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96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23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我……我娘亲?”卓当歌愣了愣。

    她不是很明白他为什么会忽然提到娘亲,而且听语气,似乎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封玉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,点了点头,道:“对,我认识你娘。”

    银色的发丝从脸侧垂了几根下来,慵懒随意,看得卓当歌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他只是笑笑,继续道:“小鬼,你可以把我当做长辈、朋友,亦或者你想学医术,我也可以教你。唯独此刻你心中所想的那件事,不行。”

    他心悦的人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那个人,不是她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?”她颤声开口,嘴唇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小小的脸上带着些局促和不安,明明连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在发抖,却强撑着坚强。

    这副样子,比任何一个落泪的女子都更让人疼惜。

    封玉眉角动了动,有些心软。

    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孩子,儿女情长的事情又懂得了多少?不过是说说罢了。

    也许多年以后回想起这段荒唐往事,她也会觉得不堪回首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态度放软了些。

    “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问……”

    她垂下头。

    蝶翼般的长睫轻轻颤动,如蝴蝶振翅欲飞,游戏花丛。樱色的唇在贝齿下咬出一道白痕,娇俏可人。

    封玉看了两眼,挪开了眼。

    只听卓当歌问了句:“你喜欢的那个人,是、是我娘亲吗?”

    如一道惊雷,在小小的房间中炸响。

    女人在感情上有天生的直觉。

    哪怕他只是第一次提到,哪怕只有一句,她也从中听出他从未有过的温柔和欢喜。

    他喜欢的那个人,居然是她娘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封玉没有回答,实际上,他也觉得很吃惊。

    他说了什么吗?

    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啊!

    这小鬼是怎么发现的?!

    封大神医的脸上有些讪讪的,偏又想不出什么辩驳的话,只能顾左右而言他:“大人的事,小孩子别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果然喜欢我娘亲。”

    封玉:……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卓当歌又道:“可我娘亲已经嫁人了,你放弃吧。”

    封玉:……

    “你再看看我,虽然小了点,但也已经及笄了。娘亲曾经说过,身高不是距离,年龄不是问题,真正的爱情是可以跨越生死,跨越性别,甚至跨越物种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见她越说越离谱,封玉连忙叫停了她。

    原以为她会伤心欲绝,亦或是哭得梨花带雨,现在看,她根本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!

    封玉气得差点心肌梗阻。

    他狠狠瞪了眼面前的小鬼,试图用犀利的眼神让她住嘴,可没想到她自己来了兴致,噼里啪啦的说得欢快。

    一会儿说她娘亲确实很好,一会儿又说她也不差。

    封玉在旁边听着,差点就精分了。

    疯女人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,教的都是些什么跟什么?

    有这么教女儿的吗!

    封大神医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

    “以后这些话,不许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诶,别走啊!喂!”

    气走了封玉,卓当歌才意识到自己失言,有些失落,不过片刻后又打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原来他喜欢的是她娘亲。

    不错,很有眼光。

    她从小就立志成为像娘亲那样的女人,现在自然更有动力。

    封玉不知道她心中所想,只觉得这一家人都疯疯癫癫,没一个正常,简直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去他的伤心,他一定是脑子进了水才会跟她说这么多废话!

    “封神医。”

    院落外,沐泽正如雕像般站着。

    他淡淡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封玉点了点头算是回应,脚步却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走出太远,就听到身后道:“她……还好吗?”

    声音带着些陌生的情绪。

    封玉停了下来,饶有笑意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小鬼从头到尾都带着些与年龄不相符的老成,有礼客道,却也冷漠疏离。

    在鬼谷的这些日子,他从来不关心任何事,今天却独独问了卓当歌。

    有猫腻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出于私心还是出于好心,封大神医挑了挑眉,往他这边挪了挪,一脸严肃,“她,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不好法?”沐泽心里一咯噔,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她伤了筋骨,怎么会好?本来姑娘家身子就弱,这样的伤恐怕一时半会儿好不了,可她偏偏又是个不安分的,不肯安静养伤,你若是空了,就去好好劝劝她吧。”

    俗话说,姑娘家的闺房是不能随便进的。

    但是俗话又说,江湖中人不拘小节,所以上一条并不成立。

    封大神医给了他一个进去的理由,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甩一甩衣袖,不留功与名。

    沐泽在原地站了半天,藏在袖子里的手忽而松开,忽而又握紧,似乎在天人交战。

    终于,他暗自咬了咬牙,转身进去。

    屋里,卓当歌兴奋了许久,忽然觉得有些口渴,便摸索着要起来倒些水喝。

    可还没来得及走上两步,就被一个大力抱起,稳妥的放回了榻上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他皱眉,表情似乎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卓当歌有些莫名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他重复了一遍,并不说其他的事。

    像这种木讷的男人,钻了牛角尖就很难出来。

    她没有办法,只能如实道:“渴了,想去倒点水来喝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一杯水就递到了嘴边。

    她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去倒的水,动作太快,让她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“快喝。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两个字,有些像是命令,又有些像是劝说。

    模棱两可。

    卓当歌愣了半天,最后还是弱弱的接过来喝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她把杯子还给他。

    沐泽没有说话,只是转身去又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卓当歌没有再接。

    她已经喝够了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,他也不多说什么,只是将杯子放到一边。

    高大的少年愣愣的杵在旁边,气氛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“呃,你……那个,还有什么事吗?”卓当歌眨了眨眼,决定打破这诡异的沉默。

    虽然娘亲教了她很多先进的思想,也教了她很多跑火车的段子,但理论是理论,就这么跟一个不熟悉的男子独处在闺房里,她还是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相反,封玉就不会。

    他身上有一种让人安心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受伤了为什么不说?”他质问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