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86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 (13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卓当歌!你脑子被驴踢了啊!”江亭枫跳上桌子,狠狠拍了一下她的头,“他就是害楼爷爷的人,你还敢放心的把人交给他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!快跟我进去救人啊!”

    他约莫只有卓当歌的腰那么高,却还是拽着她的袖子,拼命往房间的方向拖,就怕再晚就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僵持的时候,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封玉走出来,脸上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卓当歌心头紧了紧,上前道:“我外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好他事先吃过抑制毒素的药物,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他叹息一声,眼中又有些责备:“带着病人这么长途跋涉,你知道自己有多乱来吗?如果我没赶上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卓当歌自知理亏,咬了咬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江亭枫却跳了起来,指责道:“明明就是你给楼爷爷吃了有毒的方子,现在还敢恶人先告状了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敢做不敢承认了?!”小不点人插着腰,努力扬起鼻孔对着他。

    封玉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鬼又是谁,你弟弟?”

    “喂,回答我的问题!不要无视我啊!”

    被无视的江亭枫很生气,挥舞着拳头就要冲上去跟他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封玉蹲下,一只手撑住了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小小的拳头在他面前拼命挥舞,就是近不了他的身。

    他觉得有些头疼,毕竟这种精力旺盛的小不点,他是最不善应付的。

    卓当歌终于反应过来,上来将他拉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狗子,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狗子?这名字还真接地气。”封玉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鬼谷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,都是因为多了两个闹腾的小鬼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说说是怎么回事吧,他是吃了那方子才出问题的?”他走到卓当歌面前。

    她比上次似乎更瘦了些。

    这几天长途跋涉应该也没有睡好,眼睑下多了一层浅浅的青色,看起来相当憔悴。

    封玉皱眉。

    这个小鬼,真是太乱来了。

    “外公吃了你的方子就昏迷不醒,太医说是中毒了……”她眨眨眼,咬住了下唇,看起来好不可怜。

    “可让人验过药渣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当时走得匆忙,没注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封玉无语。

    不过他已经大概猜到了是中的哪种毒,也明白那方子里哪一味药能让人动这样的手脚。

    可缘由是什么呢?

    莫非那老头这些年又树了不少敌人,个个都恨不得他去死?

    “罢了,他现在也没什么大碍了。我让青峥白术去收拾两间厢房,你们先去休息一会儿,一切等他醒过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楼之薇,他一定会戳着脑袋骂她蠢材。

    可对于两个小鬼,他还是要拿出长辈的宽宏大量和沉稳睿智,不能在小辈面前失了身份。

    这几日神经紧绷,好不容易放下心来,她还是有些犹豫:“我外公,真的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封玉失笑,这小鬼本来应该是来找他算账的吧。

    伸手摸了摸脖子,上面有一道浅浅的伤口,浸出了点血。

    这种伤对他来说没什么影响,随便擦点膏药就好,他也不会跟她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卓当歌看见了,秀眉都拧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红红眼眶带着些晶莹,泫然欲泣。

    “我会治好他的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哭!真的……不是你?”

    封玉笑得有些无奈,“我要是真想杀他,又何苦花这么多时间去救他?哎,罢了,跟你们也说不清楚,若不愿留下,我派人送你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意外的是,对这个问题她反应得很迅速,“我、我要留下来……照顾外公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那我让人去收拾房间。”慈爱的拍了拍她的头,他转身去吩咐白术。

    端足了长辈的架子,封大神医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,仙气十足的走了。殊不知某人在他身后,粉嫩白皙的脸蛋早已经红到了耳根。

    一只手按在头顶,心口狂跳。

    他……他刚刚……

    “当歌?”小不点试探的叫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回应。

    “当歌!”他加大了音量。

    卓当歌这才反应过来,疑惑道:“啊?啊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看你……”就是一副很有问题的样子啊!

    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娇羞过了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楼震关病情稳定,当天晚上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睁开眼的时候,他还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“唔?府里的陈设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劣质了?莫非是那酸秀才又拿着我的月例去扶贫济困了?怎么不拿他自己的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寒舍简陋,真是委屈楼大将军了。”封玉在旁边冷笑了两声,心情顿时很不美丽。

    这丫敢嫌他鬼谷穷?

    丢出去!

    楼震关还没反应过来:“娘炮?艾玛,我这次真是病得不清啊,都开始产生幻觉了。齐苗?齐苗!快来个人啊,请个太医过来,我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必那么麻烦,楼将军哪里不舒服,本神医给你扎两针就好了。”他话还没有说完,封玉就已经拿着金针走了过来,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震关这才反应过来,他没有在做梦。

    面前这人确实是封玉无疑!

    “卧槽,你又来墨京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里是鬼谷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封玉懒得再跟他废话,言简意赅的把大概的情况解释了一遍,末了又问他最近是不是又结了什么新仇。

    楼震关很坚决的摇头,表示这些年与邻居和睦友善,对同僚关爱有加,才不会有什么要命的仇敌。

    封玉一脸不信的看着他,也懒得去深究他究竟有没有说实话,只是嘱咐他好好休息,养好了身子早些滚蛋,不要扰了他的清净。

    “我说,娘炮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……神医,究竟是谁带我过来的啊,是……薇薇吗?”他问得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他还是有些了解这个女儿的。

    这十余年来,要命的危机也有那么一两次,可楼之薇却没有再上门求过他。

    她欠了他太多。

    所以她选择不见,不再消耗他的一番情谊。

    封玉淡淡看了他一眼,才道:“不巧,你宝贝外孙女手上的那张药方,是我开的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