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71章 番外 偷得浮生半世闲(3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么说的时候,他的手已经碰上了细绳。

    楼之薇脸色一红,连忙按住他。

    “别毛手毛脚的!”

    被批评的人一脸的理所当然,“你是我娘子,怎么能算是毛手毛脚?这是做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又羞又气,却拿他难得的耍赖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大掌漫无目的的游走,点燃了一簇燎原之火。

    滚烫的唇落下,将她身上仅剩的理智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君离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薇薇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些难耐,仿佛低沉的古琴悠长的乐音,落在她的耳畔,颈窝,甚至锁骨。

    她伸长了玉臂,揽住他的后颈。

    忽然,身上一凉。

    仅剩的兜衣也被他剥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行……”她按住他的手,下意识的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他只能重新将她吻到瘫软。

    她的弱点,他从来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满意的看着她重新蜷缩在自己身下,他才开始下面的动作。

    修长干净的手指灵巧的移动,轻柔的让她完全展示在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微弱的烛火闪着微光,她睫毛动了动,才道:“灯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说,就算是默认了他的行为。

    卓君离轻声一笑,屈起手指一弹,整个房间瞬间归于黑暗。

    只有薄薄的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,在她身上留下莹白的光泽。

    房中,气温正在升腾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准备攻城的时候,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哭声。

    两人均是一僵。

    楼之薇眨了眨眼,想推开他。可他哪里会让她如愿,只是继续压着。

    她皱眉,“没听见孩子在哭么,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奶娘会过去,不管。”

    箭在弦上,他当然不会允许她在这个时候逃跑。

    楼之薇又羞又气,捶了他两拳,道:“哪有你这么当爹的?快让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外面的哭声越来越大,已经到了扰民的程度。

    温润如他,也不由额角跳了跳。

    压抑着怒意,他用极危险的声音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片刻后,清容慌忙的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怎么哭了?奶娘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清容正准备回答,就忽然听见一个小奶音在门口响起:“爹!娘!呜呜呜,当歌做噩梦了……娘亲……你在哪里啊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甜腻腻的声音一抽一抽的,听起来格外可怜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疼得不行,当即就要抚开大灰狼起来哄女儿。

    卓君离撇了撇嘴,正要说什么,就听到一个稍微沉稳些的声音道:“乖,不哭,哥哥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话语中带着些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沉稳。

    可那声音中,却还是带着些颤抖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疼得不行,起身穿了衣服。

    打开门,一个穿着水色绣边小花袄的影子就扑进了她怀里。

    一边哭还一边道:“呜呜呜,当歌知道错了,当歌认罚,娘亲别不要当歌好不好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年他们每晚都是跟娘亲一起睡的,现在忽然被带到别的房间,自然会想东想西。

    越是这么想,半夜就做了噩梦,这才哭哭啼啼的跑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疼的给她擦眼泪,安慰道:“乖了乖了,不哭,娘亲没有不要你们,这不是还没忙完嘛。”

    小奶包抽了抽,道:“……当真?”

    “是我让人带你们去各自的房间的,你们都已经六岁了,是大孩子了,不要总是缠着你娘,她很忙。”卓君离穿了衣服出来,将妻子拎到了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楼之薇瞪他一眼,让他不要添乱。

    卓君离很郁闷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两个小拖油瓶之后,这个家里简直已经快没有了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素了这么多年,好不容易开次荤都要被搅和。

    难道他的存在就仅仅辛苦赚钱供他们娘仨衣食无忧吗?

    “又要马儿跑,又要马儿不吃草,娘子,你这个观念是不对的。”他严肃的纠正。

    楼之薇气得噎了噎,狠狠瞪他一眼:“别在孩子面前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说罢,抱着小奶包就要回房。

    湖蓝色寝衣的小男娃看了看母妃又羞又怒的脸色,又看了看已经熄了灯的房间,嘴角忽然扶起一抹同情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扯了扯卓当歌,将她从楼之薇怀里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呜哇!哥哥要跟我抢娘亲!”小奶包死死拽住楼之薇的衣角,说什么也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“当歌乖,母妃一会儿就会过来了,哥哥先带你回去等着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可是……”小奶包眨了眨眼,开始动摇。

    见她有了犹豫,他也抓紧劝道:“你现在在这里耽误母妃,万一她一直忙不完,很久很久都不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卓当歌好像真是被这句话吓着了,当即松了手,抽噎道:“那、那当歌不耽误娘亲。”

    她认真强调完,才被牵着回了房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,又转过头来道:“娘亲,你一定要快点过来哦,我等着你哦!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失笑,不由感叹这两个孩子都是人小鬼大。

    腰上忽然多了一个力道。

    转头,某人正充满怨念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太惯着他们了,会惯坏的。”他一边严肃的批评,一边又要抱着她进屋。

    楼之薇哪里还肯,推开他道:“为老不尊,没看到孩子都害怕哭了吗?今晚你自己睡吧,我去陪陪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谁来陪我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老爱跟孩子较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进屋穿戴好了,才转身离开,留下卓君离一个人在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这两个拖油瓶,他就没有过上一天安生日子。

    难道他们的出现就是来给他添堵的吗?

    抬头,窗外的月色正好,然而,某人的脸色很差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又是一天阳光明媚,楼震关提着两袋小糕点,乐呵呵的进了贤王府。

    一路轻车熟路的摸到了花园,果然看见两个小不点正趴在回廊边揪着馒头喂锦鲤,而楼之薇则倚在不远处的凉亭里看书。

    卓当歌眼尖,见他来了,立马甜甜叫道:“外公!”

    “真乖,看外公给你们带什么好东西了?”他笑嘻嘻的将手中的牛皮纸袋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卓当歌立即两眼发光:“糖糕?”

    “爹,你别老是跟丫头一样投喂他们,他们现在正是换牙的时候,不能这么吃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