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92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19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大义凛然的将他鄙视了一番,她转身准备走。

    却不想踩到一块不规则的石子上,手上的茶碗飞出,而她更是狼狈的往前摔去。

    沐泽眼睛沉了沉,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就在她粉嫩的脸蛋要贴上大地的时候,一个力量忽然揽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动作并不是很美好,但好歹救了她一命。

    沐泽单手将她夹在铁臂下,另一只手接住茶碗,转身,分毫不差的将洒出来的茶水接了回去。

    霎时间,茶香四溢。

    “好茶。”他的声音很淡。

    卓当歌脸红了。

    气的。

    “好个屁!你这个登徒子!快放我下来!小心我去跟外公告状!”小拳头奋力的捶打他的胸膛,双腿也不停的扑腾,却怎么都挣脱不开他的钳制。

    这个姿势实在太丢人了,要是被别人看见了,她的一世英名还要不要了?

    她拼命挣扎,粉臀时不时的擦上他的腰肌,带来前所未有的触感。

    沐泽皱紧了眉,看了眼她气得红彤彤的脸颊,忽然手一松,如愿将她放开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放得突然,卓当歌一点准备也没有,“啪”的一声摔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而沐泽则是端着手上的茶,仰头喝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他今天在这里修复护山大阵,带来的水喝完了,正在歇凉,她就端了碗茶来。

    这茶,味道不错。

    “好茶。”他又说了一遍,目光在她身上多停留了半秒。

    卓当歌哪有那么多心思跟他讨论茶道,她只知道,自己被这个可恶的家伙摔了个狗吃屎!

    狗吃屎知道吗!

    她身为郡主的尊严何在!

    啊啊啊啊啊!

    气死她了!

    “沐泽!你这个混蛋!我卓当歌跟你没完!”娇咤声在空旷的地上炸开。

    她忍无可忍,终于拔了腰间的短刀,表示要跟他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可被宣战的人早就已经将她抛在脑后,解了渴,一个飞身上了巨石,继续做事去了。

    卓当歌学艺不精,轻功上不了这么高的巨石,只能在下面放狠话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依旧没得到回应。

    卓当歌口水都骂干了,口干舌燥,喉咙也烧得不行。

    但是她并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,于是就跑到附近的林子里去找个几个果子,准备回来继续再战。

    可哪知道,果子刚一拿回来,巨石上的人又飞身而下,在她手里夺了一颗,再度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你你!沐泽!你这个混蛋!”卓当歌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若他就在她面前,她还能逼他亮出武器跟他打一架,可像这样打游击战术的,她根本就拿他没办法!

    意识到敌我实力悬殊之后,卓当歌决定收拾情绪,回去制定缜密的对敌政策,争取下次实现反打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终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片刻后,巨石上不慌不忙的探出来一个头。

    远处窈窕的背影渐行渐远,他抬手,咬了一口果子。

    挺甜的。

    冰冷的嘴角难得有了些弧度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三日后,护山大阵终于被修复。

    封玉不得不感叹沐泽是个奇才,顺道也旁敲侧击的打探了下教他阵法的高人究竟是何许人也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小鬼嘴巴紧得很,随便怎么问都缄口不言,她也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搞定了留在鬼谷的最后一件事,众人就要启程回墨京了。

    卓当歌依依不舍,但是又想到前几日跟封玉说的那些话,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,怎么都搬不开。

    楼震关见她脸色不好,只当她是舍不得,简单说了两句,就吆喝着众人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好耶好耶,终于要回家咯!”小不点兴高采烈,头一个翻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他毕竟年纪小,又离了家这么久,不想家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沐泽一声不吭的站在马车边上,没有任何人的指示,主动承担车夫的职责。

    “当歌当歌,你还愣着干什么呢?快上车,我们要走了!”小不点心急的催促。

    他想娘亲做的菜了,这么多天没回去,两个哥哥肯定把他的那份都给吃了,真是便宜了他们。

    有了这次的经历,他发誓以后一定要远离卓当歌这个害人精,跟她在一起就没遇见过好事!

    “当歌,走吧。”楼震关上来拍了拍她的背,也劝道。

    卓当歌咬着嘴唇,白瓷般的肌肤上有一层健康的色泽,红唇如画,妩媚惑人。

    明亮的眸子死死盯着不远处银发的神医,眼中情愫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封玉只是淡淡笑了笑,朝她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毫不挽留。

    忽然,她像下了决心似的,上前一步,大声道:“我是不会放弃的!”

    封玉笑容僵住。

    不等所有人反应,她就转身跑开,跳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车帘遮住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楼震关努力咽下刚刚升上来的那口血,也上前一步,道:“我是不会同意的!”

    封玉:“……滚。”

    于是叱咤疆场的楼大将军,就被毫不给面子的踹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沐泽淡淡抱了抱拳,当做告别,也拿起缰绳驾车离开。

    “哎,这群祖宗总算是走了,每次来我这里都白吃白喝,真当我这里是慈幼坊了?”封玉很不爽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次他们谁再来,全部给我挡在门口,不许放行!”封大神医气冲冲的放了狠话。

    旁边的白术想笑又不敢笑,只道:“主人此话当真?那若是……”若是那个人来了,也不让进吗?

    话没出口,封玉久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狠狠瞪他一眼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官道上,马车快速的走着,沐泽一人坐在车外,非常尽职的担任车夫的工作。

    车帘里,几人的谈话隐约传来。

    “当歌当歌,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漂亮姐姐的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姐姐!人家是男人啦!男人!”

    “哦,那这么说就是喜欢咯?”

    别看小不点个头不大,坏水却不少,这么几句话下来,就已经白想问都都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卓当歌气得跺脚。

    接着是楼震关的声音:“当歌啊,不是外公说你,他是真的不行啊,你知道他都多大年纪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难道外公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就是不知道啊!他说自有驻颜之术,那万一是个上古老妖怪呢?你看他头发都白了,说不定已经上百岁了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