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72章 番外 偷得浮生半世闲(4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过来,二话不说收缴“作案工具”,放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娘亲……”小奶包又开始撒娇耍赖卖萌,小爪子刨啊刨,又打算把牛皮纸袋刨到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薇薇……”楼震关在旁边也准备帮腔。

    可女魔头显然完全不吃这套,眼神一扫,周围顿时死寂。

    “怎么,昨天的一大盘桂花糕还没有吃够?”

    说到这茬,小奶包立即想到昨天抄得手疼的千字文,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,连忙摇头道:“没没没,娘说得对,这甜食吃多了不好,当歌愿意上缴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刨过来的纸袋,又谄媚的献了回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勾了勾唇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外公。”卓北楼全程看着妹妹耍宝,事实再一次让他深刻理解到了细胳膊拗不过粗大腿的真理。

    他跳下来,道:“见过外公。”

    楼震关本来还有一点被女儿抚了面子的窘迫,如今却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“北楼真乖,想外公没有啊?外公最近又改良了一套拳法,已经在很多人身上试验过,百试百灵,所向披靡。怎么样想不想学?”

    “想。”他抬起头,声音坚定,沉稳的眼中难得有了些光亮。

    “好!果然有我西苍男儿尚武的雄风,比你爹好多了,来来来,外公这就打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!”卓当歌自然是不愿意被抛下的,于是一老两小就跑到一边闹腾去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在旁边看得无语,叹了口气,就随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三个人走到凉亭外,立即找了个视觉盲区,鬼鬼祟祟的凑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外公外公,昨天娘亲本来是要睡到爹爹房间里的,当歌冒着生命危险去将她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得好,不愧是外公的好孙女!”楼震关毫不吝啬的表扬。

    小奶包听了表扬,整个人都飘飘然。

    飘了一会儿,才疑惑道:“可是外公外公,为什么爹和娘不能睡在一起呢?爹真的会欺负娘亲吗?”

    充满求知欲的大眼睛眨啊眨,粉雕玉琢的,差点没把楼震关给萌化了。

    他宠溺的抱起孙女,解释道:“别看你们爹爹平日里一副温和可欺的模样,其实骨子里可坏了,所以你们要保护娘亲,不能让她单独跟他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所谓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

    弱鸡未经他同意就拱了他家的好白菜,如今有了这两个坑爹利器,他一定能够扳回一局!

    风水轮流转,看他现在不憋死他!

    “所以说,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!哈哈哈哈哈!”楼大将军仰天长笑。

    卓当歌不明白其中缘由,也就只有跟着傻笑。

    只有一旁的小男娃看了两人一眼,顿时对自家父王抱以莫大的同情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父王究竟是怎么得罪了外公,现在看来,两人之间应该还是有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在心中默默点了一根蜡烛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袭白衣从远处从拐角处翩然而来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那脸上似乎还带着春风般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岳父大人。”他走过来,恭恭敬敬的向楼震关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楼震关皱眉,很是不悦。

    卓君离只是道:“朝中无事,就早些回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目光游走到远处的凉亭,某个原本在看书的人,现在已经小鸡啄米的打瞌睡。

    他眼中又浮现出些笑意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切落到楼震关眼里,就显得格外扎眼了。

    游手好闲,无所事事,说的就是这种人!

    “你每天拿着朝廷俸禄又不思进取,不觉得对不起养你的百姓吗?”楼震关对他进行了严肃的批评。

    卓君离挑了挑眉,忽然展颜一笑,承认道:“岳父大人教训的是,小婿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又有什么用?要是真明白了,就应该用行动来表示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行动?”

    “近日墨京城里出了个采.花大盗,正好你可以去帮忙出谋献策一下。”

    那酸秀才整天为了这件事忙得焦头烂额,正好让这个心眼多的弱鸡过去帮衬帮衬,说不定还能长足的进展。

    毕竟,这事嘛,他是有经验的。

    卓君离当然也知道岳父大人一直都不待见自己,倒也不觉得尴尬,只是笑了笑道:“这件案子小婿也略有耳闻,可听说陛下是将此事全权交给了杜大人处理,小婿身在礼部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楼震关哪会听他那么多解释,挥了挥手,不耐烦的道:“最近又没有什么大的国礼祭祀,你又这么闲,去帮帮忙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多可是!天下兴亡匹夫有责,为了墨京城的团结与安定,难道就不能为了国家牺牲一下小我吗?”

    楼大将军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口才这么好过,连心机深沉的卓君离都能被他说得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可还不等得意太久,就看到卓君离绽放出一抹诡异的微笑。

    杜青冥不知何时出现在拐角处,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再旁边,是正抱着手看好戏的柳长青。

    楼震关打了个冷颤,看着他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,“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关于新皇登基一事,还有许多需要商讨的地方,礼部要负责仪式和礼制,而墨京府则要注意城里近日的治安,自然是要好好商讨。”杜青冥解释得很详细。

    柳长青也道:“只是没想到今日前来,竟会听到昌平公如此的大义与高见,实在让人心生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礼部最近正在筹备新皇登基的事,自然不可能抽身过来帮忙,不过你就不一样了,如今天下太平,既没有什么公务缠身,不如同我去查一查近日采.花大盗一案。”

    楼震关:……

    他怎么觉得,这事有点太巧了呢?

    若说卓君离一开始就叫了这两个人来,那他又是怎么算到自己会说出刚刚那一番话?

    可若说这一切都是巧合,他又是万万不信的。

    正要再说什么,杜青冥就上前来,不由分说的将他拖走。

    “此事事关重大,还请昌平公立即随下官前往墨京府,商讨对策。”

    “诶诶,你别拖我!酸秀才你胆肥了是不是?喂!放开老子听到没有!”楼震关全程挣扎,而另一个则充耳不闻,直径将他带走。

    柳长青看完了好戏,乐呵呵的笑了两声,也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送走了这位隔三差五就上门闹事的岳父大人,卓君离也是长叹一口气,将目光转移到了两个小不点身上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