第一关系人,又是大夫,怎么能对她视而不见呢?

    “看别人做什么,自己闯的祸难道要别人帮忙善后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她本意也是为了救人啊,而且她都已经挨了一鞭子了,就不能当做已经教训过了吗?

    卓当歌开始绞尽脑汁如何才能耍赖。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教训她也得等她伤好了再说。”忽然,一袭药香从鼻尖飘过,她被另一个人拎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封玉终是硬不下心肠见死不救。

    别看卓北楼年纪不大,肚子里的坏水已经积了不少,加上自家老爹和那不靠谱的卓倾羽双重教导,假以时日定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    他为西苍的未来感到揪心,更不想卓当歌落在这个小狼崽手里。

    因为她一定会死得很惨。

    卓当歌求之不得,反手就抱住了封玉的手臂,撒娇卖萌耍赖道:“封大哥封大哥快救我,你看我都伤得这么重了,他竟然还要打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叫叔叔。”他咬牙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。”她继续耍赖。

    封玉狭长阴柔的眸子眯了眯,忽然放了手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诶诶诶,别别别,叔叔就叔叔嘛,那我叫了你‘叔叔’你可要罩着我哟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泼皮耍赖的性子是不是从她娘那里学来的,竟然可以把蛮不讲理演绎得这么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封玉也是服了。

    他无语的扫了她一眼,“跟我上药去。”

    来鬼谷住了两次,这小鬼就伤了两次,要是被墨京城的那一堆恶霸夫妻知道了,非冲过来拆了他的窝不可。

    所以为了谨慎起见,他要赶快治好这个小鬼,然后把这群乱七八糟的人全部丢出去,老死不相往来!

    封大神医下了决心,重新拎起她的后领,走了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没有半点美感可言,可他刚好高出她一个半的头,这样看起来,像在拎一只家猫,竟有一种诡异的和谐。

    卓北楼在后面看着,半天没说话。

    今晚的事情他们并没有告诉楼震关,所以明天问起来,少不了一阵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他才不慌不忙的将玉骨折扇收回腰间,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沐泽,笑得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我妹妹,对吗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