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63章 番外 美人如虹 (9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究竟是什么东西啊?”白虹十分疑惑。

    这件事,她似乎真的没有听自家小姐提起过。

    难道她真的已经不再是小姐身边最信任的小跟班了吗?

    卓倾羽并不明说,只吊儿郎当的摇着扇子,道:“你去问一问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白虹听得云里雾里,最终还是一咬牙,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江客云看他一眼,也抱拳离去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来得及走远,就听到他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声音:“今日那事,本王也听说了,看不出来你还挺有血性的。”

    美人当前和锦绣前程,这个选择,倒让人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爷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别,要谢你就去谢那只大灰狼吧,毕竟今日是他极力帮你求情。”说罢,工部又有官员过来请他,他打了个呵欠,才懒洋洋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至于那封信,当然是被顺手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他肯定没有看到,那信的角落有一排小字:若不按常理出牌,后果自负。

    这是按楼之薇的要求写上的。

    她早已悉知这个男人的脾性,却高估了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以至于楼某人知道他又搞了些事情出来之后,联合自家的大灰狼,狠狠坑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驿站中,耶律芸穿着葱绿色的烟水百花裙,明艳动人。

    可她却眼眶泛红,不停的朝下人发脾气。

    丫鬟不忍劝道:“公主,那人如此没有眼力,您又何必为他置气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从来没有男人敢拒绝本公主!他……他竟然……”耶律芸气得发抖。

    “不过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男人,既无身份又唔地位,有什么好稀奇的?看看你现在,哪里还有一国公主的样子!”屏风后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。

    耶律芸顿了顿,还是撒娇道:“皇兄,可是他……他……反正我不管啦,我就是要他嘛!”

    “胡闹,人家宁愿辞官都不愿意娶你,难道你还真要厚着脸皮贴上去不可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两国联姻岂是儿戏?不许再任性。”他的声音转为严厉。

    耶律芸却嘟了嘟嘴,道:“可……你听说不能娶那个谁当了王妃之后,不也不愿意娶另外的人吗?为什么我就偏要嫁给不喜欢的人!我不管,我就是喜欢江客云!”

    “芸儿!”

    此时屏风后面的,正是耶律骁无疑。

    如今北牧内乱已定,他亲自前往西苍,更是带了十二万分的诚意,为的就是能把那个女人带走。

    他说过要抓她回去,让她成为他的奴隶,甚至永远囚禁在牢笼里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他也不明白自己的执着究竟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如今细想起当初,再看着那空空入也的后位,他似乎又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可终究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那个女人是我的仇人,我自然要将她带回去,一雪前耻。”说罢,高大的身影缓慢的踱步出来。

    威严不可犯。

    “……当真?”耶律芸眨了眨眼,一脸的不信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。”耶律骁笑了笑,“所以这两件事并不能相提并论。”

    这话刚说完,就有下人来说有人求见。

    细一问,竟是江客云,而跟他一起的还是那个让她恨到了骨子里的贱丫头。

    耶律芸自然咽不下这口气,当即拿起软鞭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耶律骁眼神微动,片刻后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上门来耀武扬威!吃我一鞭!”她二话不说甩着鞭子朝白虹冲过去。

    可怜小丫头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,临头一鞭就已经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还好江客云眼疾手快,迅速抱着她躲到了安全地带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无疑更加刺激耶律芸,驭着鞭子死命往他身上抽。

    他也不躲,只将怀里那个小小的身影保护得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白虹只看到眼前一堵肉墙,耳边只有一阵又一阵急促的鞭声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这是干什么,快躲开啊!”她急得不停的拍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他只是低头看她,问:“受伤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最近似乎惹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他知道现在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可如果现在不说,他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时候可以说。

    毕竟她已经躲了他许多天了,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实在想不到究竟是哪里做得不好,不如你告诉我,我试着改。”他拿出了所有的耐心,甚至将周围所有的事物都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耶律芸气得几乎呕血,情急之下竟抽出了身边侍卫的长刀,毫不留情的朝这边砍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!去死!”

    耶律骁出来,正好看到这一幕,不由皱眉:“拦下她!”

    身后的苍烈闻言,立即上前夺下了她手中的长刀。

    此刻江客云已经挨了不少鞭子,可怀里那个人还护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来,正好露出臂弯里的白虹。

    耶律骁皱了皱眉,“这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兄!跟我抢男人的就是这个女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么。”他面色如常,心中却已经是起伏跌宕。

    若他没有记错,这丫头应该是那个女人身边的。

    原以为此生都再见不到那个女人了,没想到……他们之间还有这样的“缘分”。

    “不知二位今日前来,有何贵干?”他的声音听起来出奇的平静。

    白虹咬了咬牙,如实道:“是……是齐王殿下说有一样东西落在十六公主这里了,要奴婢来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王爷说公主知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识相的就速速滚出去,别再在这里碍本公主的眼!”耶律芸正在气头上,哪里还记得什么东西,不再抄起鞭子揍他们一顿已是万幸。

    可另一个人却不愿意放过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他不再逃避心中的渴望。

    哪怕只有一眼。

    他相见她。

    很想。

    “你昨日跟那个花花公子去喝花酒,不是拿回来一个红色的袋子?”他挑眉看向自己那个刁蛮的妹妹。

    耶律芸皱眉想了片刻,恍然道:“哦!是有这么回事!”

    她在身上摸索了阵,果然找出来一个红色的锦囊。

    白虹跟着楼之薇这么久,当然一眼就看出了那是戴梓领走之前留给楼之薇的“锦囊妙计”!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怎么在你这里?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