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77章 番外 天若有情天亦老(3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他忽然轻声笑起来,阴柔嗓音格外好听。

    她撇开脸,双颊有两团极不自然的红晕,“我娘说,受人恩惠要知恩图报,我问你招牌在哪儿,自然是日后要来报答你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听你说起你娘,只是不知道你娘她……她……如何?”他或许是想问什么,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。

    最后干瘪瘪的两个字,模棱两可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自然理解成了另一种意思,得意的道:“我娘自然是天底下最好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你娘可有什么病症,说不定我能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?”她眨了眨眼,才道,“我娘哪会有什么病症,她每天不上房揭瓦我们就谢天谢地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揭瓦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娘就是个闲不住的,上次有个无赖在我家酒楼调戏良家妇女,说是……说是要人家唱什么十八摸,正好让我娘遇见了。”她两手一拍,一摊,脸上满满的都是无奈,“你猜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将人打了?”

    “打?”白衣女子丢给他一个“你还太嫩了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莫名遭到鄙视,他眨了眨眼,理智的选择闭嘴。

    “我娘她带着叫上酒楼里所有的打手,把那无赖十八摸了个透!”比起耍流.氓,她都是不敢跟娘亲比的。

    马车里的男人听罢,抽了抽嘴角,却没有露出多少吃惊的表情,反倒有些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是么。”他无声一笑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气氛再度陷入沉默,只有马车粼粼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告诉我你叫什么也没关系,我娘从小就教我不能白拿人家东西,所以你这药方我不能就这么拿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然后?”

    “我用一万两,买这味方子。”

    这话若是旁人听了,一定觉得她脑子有问题。

    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给的不知功效的方子,她竟张口就要给对方一万两。

    他无言的摇了摇头,才开口道:“无功不受禄,你还是先拿去给你外公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实在太容易相信人,真不知道能不能平安走回墨京。

    他转了头,想去叫青峥。

    可还没开口,就听到她认真道:“我也是这么打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?”他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鉴于你这药方功效未定,我自然不能将一万两给你,不如……不如你告诉我你家在哪儿,待我外公病好了,就去登门道谢,到时候一万两定亲手奉上。”

    对方笑了笑。

    原来并不是太相信人。

    她心里的小九九可不输她那狡猾的娘亲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她们母女两欠了他多少万两来着?

    算了,太久了,想不起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娘教过我,做人就应该视金钱如粪土,绝对不可以赖账!那一万两我一定会给你送过去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家到底在哪儿,你倒是说啊,万一这药没有效果,你还得重新给我开一副呢!”见他还是不肯开口,她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外公的病情拖不得,她需得尽快赶回墨京。

    可这人无论如何都不肯开口,难道她还要先跟着他回去一趟?

    对方脸上带笑,依旧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银发随意的散在两肩,无尽慵懒,艳胜桃李,灿若云霞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深深看了他片刻,忽然心一横,将一个红色的锦囊抛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,皱起眉头道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很久以前一个高人赠给我娘的,说危急时刻能助她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没有说话,眉头却皱得更紧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浑然未觉,继续道:“我娘说她这辈子过得顺风顺水,洪福齐天,用不上这个东西,就给我了,说当个护身符也好,所以这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给我?”

    “谁说要给你了,这东西我暂时抵押给你,到时候我会拿着一万两来赎的。千万别弄掉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也不给他什么反应的时间,拿起双刀就冲出了马车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响亮的马哨,黑马迅速出现在官道上,不一会儿就奔到了马车旁边,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她迅速翻身上马,冲着里面的人大声道:“我叫当歌,记住了啊。若是这方子没有用,我定会回来找你,若这方子有用,我便带着万两白银登门道谢!”

    说罢,马鞭一挥,就御着马急速而走,留下两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青峥默了半晌,才道:“主人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这姑娘性子真是急,若这天下有什么病连鬼谷医仙都治不好,那恐怕就没有谁能治好了。”他口中抱怨,手下马车依旧平稳。

    而此刻车中坐着的,不是别人,正是封玉。

    十六年弹指一瞬。

    他还是当年的模样,只是多了些沉稳。

    而当年那个丑丑皱皱的小不点,也已经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她外公究竟是谁,主人为何愿意出手相救?”青峥还未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从不怀疑封玉的医术,哪怕尚未把脉,也能断出对方的情况并对症下药。

    封玉笑了笑,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,“年轻的时候常驻西北边境,难免关节不好,最近正逢墨京雨季,那老头大概是老毛病又犯了吧。”

    青峥恍然大悟,“主、主人是说,她口中的外公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如今双目失明,自然看不到她究竟与她母亲有几分相像。

    可现在细想起来,那张扬活泼的性子却是不输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“大的那个成天疯疯癫癫的也就罢了,怎么小的这个也不太正常,真不明白究竟怎么在管教。”

    若他今天没有碰巧路过,她是不是就要被赤霄山庄的人抓了去?

    东方羽为人乖张,只怕不会轻易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可是主人,她真的会找到鬼谷来吗?”两人刚刚的话他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主人并未自报家门,她又怎么能寻得呢?

    封玉看了看手中的红色锦囊,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这上面有追魂香的味道,只是味道极淡,很难发觉。”

    这鬼灵精怪的小不点儿,竟连这种追踪的手段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“那可要丢掉?”

    追魂香的味道极难去除,若不想她找来,就只能将东西丢了。

    封玉摇了摇头,将锦囊收进袖子里。

    “罢了,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