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97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24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声音很淡,却明显听得出里面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显然很在意她的隐瞒。

    卓当歌撇了撇嘴,如实道:“我知道你讨厌我,当时那么紧张的时刻,自然不能拖你后腿。”

    而且她当时是真没觉得伤有多严重,哪知道会动了筋骨。

    “赤霄山庄那些人是我惹上的,这件事本就跟你没有关系,明天我就去求外公修书一封,你拿着回墨京复命吧。”

    这次他也受了些轻伤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来领了个这么奇怪的任务,还挂了一身彩回去,只怕心里早就恨死她了。

    看来他们之间的恩怨,一时半刻没办法消停。

    卓当歌撇了撇嘴,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有吸引麻烦的体质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件事究竟要怎么解决,她还没有想到一个妥当的办法。

    要想不连累任何人,就只有自己去赤霄山庄找他们理论,可她现在这个样子,并没有长途跋涉的本钱。

    卓当歌有些泄气。

    柳眉轻蹙,在白瓷般的肌肤上挤出一条浅浅的沟壑,让人想伸手将其揉散。

    一旁的少年见了,手指动了动,最终还是没有做出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“你只管安心养伤,其他的不用想。”他不接受她的好意。

    卓当歌倒并没有觉得被冒犯,反而有些习惯了他这种冷冰冰的性子,索性翻身挪进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吧,我有些困了,你要是不忙,出去的时候就顺便帮我带个门。”

    这话也不是搪塞他。

    今天确实发生了太多事,她困极了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钻进被窝,没一会儿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均匀的呼吸声在房间里响起,时不时传来两声咂嘴。

    少年在旁边站着,无语。

    还有男人在房间里,这个笨蛋居然就这么大刺刺的睡着了?

    她的警惕性是喂狗了吗?

    沐泽很不高兴,却不能把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还是把踢落的被子捡起来给她盖好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卓当歌磨皮擦痒的养了半个月的伤,终于有了些起色,能够下床蹦跶了。

    只是刚下床就接到一个消息:鬼谷又来了位贵客。

    白净的少年穿着锦衣华服,长发披散,倜傥潇洒,俊逸非凡,贵气逼人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看到卓北楼的瞬间,她几乎要蹦起来。

    楼震关怕她又伤了哪,连忙扶住。

    卓北楼笑意盈盈的走过来,嘴角擒笑,干净的手指猝不及防的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哎呀,好痛!”

    “让你调皮,知道父王和母妃有多担心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每一次惹了祸,他这个做哥哥的都是要教育教育她的。

    楼震关心疼外孙女,没说两句便劝了下来。

    卓北楼没有办法,只能转头对封玉抱了抱拳,温声道:“见过封神医,这次多亏您出手相助,父王让我替他问声好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温和有礼,带着些少年的稚气。

    封玉哼了一声,并不买账。

    大灰狼家的小狼崽,跟那腹黑一个样,贼眉鼠眼的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卓北楼不明白为何刚开口就被嫌弃了,只当时自己哪里说错了话,正要再细问,就被兴奋的卓当歌拉到一边话家常去了。

    “哥,爹爹和娘亲还好吗?他们有没有想我?”明亮的眸子里闪烁着兴奋,如皓月金辉。

    卓北楼宠溺的笑了笑,正要回答,忽然生出一个主意,当即拉下脸道:“嗯,是挺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见他这副表情,卓当歌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下意识的问:“……哥,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只是你这次实在太莽撞,父王和母后都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了等你回去一定要好好罚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罚?”剔透粉嫩的小脸苦兮兮的皱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卓北楼想了片刻,认真道:“体罚。拿棍子打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,娘亲不是一直说体罚不是好的教育方法吗,而且她从来都不打我的!”卓当歌开始怀疑他说话的真实性,可小小的身子却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抖。

    娘亲生气起来最可怕了。

    光是想想她都怕得想逃跑。

    卓北楼眼睛转了转,露出一抹狡黠。

    正再要吓唬她的时候,身后忽然起了一阵风,他下意识的躲开,避过了刚刚的“暗算”。

    转过去,封玉正阴测测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只小狼崽,跟那家伙一样坏。本神医提醒一句,最好不要随便吓唬她,不然再动了筋骨,可不是半个月能好的了。”他显然已经看出了卓当歌想逃跑的意图。

    其他的他不想管,但毁坏他的医疗成果,那绝对是要被收拾的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只因为他鬼谷的药材很贵!

    这群人蹭吃蹭喝不给钱就算了,还想暴殄他的药材?

    门儿都没有!

    撂下话,封大神医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,转身回药庐去了。

    卓当歌听出这句话里面的关心,兀自傻乐了一阵,才被众人小心翼翼的抬了回去。

    听了大夫的话,他们可不敢再让她乱跑。

    待所有人离开之后,鬼谷门口再度安静下来,只剩细微的鸟兽虫鸣之声。

    许久,草丛里忽然出来两个人的低语:“大哥,这就是鬼谷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回答:“八十一道生死门,果然名不虚传,看来想强闯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笑了笑,声音有些诡谲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我们本来只是想教训那个不长眼的婆娘,谁知道她竟然跟鬼谷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正好,破门之后掳了鬼谷医仙,让他日日为庄主炼药,岂不美哉?

    传说鬼谷中有无数的天材地宝,够他们用之不尽。

    越是这么想,两人眼中越发贪婪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在这附近搜寻了近半个月,要不是卓北楼来了,他们还真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所以说皇天不负有心人,这头功,必然是他们的。

    “我看那鬼谷医仙娘里娘气的,说不定是个女扮男装的小妞。你且去叫人,到时候论功行赏的时候,咱们一起分!”

    “好!我这就去!”

    另一人兴奋的应下,转身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而谁都没注意到,远处某个巨石上,一双眼正冷冷的盯着他们,看不出情绪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