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87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14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不愧是我的乖孙,这些年真是没有白疼她!”楼大将军感动得几乎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封玉额角抽了抽,觉得他找错了重点:“她也差点害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者无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真是一遇到她们娘俩就果断放弃了自己的智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乐意,你管得着吗?你这是嫉妒。”楼大将军对于这种善妒的小人嗤之以鼻,并表示不予理睬。

    眼睛在他身上转了一圈,才道:“我说,你究竟多大年纪了,怎么十几年来都没什么变化?娶老婆了吗?”

    不会是个老妖怪吧?

    “我鬼谷自有驻颜之术,至于本神医是否婚娶……不劳楼大将军费心。”他冷哼一声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楼震关一个人在床上自言自语:“娶不到老婆就娶不到老婆嘛,又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,闹什么别扭。我还鳏夫呢,不也过得挺好?”

    片刻后,他又像想到什么似的,继续道:“不过话说回来,这么讨厌的性格,只怕也没几个姑娘会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忽然眼前金光一闪,楼震关眼疾手快,连忙伸手接下。

    一根金针在黑夜里散发着不善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再废话,我扎死你。”他的声音阴冷而危险。

    楼震关顿了两秒,立即道:“看吧看吧,我就说你这个性格很讨厌吧,还死不承认!”

    他显然没有寄人篱下的觉悟。

    用生命来作死,大概就是指的楼震关这种人了。

    封玉撇了撇嘴,不想再跟他浪费时间,转身消失在门外。

    外面的夜色朦胧而迷离,月辉清清冷冷的铺洒下来,给他的银发落下一层皎皎的光辉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似真似幻。

    卓当歌正好走到院子门口,看到这一幕,还没来得及反应,身子就先于她自动躲到了旁边的竹林里。

    这个角度看过去,他显得有些消瘦,又多了些平日里不常见到的清冷。

    神资高彻,如瑶琳琼树。

    有着一股倾世的风华。

    原来男人可以比女人还美。

    “……看够了吗?”他不知何时看向这边,深邃的眼眸中看不出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是刚刚才来的。”她急切的解释。

    封玉没有多说什么,自径踏过青石小路,走出了院落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醒了,精神好得很,你想去看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卓当歌咬了咬下唇,目光迟疑的飘向屋子,又转而落到那个略显萧索的背影上。

    秀美的眉头紧紧皱起,似乎在天人交战。

    末了,才朝着屋子的方向做了个抱歉的手势:外公,你先好好休息,当歌一会儿再来看你,啊?

    而屋子里,听闻外孙女对他很是担心的楼大将军,正躺在床上傻乐:“嘿嘿嘿,我乖孙真是心疼我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他知道了外孙女的心意之后,会不会气得当场晕过去。

    有时候仔细想一想,楼大将军其实也挺可怜的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鬼谷有一座后山,青石板的路面在夜里看得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卓当歌小心翼翼的跟着前面那人,一路拾级而上。

    他走到崖边一块空地,才悠悠停下。

    这里离月亮更近,恍然看去,那人仿佛就要踏月而去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她下意识的向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封玉转头,不解:“怎么还是跟来了,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呃,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。”

    “封玉。”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美人如玉。

    亦或者,他比玉更美。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他笑问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卓当歌眨了眨眼,周围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一秒。

    两秒。

    三秒。

    “你娶妻了吗?”

    同一个问题被连续问了两遍,封大神医觉得受到了侮辱。

    “娶了,娶了十个!”

    “我娘说,人在说谎的时候眼睛都不会看向对方,所以你还没有娶妻,对不对?”她笑嘻嘻的往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明眸皓齿,眼波流转。

    封玉却没这么好的心情。

    疯女人果然是个很不靠谱的娘,怎么能尽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    难道就没有人告诉他们,这种随便揭穿别人老底的行为很不礼貌吗?

    “封玉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!”

    响亮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悬崖边上,清脆爽朗,几乎响彻云霄。

    她热情如火。

    封玉愣了好半天,才像失忆了一样将记忆跳回到半刻钟前:“你找我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事的话就快些回去吧,小孩子家要早些睡觉,睡晚了对身体不好。”他像一个长辈一样谆谆教诲。

    卓当歌的脸红到了脖子,“我不是小孩子了,我已经十六岁了!我喜欢你,从……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我多大了吗?你看,我头发都白了,要是让你娘知道你喜欢了一个老头子,肯定不会放过你的。”也一定不会放过我。

    封大神医哭笑不得,并企图用年龄的鸿沟来吓退她。

    活到这把岁数,第一次接受姑娘家的告白,没想到却是个小屁孩。还是他亲手接生的。

    那句话原本是怎么说的来着?十年之后,我若未娶,你若已嫁,叫你女儿出门小心点?

    这个感觉,还真是曼妙。

    “我娘说,喜欢一个人是不必在乎对方家世如何,身材胖瘦,年纪大小的,只要他心地好,对我也好,就可以!”卓当歌又向前走了两步,靠得更近了些。

    某人已经从哭笑不得渐渐演变成了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“我心地可不好,别忘了我差点害死你外公,说不定我真是想杀他呢?你还小,不知道该如何分辨好人坏人,今天这话我就当做没听见,天色不早了,快些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他不敢再在这里逗留,眼看就要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卓当歌迅速发现了他的企图,并拦在了下山的必经之路上:“好,就当我是小孩子吧!那你是大人,怎么能逃避问题呢?”

    她抓着他的袖子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封玉抿了抿嘴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喜欢我什么?长相?还是……性格?”

    楼家的那个老头说得对,他这样的脾气,应该是没有姑娘家会喜欢的,活该孤独终老。

    所以她喜欢的,还是他的样貌了吧。

    “小鬼,听我一句劝,容貌皮下皆为白骨,再过数年,我不过也是个皱巴巴的老头子罢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