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58章 番外 美人如虹(4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阿虹。”楼飞不知何时过来拍了拍她的肩,眼神关切,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。”她无所谓的笑笑,转身进了云雀楼。

    经过刚刚一闹,门口看热闹的人早已散去,本来在排队的食客也跑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她的身影消失在大门的那一刻,竟莫名给了人一种萧瑟之感。

    楼飞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!”身旁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楼飞循声望去,眉头皱得更紧。

    只见张三正懒洋洋的倚在隔壁客栈的房柱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怎么样,这句诗可是我前些日子从大小姐那里学来的,用在这里是不是很贴切?”作为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人,他或许根本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。

    可阴差阳错的用在这里,竟莫名有一种贴切之感。

    “偷什么懒呢!没看见店里正忙吗?”李四出来看见他站在这里,一肘子就给腰上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哟,你轻点!”

    “干活儿去!”

    “哎,我哪知道大小姐财运这么好,开什么什么赚钱,要是早知道这活儿这么累,还不如去干老本行!”

    “呸,你老本行干一个月能有十两银子?少废话,回店里给我盯着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算我怕了你了。”偷懒不成,张三只能屁颠屁颠的滚回店里。

    李四往这边看了看,点点头算是招呼过,就又转身进去忙了。

    楼飞一个人在云雀楼门口站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情为何物?”他大概是觉得实在参不透这个字,只能摇头进去。

    事情很快就传回王府,更是传到了楼之薇耳朵里。

    她一脸严肃的叫来白虹,把昨日的事情从头到尾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白虹不敢隐瞒,当即事无巨细的都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毕竟这件事的起因还是自己,她自然是怕被责骂的。

    “那江客云将人带走之后,可有再回来找你?”

    白虹愣了愣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就听楼之薇猛地拍桌,道:“真是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奴婢知错了……”知道自己犯了大错,小丫头可怜兮兮的跪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全然没有看到,只是捶足顿胸的继续道:“枉我这么看好他,他居然当着你的面抱着另一个女人跑了!果然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太不靠谱了!”

    她张牙舞爪的细数江客云的不是。

    白虹愣住,“大小姐?”

    “这么一比起来,我还是觉得阿飞比较好,实在又靠谱,而且知根知底。”她似乎还是没有放弃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丫头我跟你说,挑人看重的是品性,不要只看长相,那江客云虽然俊朗,但是说真的,我还是觉得阿飞好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之后感到前所未有的寂寞,某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正在极力乱点鸳鸯谱。

    白虹抽了抽嘴角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放心,奴婢谁也不嫁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脑中闪过一个黑衣红裳的影子,只是那影子去得太快,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,就再也了无踪迹。

    就像昨天他决绝而去的那个背影一样。

    小小的拳头在袖中握紧,她笑了笑,才道:“奴婢会永远留在大小姐身边,不会嫁给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啥?”

    “既然大小姐现在已经断了跟紫薇宫的联系,那奴婢……奴婢也不会再跟他有什么,丫头以后都会留在你身边,永远做的你丫头。”她声音轻缓却坚定。

    楼之薇先还是觉得云里雾里,后来慢慢才想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莫非……江客云一直没有跟她说过卓君离的身份?

    “丫头,你似乎理解错了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她张口想解释,可是白虹却转身一溜烟的跑了,拦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迅速逃离的背影,楼之薇心中无数的草泥马又出来溜达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她态度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奇怪,原来是因为我?”她用指尖点了点自己的鼻子,一脸郁闷。

    这么看来,她岂不是就成了那个拆散牛郎织女的王母娘娘了?

    “说得好像你刚刚那番话不是在棒打鸳鸯一样。”一袭白衣从门外踱步进来,笑得无奈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挑了挑眉,并不质问他刚刚偷听她们谈话的那个行为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一向喜欢强词夺理的人,她完全可以选择性无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,我要不要去帮他解释一下?”

    如果白虹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愿意嫁给他,那她罪过真的就大了。

    被问到的人只是将手中的燕窝端过去,舀了勺递到她嘴边,“孤云他自己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她咽下口燕窝,才继续道,“那你说他带走的那个人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听说北牧有一位刁蛮公主,名为耶律芸,自幼被十几个哥哥宠着,跋扈张狂,不可一世。我听刚刚那描述,倒是跟她没有多少出入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说的那位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早已经心知肚明了不是吗?”

    楼之薇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也是。

    善骑射的北牧人或许很多,但是能开八百石弓,八百步外让弓箭穿甲而过的,恐怕也只有那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奇怪,他怎么会忽然来墨京?”

    被问到的那人轻笑两声,才答:“你大概不知道,上一任北牧国君昏庸无能,荒淫无度,于是朝臣联合了有野心的皇子,于上月发动政变。”

    跟慕容昭的逼宫相比,那场政变只能用血腥来形容。

    宫人的血将黄土都染得鲜红。

    那一天,北牧的草原上多了一条血红色的河。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”楼之薇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卓君离只是点点头,肯定了她心里的猜测,“那位有野心的皇子,就是耶律骁。”

    弑父夺位,天下确实很少有人能做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个枭雄。

    上一任国君身亡之后,耶律骁在朝臣的拥护下继任北牧君主,并且以雷霆之势迅速统一北牧其余几个支部,除掉反对他的朝臣,手段无人能及。

    “那他不好好留在北牧整顿生息,跑到墨京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次政变让他们元气大伤,如果这个时候西苍打过去,那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明白了,他是想来重修旧好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