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73章 番外 偷得浮生半世闲(5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爹爹,他们去干什么了啊?为什么外公看起来好像不开心呢?”卓当歌过来抱住自家老爹的大腿,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卓君离笑了笑,认真道:“他们是去处理公务,心怀天下的人,总是不怎么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他从袖口中拿出一封牛皮纸包的袋子。

    还没有打开,里面甜甜的香味就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桂花糕?!”小奶包眼睛一亮,口水吧嗒吧嗒就往下掉。

    可不多时,又耷拉下脑袋,“可是娘说,我们在换牙,不能吃太多甜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小奶包犹豫了半秒,连忙牛皮纸包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卓北楼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妹妹一眼。

    一包桂花糕就把她收买了,真是太没有风骨了。

    外公不是嘱咐过不能让他和母妃单独待在一起吗?

    “父王是要去找母妃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拍了拍两个小豆丁的头,“你们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母妃刚刚说,要带我们去放风筝的。”小男孩眨巴着眼,一脸天真无害。

    “放风筝?”沉浸在桂花糕中的小奶包猛地抬头,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卓君离意味深长的看了儿子一眼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父王若是不信,孩儿可以带你去问问母妃的。”剔透的小脸上有一个浅浅的梨涡,明媚中又带着些若隐若现的狡黠。

    如果不答应,这两个磨人精肯定又要去缠着她。

    “清容,楼飞。”沉默了半晌,他幽幽开口。

    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出现在庭院里,异口同声道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带他们去放风筝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父王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谢谢爹爹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包子一前一后跑过去,各自抱住一条大腿。

    卓君离笑了笑,挑眉道:“不是说母妃已经答应了吗,何谈‘谢’字?莫非你说谎了?”

    心事被戳穿,卓北楼打了寒颤,连声道:“没、没有没有,母妃是答应了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打发了两个小鬼,他才转身往凉亭走去。

    而凉亭里,楼之薇显然已经睡成了另外一种形状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好像感觉脸上有些痒。

    她伸手赶了赶,又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睡。

    “回房去睡?”温和的声音在耳旁响起。

    她反应了片刻,才睁开眼。

    面前一袭宽大的月白色华服,墨发如瀑,君子端方,温良如玉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头在他怀里蹭了蹭,找了个柔软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失笑,“懒猫,睡了那么久还没睡够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,昨天当歌一直缠着我给她讲故事,我可是把压箱底的故事都拿出来了。”她咕哝两句,又打了个呵欠。

    “讲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讲的……是一条鱼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鱼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上半身是人身,下半身是鱼尾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鲛人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……”楼之薇本来半边意识都已经跟着周公跑了,可突如其来的凉意却让她猛地睁眼。

    低头,半边凝脂已经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他只是低低的笑,在她耳旁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喂!孩子在边上呢!”

    “他们去放风筝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风筝?”

    “北楼说是你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小兔崽子,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他们了。”楼之薇有气又笑,当即就要撸袖子去将罪魁祸首捉拿归案。

    卓距离却拉住她,“让他们去吧,今天天气不错,玩玩也好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可他手上已经开始解她的衣带,薄唇也落在她颈间。

    呼吸渐渐变得紊乱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我爹也在呢……”她挣扎着想推开他,却被抓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近日墨京府案子多,他跟杜大人查案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酥痒的感觉一点一点的爬上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深吸了口气,却听到他在耳边叹道:“薇薇,我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在他怀里,云鬓半垂,衣衫凌乱,眼前朦胧。

    春花开了几色,姹紫嫣红。

    温柔的声音不停在耳畔响起,却没有给她任何拒绝的余地。

    他将她抱得很紧,每一次进攻都是他最深沉的思念。

    流觞曲水,伴随着宛如猫儿的呜咽。

    他将印记一点点烙烫在她身上,吞下她细碎的低泣声。

    本来还在石凳上,后来不知怎么,他好像把石桌上的东西抚了下去,将她放在上面,吃得彻底。

    好像每一次都要穿透她的灵魂,将她融进自己的骨血里。

    绽开的春桃迎风而落,正好落在她凝脂般白皙的肩头。

    红艳夺目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他神色微沉,握住了她的细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君……君离……慢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究竟进行了多久,后来她实在累得不行,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再醒来的的时候,已经明月高悬。

    身边正在看书的他。

    见她醒过来,他笑了笑,道: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了……哎呀!”楼之薇撑着腰想起来,可是那酸痛的感觉让她好似散了架般,又倒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当心些。”他过来扶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楼之薇气得不行,揉了揉腰,怒道:“你以为这都是谁害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哼,知道就好。孩子呢?”

    “都玩累了,奶娘带回房间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万一半夜又哭怎么办?我得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撇了撇嘴,撑着腰想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下午那场消耗哪里是说起来就能起来的,撑到一半,又软软的跌了回去。

    而作为罪魁祸首的大灰狼却一脸责备的道:“都说了当心些了,怎么还是这么不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楼之薇怒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他笑着将她扶起来,端起床头温着的热粥一口接一口的喂着。

    “孩子终是要长大的,你每天去陪着也不是办法。疏楼阁和烟光阁都已修葺完毕,再分配几个下人仆从,便不需要你每日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难怪每一次他们单独相处的时候,小奶包的神色就格外紧张,没一会儿就用各种理由将她从自己身边弄走。

    原来是联合了外人,狼狈为奸。

    为了一包桂花糕就出卖了自己亲爹,这个现象很不好,必须引起重视。

    楼之薇还在担心两个孩子会不习惯,正犹豫着要不要他们慢慢适应,就被不由分说的放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大灰狼笑得很莫测。

    “娘子不应该先担心担心自己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喂,纵欲,伤身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