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78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4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当歌快马加鞭赶了五天,终于赶回了墨京。

    她急匆匆的抓了几贴药,就直接去了昌平公府。

    门口的侍卫见了她,连忙迎上来道:“郡主您可算是回来了!您究竟是去了哪里啊,大家都快急死了!”

    半月前她只留下一封书信,说是要去寻药救人,一走就再无消息。可怜这王妃又要照顾昌平公又要派人打探她的下落,人都清瘦了一圈。

    卓当歌抬了抬手,道:“我外公呢?好些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昌平公还是老样子,王妃正在照看着呢,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,我去看看。”她打断他的话,匆匆赶往楼震关的居所。

    刚走进院落,就看见一位美妇人端着食盘出来,上面是一个空空的瓷碗。

    长发盘的是随云髻,玉钗半敛,雍容端庄。

    年华给她带来的是风韵,而非沧桑。

    只是那眉眼间,多了些道不清的疲惫。

    卓当歌远远看见了她,连忙笑着扑上去叫道:“娘亲!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顿。

    抬头,某个脏兮兮的白影正飞速而来,眼看着就要扑进怀里。

    她眼中迅速闪过欣喜,但很快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脆响,下一刻,红彤彤的五指印已经落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娘……娘亲?”她不可思议的看向楼之薇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她还从来没被这样打过。

    卓当歌捂着火辣辣的脸颊,眼眶一红,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怒道:“你还知道回来?知不知道这些天你父王和兄长派了多少人手去找你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想去为外公寻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寻药?江湖如此险恶,你一个姑娘家,上哪儿去寻药!”说话的时候她指尖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究竟是愤怒还是后怕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卓当歌并没有负气狡辩,只是掉着眼泪钻到了她的怀里,“当歌知道错了,当歌以后再也不敢了,娘亲不要生气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耷拉着小脑袋,像极了小时候的模样。

    楼之薇实在再硬不起心肠来责备她,却又不愿轻易原谅,只能愤愤的别过脸,不去理会。

    她又撒娇的拱了拱,抱怨起这几天的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“娘亲你不知道,那些人好凶,我明明都给了他们买药的钱了,他们竟还追杀了我好几天。这些天女儿连顿好饭都吃不上,真的好可怜好可怜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什么人敢欺负你?看我不拆了他身上二百零六骨头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拳头卡卡作响的声音。

    转头,楼震关不知何时已经趴在窗台上,正气冲冲的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末了看见她脸上的红痕,又心疼的道:“她也只是心急,你怎么下这么重的手?当歌乖,疼不疼?快过来外公看看。”

    虽是叫她过去,可他自己也拼命的在往这边挪。

    可怜如今腿脚不灵便,只能杵着两根木制拐杖,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楼之薇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“爹!太医不是说了不让你下床嘛,怎么老是不长记性!万一又恶化了怎么办?”说着就要上前去扶他。

    楼震关却摆手道:“不不不,我自己可以。你现在还有着身子,自己当心点便好。”

    朱红色的细纹罗衫下,小腹已略微有了些形状。

    因为当初生卓当歌两人的时候她确实经历了一番风险,卓君离甚是后怕,此后便格外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只是智者千虑,前些日子还是不小心让她再度怀上。

    那几日卓君离整个人焦虑得整夜睡不着觉,精神状态都差了许多,以至于被压制了十几年的老岳父终于逮着机会反将了几军。

    本该是心情大好的时候,可惜某些人乐极生悲,没几天便遇上梅雨季节,关节痛得不行,蔫哒哒的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。

    太医们束手无策,这才有了卓当歌外出寻药一说。

    “外公,当歌没事的。”她抢在楼之薇之前扶住了他,“当歌这次出去给你寻了良药,不多时你便能好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撇了撇嘴,“太医都没有办法,你一出去就能寻到良药?没有见过病患就开出的方子,能有什么用?还是你以为天上真的会掉馅饼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,这、这药绝对有用的!”卓当歌红了脸,急切的想解释。

    “好,我问你,这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一个大夫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名大夫姓甚名谁,在哪里开的医馆,你又是怎么寻见他的?”

    “这、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说不出了?你不会是想说,你这么走在路上就遇见了他,然后对方就给你开了一副方子,还不愿告诉你名字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卓当歌憋得两边脸颊都鼓鼓的。

    她要怎么解释,事情就跟娘亲想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她畏畏缩缩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当歌,看病讲究望闻问切,急不得。更不是小孩子过家家,你担心外公我能理解,但是我也担心你。答应我,以后不要不辞而别了,好吗?”

    她心疼的摸了摸她粉嫩嫩的脸颊。

    这几天,她真是急得快疯了。

    卓当歌自然知道她是担心自己,所以哪怕是被打了一巴掌,她也只是扑到她怀里撒娇,而不是任性的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只是那药方……

    脑中闪过那双半睁半敛的桃花眼,还有那如银河般铺洒的白发。

    她心下一跳,忽然将几副药和方子都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那不如让太医们先看看,万一……万一有用呢……”她声音越来越小,说到后面,更是细弱蚊蚋。

    见她这么坚持,楼之薇柳眉挑了挑,终于还是接过了去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相信这天下还有这样的大夫,只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药方能将她女儿洗脑成这样。

    只是那张宣纸打开的时候,她整个人都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上面没有只言片语,仅有每一味药的用量,干净简洁。

    可那字迹,却是她曾经看过无数遍的。

    那本留给她的鬼谷医书里,写满着叮嘱与细致,无微不至。

    还记得他走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封书信:按时吃药!

    “这……你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卓当歌缩了缩脖子,如实道:“我去赤霄山庄拿了九转还魂丹,结果被他们追杀,后来在路上遇到了这个人,是他救了我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