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85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12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我记得商陆根有逐水、散结的功效,正合我爹的病症,难道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太医抓着小胡子,摇头道:“王妃有所不知,商陆的白根确实有此功效,可商陆的红根是有剧毒的,不知是谁将白根换成红根混在药材里,才让昌平公变成现在这番光景!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抓药的时候抓错了?”

    “商陆红根剧毒无比,只能外用,按理说应该不会抓错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晃了晃,险些没有站稳。

    有人是故意想要害楼震关,可是那人是谁,又是为了什么,这些都还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“我爹……可有救?”

    “老夫已经给昌平公吃了抑制毒素的药物,一时半会儿不会有大碍,这便去跟众太医商量对策。”

    向众人解释了现在的情况后,他便带着其他几位太医退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恍恍惚惚,只能靠卓君离扶着。

    “冷静些,岳父吉人自有天相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即刻让人去查那家药铺,不过药方子究竟是怎么来的,你为何放心给他服用?”

    “那是,封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见清容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,嘴里大呼不好。

    楼之薇以为是楼震关有个什么好歹,整个人都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卓君离扶住她,狠狠瞪了眼清容,“不要一惊一乍的,有什么事情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……回王爷王妃,刚刚太医们过去为昌平公诊治,却、却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“发现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昌平公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而且小的过来的路上接到禀报,说有人看到郡主驾了一辆马车,匆匆从偏门走了,小的怀疑,可能、可能是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这才想起去看卓当歌。

    可她刚刚待的那个地方空空荡荡,哪里还有她的影子!

    “派人去追。”卓君离迅速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见第五经伦带着沐泽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爷,不如叫沐泽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老师?”

    “你别看他年纪轻轻,追踪人却别有一套。”他说得笃定。

    卓君离沉思片刻,点头,“那就劳烦这位小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见他肯首,沐泽抱了抱拳,转身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官道上,一辆马车正在飞奔。

    卓当歌拼命挥动着手上的鞭子,只恨不得马能再跑快点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脑袋从车帘角落处钻出来,可怜兮兮的道:“当歌当歌,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跟着追魂蜂走就行了。”卓当歌现在没工夫理他。

    她当时在锦囊上留下的追魂香,就是为了以后能在找到那个人,只是没想到,她会在这种情况下去找他。

    她要负责驾车,但是还必须有个人负责照看楼震关的情况,就只能随手拎了江亭枫来。

    可小不点上了路才发现,这尼玛根本就是条贼船!

    要是被爹娘知道了,肯定又少不了一顿胖揍!

    “当歌当歌,我就这么跟着你跑了,你说我爹知道之后会不会拆了我的骨头啊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他会把你绑在树上打,所以,不要想着现在倒戈,等我找到了那个无良庸医,治好了外公,自会回去找我娘请罪。”

    江亭枫:……

    他一定认识了一个女魔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人用了十天的时间才寻到鬼谷外围,彼时楼震关已经陷入了更深的昏迷,危在旦夕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们面前层峦叠嶂,山石耸立,根本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“咱们不是遇见鬼打墙了吧?”小不点蔫哒哒的坐在马车里,只探出一颗小小的头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风餐露宿让他瘦了好大一圈。

    “这里肯定是有什么阵法,你先歇着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追魂蜂进了山谷之后就再没有踪影,卓当歌绕了几圈都找不到法门,急得不行。

    最后,她还是决定强闯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知道鬼谷周围的阵法强横霸道,硬闯只能落得个血肉横飞的悲惨下场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孤注一掷的的时候,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他似乎睡了个午觉,阴柔的嗓音清清浅浅,及地的银发随意披散,蝶翼般的长睫在眼睑投下一层或深或浅的影子,妖冶而魅惑。

    卓当歌滞了一瞬。

    抬眼,只见他白玉般的手上拿着一个红色锦囊,旁边一只小蜜蜂正围着打转。

    “大中午的也不让人好好睡觉,嗡嗡嗡的在耳边吵死了。”他抱怨。

    这样似嗔似怒的声音最是撩.人,若是平时,她只怕早就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她很清醒。

    不等封玉反应,她就冲上去,将锋利的刀锋贴上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封玉愣了愣,瞌睡终于醒了些,垂首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高她约莫一个半的头,这样的身高差看下去,这个动作不但不具有威胁性,反而有些娇憨。

    封玉有些无奈,对于这个小丫头,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。

    跟她那个疯癫癫的娘亲比起来,她身上似乎多了些刁蛮,少了些狂妄。

    他弯身将锦囊塞到她手上,又耐心问了一遍:“到底怎么了,说给我听听?”

    卓当歌抽了抽鼻子,眼眶渐渐红了,最后,短刀“哐啷”一声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呜呜呜……救救我外公!”

    “你外公?他吃了药没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大夫吗?那快来看看楼爷爷吧,他快不行了!”江亭枫小小的脑袋从车帘里探出来,一脸急切。

    听罢,封玉迅速收起随意慵懒的模样,疾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马车里,楼震关面色发紫,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他神色一凛,立即拿出随身的金针封住他身上几处大穴,然后拿起马鞭对一旁的卓当歌道:“快上来,我带你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鬼谷很大,却没有几个人手。

    封玉将楼震关带进房间之后,就一直没有出来,只有一青一白两个身影不停进出,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卓当歌好几次想上去帮忙,却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,最后还是江亭枫将她拉了回来,勒令她乖乖呆着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能治好楼爷爷吗?”小不点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卓当歌心不在焉,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那药方究竟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