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91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18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卓当歌只觉得心口都被揪紧了,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封玉一直不愿意接受自己,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位“心上人”呢?

    “你能打开这个机关?”封玉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看到她手上的东西,原本的急切转化成一种莫名和诧异。

    这个锁是他从九连环中获得的启发,没想到今天却被一个小鬼解开了。

    偏偏还是那个女人家的小鬼。

    封玉脸上有些不自然,“这匣子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想拿回来,却被忽然反应过来的卓当歌抱着“物证”躲开了老远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素白的手上是一团黑黢黢的不明物体。

    封玉脸色有些难看,“不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显然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可卓当歌却来了莫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她甚至隐隐觉得,这里面的东西能让她弄明白他为何不愿意接受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告诉我,我、我我……我就不把它们还给你了!”有了这样的想法,她顿时连说话都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封玉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不要小看小鬼,小鬼有时候也是很难对付的。

    “那是桂花糕。”沉默了片刻,他终于妥协。

    “桂花糕?!”

    卓当歌不可思议的看着手里的那几团黑色物体,差点没把眼珠子掉下来。

    虹姨最喜欢吃桂花糕,每次来的时候都会给她们带上一些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吃过各式各样的桂花糕,就是没见过眼前这种……独树一帜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什么桂花糕啊?”

    “有个笨蛋和面的时候掺多了水,不能成形,就傻乎乎的拿到油里去炸,结果又没把握好火候,炸糊了。”还弄伤了手。

    封玉每每想起这件事,眉梢眼角都会露出些笑意。

    嘲讽的,嫌弃的,更多的是让人看不透的宠溺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他的眼中似乎有一个人影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看清那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“做得这么差还好意思拿给我吃,真是不要脸。”他的思绪似乎又回到那个午后,鸡飞狗跳,又充满了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卓当歌觉得心口酸酸的。

    这是他心中最美好的回忆,却没有她的参与。

    “那这支金步摇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那是某个笨蛋又要征用本神医的劳动力,又给不起酬劳,所以抵在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他当时拿这个,是因为看起来最值钱,现在想来,倒是挺有先见之明。

    毕竟那炸糊了的桂花糕他用了许多方法才保其多年不腐不烂,而这金步摇,却不需要费这么多心思。

    除了那一套时常会用到的金针,这两样他都放在匣子里收着,只是没想到今天会被她捡了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的问题我都回答了,现在可以把东西给我了吗?”他朝她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卓当歌眨了眨眼,明亮的眸子里氤氲出一层雾气,忽然道:“我能知道……她是谁吗?”

    那个“她”一定是对他无比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为了“她”,他心旌摇曳,亦心如磐石。

    封玉顿了顿。

    这次,他许久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无端的沉默滋长了某些情绪。

    卓当歌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。

    哪怕是她惹了祸,娘亲要罚她的时候,她都没有这么害怕。

    她怕他说出来的是一个无比完美的女人,一个她永远也无法战胜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她就真的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是我最爱的女人,除了她,我不会爱上别人。”

    他对她,至死不渝。

    这样炙热的告白,他从未对任何人说过,如今却在一个小鬼面前说了。

    封玉觉得有些可笑。

    在面对那个疯女人的时候,他连一点多余的心思都不敢表现得明显。

    因为知道自己没有胜算,所以不想输的时候太难看。

    可他早已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哪怕今生今世都再无可能。

    此生,亦不悔。

    卓当歌颓然的坐在地上,小脸蒙上了一层阴郁,眼角下泪痣微动,泫然欲泣。

    哪怕没见过那个人,她也知道自己赢不了。

    在提起她的时候,他眼中有从未见过的欢喜,不同于平日的懒懒散散,是真正的欢喜。

    卓当歌耷拉着小脑袋,将东西小心翼翼的收回匣子里,又扣好了锁扣,递到他手上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她强忍着不哭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她把之前带来的那碗茶也端了起来,像是要收拾掉自己所有的狼狈一样,逃窜而去。

    封玉看得无奈,却也只能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“看吧看吧,让你眼瞎。现在你家小鬼喜欢我,真是因果报应。”他故作轻松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若当初楼之薇真是选择跟他来鬼谷过逍遥日子了,那他家的小不点岂不是要看上贤王府的那匹狼?!

    大灰狼那么腹黑阴险的人,肯定会来者不拒的,哪像他这么君子?

    所以说疯女人瞎啊!

    “哎,早知道做做样子气一气那匹恶狼也是好的……算了,我才不像他那么没品。”封大神医自言自语片刻,才甩着袖子走了。

    卓当歌走了许久,也不知道究竟要去哪里。

    她在想那个女人究竟有哪里好,好得能让他这般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又想既然他那么喜欢人家,为什么不去寻她,而要躲在这与世隔绝的鬼谷,每天与两个大男人干瞪眼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都还没有完全了解我,又怎么知道我比不上她呢?”她孩子气的抱怨。

    忽然,感觉到一束目光落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冷冰冰的,没有温度。

    抬头,沐泽坐在一颗巨石上歇凉,上半身的衣裳已经退了下来,露出精壮的体魄,还有些斑驳的伤痕。

    她不禁拿他与自家兄长做对比。

    有一次她误闯浴室,见到还未穿上上衣的兄长,哥哥的肌肤干净且莹白,充满了少年人应有的朝气与稚嫩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人,却像是一块饱经风吹日晒的顽石,坚韧,深沉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吗?”他面无表情的擦拭着下颚的汗水,看着地上呆呆的少女,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不是说大户人家的小姐都矜持高贵吗,哪有想她这样盯着男人的身体看的?还看得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卓当歌终于反应过来,脸红了一瞬,又迅速镇定下来,状似不屑的别开脸,“嘁,小屁孩一个,谁稀罕看你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