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80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6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一股浓郁的脂粉味传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看起来不过跟十五六岁的年纪,穿着烟罗紫的暗花细丝褶缎裙,身后还跟了六七个凶神恶煞的护卫,看起来并不好相与。

    江亭枫上下打量着他们,并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护卫手里拎了个少年,骨瘦嶙峋,伤痕累累,污渍和血迹布满了他的脸庞,看不清容貌。

    可那双眼睛却坚定而深邃,像广袤无垠的夜空,又像幽深寂静的长河。

    冷得像冰,狠得像狼,灰白得像是山巅的积雪,坚定得又如积雪的山峰。

    卓当歌掀开车帘走出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双眸子。

    哪怕已经重伤,也依旧没有半点惧怕。

    甚至在与她四目相接的时候,他眼中也没有别人的那种惊艳,而是漠然。

    仿佛现在的一切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卓当歌皱了皱眉,目光并未在他身上多做停留。

    她看向江亭枫,关心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,狗子,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说了很多次了,不要这么叫我!”

    士可杀,不可辱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笨女人再这么侮辱他的话,他就……他就去跟王妃告状!先关她三天禁闭再说!

    卓当歌丝毫不放在心上,过去戳了戳他粉雕玉琢的小圆脸,道:“没事就好,不然你娘该怪我了,快上车,我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本女侠什么时候见死不救过?”或许是觉得他的脸手感不错,她又捏了两把。

    江亭枫气鼓鼓的去拍,她躲,他又拍。

    本应该是紧张的气氛,两人却旁若无人的打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闹事的女子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究竟是什么人,竟敢不将我钱雨梦放在眼里!信不信我这就让人废了你?”娇蛮的声音充满不善。

    “钱雨梦……”卓当歌眨了眨眼,“这名字似乎没有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笨当歌,是新上任的墨京府府尹的千金。”江亭枫弱弱的提醒。

    卓当歌离京已经大半个月,自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。

    杜青冥年事已高,便辞去了墨京府府尹的职位,改由漠县县官钱镇接任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女儿都是这幅样子,那钱镇应该也不是什么善类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陛下究竟是怎么想的,竟找了这么奇葩的一家子人来管墨京府。

    那这以后的冤假错案岂不是会很多很多了?

    “看来,为了能够早日摆脱雌雄双煞的压迫,某人也是很拼命的在当一个昏君啊。”她在心中默默为卓倾羽点了一根蜡烛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太容易猜到了,无非就是想让朝臣对他失望透顶,要么逼宫,要么请柬,然后将另一个人推上去。

    可惜事与愿违,每次他处心积虑的准备搞点事情的时候,最后都会被四两拨千斤,赢得一身美名。

    卓当歌还是有点同情他的。

    毕竟反抗了这么多年都还在原地踏步,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现在卓倾羽在墨京百姓中的威望还是比较高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新人墨京府府尹一事,许多人还是持保守态度。

    有人疑惑:“她就是新上任的墨京府尹的女儿?不能吧,陛下如此英明,怎么会找这种人来管墨京府啊?”

    更有人劝说:“嘘!小声点,你没看见她刚刚的手段?啧啧,简直不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该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也真是可怜,不过是擦到了她的衣服,竟被打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钱雨梦或许没见过卓当歌,可是墨京城的百姓们却是认识的,不仅认识,她的大名简直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所以好戏还没开场,就已经有大批的观众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许多小贩东西都不卖了,就颠颠的过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别说了,这事本就不是我等管得了的,还是看那位姑奶奶怎么说吧。”

    钱雨梦还以为那句“姑奶奶”说的是她,心中得意,昂首道:“这样吧,今日姑奶奶我心情好,便给你们一次机会,若做得好,我便放过你们,如何?”

    她挥了挥手,护卫依言将手中伤痕累累的少年晃了晃,像是在示威。

    “哦?那你要我们做什么,才肯……呃,放过我们?”卓当歌挑眉,脸上勾起一抹玩味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跪下来求我,我就考虑。”她指了指身前的那块空地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眼前的女子是谁,只觉得那副长相分外扎眼。

    眉如远山墨黛,目光泠泠如皓月清辉,流波万种,眼角下一颗泪痣,妩媚妖艳,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这样完美无缺的容貌,足以让每一个女子恨得牙牙痒。

    钱雨梦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她讨厌这张脸。

    讨厌这张比她好看的脸!

    “你分明就是嫉妒她比你长得好,不过我娘经常说相由心生,你脾气坏,长得自然也就丑。”

    江亭枫不知何时爬回了马车上,也不进去,只左右摇晃着两腿,很悠然,也很欠揍。

    那句话更是毫不留情的戳到了钱雨梦的心窝子里,让她恨得牙牙痒。

    “混账!真是给脸不要脸!都给我上!打死他们!”

    话落,周围瞬间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议论声,只是那声音太小,根本听不真切。

    卓当歌不动声色的扫了眼周围,百姓们才重新归于寂静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撞了我们的马车,还想出手打人,真当墨京没有王法了?”

    “王法?从现在开始,这条街的王法我说了算!”

    卓当歌笑了笑,忽然指向她身后的那个少年,“那他呢,他又犯了什么错,为何要将他打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哼,这个臭乞丐走不长眼,弄脏了姑奶奶的衣服,自然该教训。不过你们也别着急,马上就要轮到你们了!”

    她显然已经气昏了头,手一挥,就要人上来动手。

    护卫们还有几个是清醒的,这毕竟不必在漠县的时候,天子脚下哪能当街伤人。

    若是有哪个不长眼的捅到了上面去,那岂不是惨了?

    为首的护卫两步上前,在她耳边低语了两句。

    她脸色先是震怒,后又缓缓趋于平静,最后,则成了压抑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光看这表情就知道准没好事。

    可惜,她今天遇见的,是卓当歌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