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67章 番外 锦书难托 (1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西苍二十四年,隆冬。

    贤王妃经历了两天两夜的阵痛,终于诞下一对龙凤胎,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听到婴儿啼哭的那一刹那,守在房门外的两个人终于大大松了一口气,紧接着,又各自露出与自己身份毫不相符的傻笑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当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外公了?嘿嘿嘿,我当外公了!”

    “恭喜王爷,恭喜昌平公,王妃生了,是小王爷和小郡主!”

    奶娘欢喜的抱着两个小不点出来,不由感叹王妃的肚子真是争气,一生就是两个,还是一儿一女,寻常人家哪有这样的福气。

    卓君离只道:“王妃呢?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问,但他脚下已经一瞬不停的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楼之薇脸色惨白的躺在床榻上,呼吸时轻时重。

    他心口一疼,上前碰了碰她的脸。

    手指所过之处,均是冷汗。

    “薇薇?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她只是产后虚弱,并无大碍。她骨架小,头胎又是两个,自然比常人辛苦些。我开一味方子,你让她日后多加调理便是。”

    那人声音一如既往的傲娇,及地的银发随意挽在颈后,阴柔妖媚。

    他是昨晚突然出现在贤王府的。

    彼时楼之薇的阵痛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天,可孩子还是没有要出来的迹象,产婆和太医都急得团团转,连济舒也都没了法子。

    就在卓君离要破开重重阻拦冲进去的时候,封玉来了。

    来得突然,却并不突兀。

    仿佛是早就算准了她生产的日子,又或许,他早就在这里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做什么,我又不是要帮你。”他毫不留情的朝他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卓君离也不多说什么,只拿起毛巾帮她擦干额上的汗水,每一个动作都极尽轻柔,好像生怕吵醒了她。

    封玉在旁边看了片刻,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门口,荣升为“护孙狂魔”的楼震关正抱着两个小不点傻笑。

    见他出来,也连忙问道:“神医神医,我女儿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有本神医在,怎么会让她有事?”封玉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扫了他一眼,有将目光落到两个小不点身上。

    襁褓里,两个孩子红红的,皱皱的,一点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他撇了撇嘴,咕哝了声:“丑死了。”

    护孙狂魔一听,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呸,你才丑!这么漂亮的孩子,你哪只眼睛看出他们丑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漂亮在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随我,自然是好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那神一般的逻辑,封玉无语了半天,最后也只能翻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,不跟他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如今她平安无事,他也挥了挥手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诶,等等!”见他要走,楼震关连忙叫住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这就走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,难道你留我下来吃饭?”

    现在她身边已经有了比他更重要的人,他当然不适合再作久留。

    可楼震关完全没有理会他心里的那些小小的伤感,不由分说将手上的一团给他递了过去,“既然你这么要求,那就留下来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抱好,别摔了我宝贝外孙女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自己不抱?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你一个人形单影只太可怜,才把乖孙借给你抱着,仔细点别伤着她!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刹那,封玉觉得自己没有赶紧走是个错误。

    正想把手里的那个“包袱”甩出去,就听得怀里忽然炸起一阵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两个正在拌嘴的大男人顿时乱了手脚,只能连忙把奶娘叫来。

    此后一段时间,他每天被护孙狂魔拉着一起带孩子,简直每天游走在爆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可他依旧还是等她过了月子,没有大碍之后,才在不声不响的离开。

    只简单留了一封信:按时吃药!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这四个带着命令语气的话,只能无声一笑,“真不知道以后什么样的姑娘能降了这妖孽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又在自言自语了,快来喝了这碗燕窝,这是奴婢刚刚去小厨房拿的。”

    话落,白虹端着个食盘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,原本梳着的双髻盘作了妇人的头饰,身子也越显丰腴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她这幅样子,不由皱眉道:“你都是有身子的人了,还做这些干什么,快放下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就让奴婢伺候你吧,在家里他什么也不让我干,我都快憋出病来了!”白虹委屈的眨着眼睛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男人是不是都是一个样,大小姐刚怀孕的时候,王爷也是各种小心。

    现在轮到她了,江客云也是这副德行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她也就只能靠上贤王府串门这点时间活动活动,不然真的就要长蘑菇了。

    “那他也是关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那奴婢也是关心大小姐,来,快吃。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口,楼飞忽然来报,说有人送了封信过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以为是封玉还有什么没交代完的,伸手接过来。

    里面只写了一句话:今日未时三刻,止水河畔,望赴约。

    “这封神医又要做什么,有什么事不能一次性直接说清楚,偏要反反复复搞得这么麻烦。”她又舀了一勺燕窝,递到楼之薇嘴边。

    看着那信笺上的字迹,楼之薇笑了笑,才道:“谁知道呢,或许是有重要的事情忘了吧。正好近日出了月子,我也闷得慌,就当是出去走一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奴婢陪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初春的止水河冰雪消融,两侧桃林艳丽夺目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楼之薇掀着车帘,看着外面一片生机勃勃,忽然笑问:“丫头,今日是什么日子了?”

    “日子?”白虹正在往她身上裹一层厚厚的披风,听她问起,才反应过来,“哦对,今天是三月三,上巳节呢!”

    “哦,上巳节啊。”

    时间过得可真是快,转眼就又是一年。

    去年的这个时候,她正忙着张罗丫头的婚事。

    至于前年嘛……

    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马车稳稳停下,楼飞的声音从外面穿了进来,“王妃,止水河畔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楼之薇应声出来。

    极目的春.色中,一个粗布麻衫的身影正背对她站着,黑发高挽,俊逸挺拔。

    白虹一看,惊道:“咦,那人不是封神医啊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