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80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7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算了,今天姑奶奶心情好,不跟你们一般见识,不过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。”钱雨梦撂下一句话,转身就打算走。

    卓当歌却忽然道:“诶,等等,既然人已经教训过了,为何不将他放下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让我留下他?”她眉梢抬了抬,“行啊,那你跪下来求我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愿意?也没关系,你既然有本事逞英雄,想来也是有些身手的,我看不如直接从我的护卫手上去抢吧,若抢到了,就是你的。”她笑得很得意。

    护卫也纷纷亮出了武器。

    明晃晃的刀光晃得人眼晕。

    “哎,以前杜大人在的时候,哪有人敢在大街上亮刀?”

    “这人还是即将上任的墨京府府尹的女儿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方恶霸呢!”

    百姓们的议论声传过来。

    护卫首领皱了皱眉,上前道:“小姐,此举不妥。老爷才刚刚进京,还请为老爷的声誉着想。”

    他又在钱雨梦旁边耳语了片刻,才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本姑奶奶今天大人有大量,不跟你们一般见识,动刀动枪的就算了,你若真想要他,就拿一千两银子来赎吧。”

    卓当歌挑了挑眉,“一千两?”

    “怎么,又想逞英雄又不想拿钱?你真当着天下有掉馅饼的事?别忘了,我爹是钱镇,墨京府府尹!”

    一千两银子买一条命,这已经是她对他们莫大的恩典,莫非还想讨价还价不成?!

    可是她忘了,那个少年的命本来就不是她的,更没有资格以此要挟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……似乎也没错。”卓当歌低头想了一阵,忽然认同的点了点头,“可是我现在手头没有一千两银子,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“没钱就别逞这个英雄!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“诶等等!”

    钱雨梦狠狠瞪了她一眼,眼中充满的阴鸷,“你又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没有钱,但是我可以用东西先抵押给你,然后回去拿银子来赎。”狡黠的眸子转啊转,多情又灵动。

    钱雨梦完全没有注意到,只问:“万一你抵的东西不值这个价钱,跑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,我把我弟弟给你,他可是我最重要的弟弟,我一定不会抛下他的!”卓当歌说得非常认真,就差在脸上写“我是好人”了。

    彼时江亭枫正坐在马车边上,百无聊赖的打着呵欠,心道这丫头的弟弟还在贤王妃肚子里没出来呢,她要拿什么抵给人家?

    难道去找世子大人来充数吗?

    再说了,以世子大人的相貌与气度,定是不愿意来参与这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,卓当歌的眼神已经溜溜的落到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江亭枫反应了半天,忽然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卧槽,这丫头说的“弟弟”该不会就是……

    还不等他开口,卓当歌就已经笑嘻嘻的朝他挥起了手:“狗子,来来来,姐姐跟你说个事。”

    江亭枫:……

    他现在的心情,就像贤王妃常说的那一句:有一万匹草泥马在心中奔腾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希望它们可以踩死眼前这个笨蛋。

    居然敢拿着风.流倜傥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他去做抵押?!

    这女人脑子一定秀逗了!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?”见他没有反应,她干脆亲自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圆滚滚的小团子被抱了下来,她也蹲在一旁,耐心的哄道:“你看那个小姐姐漂亮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漂亮。”

    一番艰难的天人交战之后,小不点还是选择了跟笨女人一起唱双簧。

    毕竟在敌我荣辱这种问题上,他们还是需要一致对外的。

    卓当歌非常满意他的配合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问你,现在让你暂时去那个小姐姐那里待一会儿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姐姐不要我了吗?”

    奥斯卡演技一秒上线,小不点睁着天下最无辜最无害的大眼睛,纯洁得就如雪上上一尘不染的白莲花。

    卓当歌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“狗子乖,姐姐只是回去拿点东西,很快就来接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好吧。”小不点不情不愿的点头。

    等终于“哄”好了江亭枫,正打算换人的时候,却听到钱雨梦道:“谁说要跟你们换了?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否则免谈!”

    她才没有多余的时间来跟他们玩姐弟情深的游戏。

    “你看他已经伤成这样了,带回去万一死了,你还背一条人命,岂不冤枉?不如早早给我,还能净赚一千两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钱雨梦现在想的并不是银子的问题,或者说她根本就不在乎那一千两。

    不管今天拿不拿得出一千两,她的护卫都会埋伏在他们回去的必经之路上。

    到时候,才真正让她常常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都这样求我了,便把这个臭乞丐给你好了。”她脸上闪过一丝狠厉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这位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江亭枫就作为“人质”屁颠屁颠的跟着对方走了,临走之前还意味深长的回头看了一眼,表情很是莫名。

    卓当歌一笑,已经在心中默默点上一根蜡烛。

    “还好吗?能不能自己站起来?”话是这么说,但她还是朝少年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动作并没有得到回应。

    伤痕累累的少年抬起眼,像尘封了千年的寒冰,只有无尽的漠然。

    “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要让人揍你了,你想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这个眼神真的很欠揍啊!”对方的态度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她,她依旧自顾自的说得欢快。

    渐渐的,那个眼神转变成了无语。

    “有病。”少年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清脆如流声入耳,却多了几分老成。

    他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哪怕有时候会碰到伤口,也只是淡淡皱了皱眉,连叫都没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真是奇怪,年纪轻轻却一点活力都没有。”卓当歌半坐在马车上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只道:“现在怎么办?那个女人手段狠辣,不会轻易放过你弟弟。”

    这大概是他对她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。

    卓当歌展颜一笑:“那我,也就只能祝她好运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