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54章 番外 君临天下(4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皇弟其他什么都好,就是风.流成性,对烟花之地尤其热爱与向往。

    他本就不想小妻子跟着他学坏,可现在,这货竟想隔三差五的就往王府跑?

    这能忍?

    卓君离脸上忽然扬起一抹微笑,缓缓踱步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近日水患你颇为用心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若是真念着我辛苦,就别去管那么多闲事,像以前一样躲在家里当个闲散王爷,不是很好?”

    他实在怀念曾经那些懒散肆意的时光,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吃个茶打个盹儿,或者趁着夜色迷离,跟飞燕楼的姑娘们促膝长谈,深入交流,岂不快意美哉?

    为何偏偏要到朝中去和那些稀泥,吃力不讨好,累到的都还是他!

    卓倾羽摇着扇子,脸上写满了郁闷。

    楼震关自然是不赞同这种思维,当即就皱了眉。

    正要说些什么,就见白虹屁颠屁颠的进来,手上还拎着一个小布袋子,“大将军,刚刚杜大人派了人过来,说请你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他又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朝中之事,奴婢不便细问。”

    楼震关皱了皱眉,心道这杜青冥真是事儿多,有什么难题非要今天解决,没看见现在正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吗?

    “忙着呢,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爹,你要是有什么就快去忙吧,女儿没事的。况且怀胎还得十个月呢,总不能天天都来守着不是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什么大事,自然没有你的身子重要,爹今日带了些补品药材过来,你让济舒看着用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心头一暖,笑道:“知道了,谢谢爹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之间又何须言谢。”

    “爹说得是,是女儿失言了。”

    又拉拉杂杂的吩咐了一些琐事,楼震关最后还是在白虹的三催四请下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待他走远,楼之薇才笑道:“这么着急,我看那杜大人派来的不是别人,应该是江捕快吧?”

    闻言,小丫头霎时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大大、大小姐说什么呢,奴婢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美眸转了转,打趣道:“若我说的不对,那为何你手上有唐家铺子新出炉的桂花糕?”

    隔着袋子她都闻到香味了,那甜腻腻的味道,正是小丫头最喜欢的。

    白虹只是慌慌张张的藏了手上的袋子,面色窘迫。

    她虽然年纪尚小,但在这个时代,已经该是嫁人的年龄。那江客云虽然平时冷面铁腕,对她家丫头可是足够上心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将她交给他,她才放心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打趣你了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待人都走了,卓倾羽才“啪”的一声甩开折扇,道:“你们这些人,一个个都不让人好过是不是?让本王这样的孤家寡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七弟无需自怨自艾,你要相信远处必定有更广阔的森林在等着你。”某只大灰狼笑得十分纯良。

    卓倾羽犹豫的看了看他,心里明明一万个怀疑,嘴上却还是不由问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为兄自然不会骗你。”某只大灰狼点头,笑容无限放大,端得是温良无害,和善端方。

    很多年后,卓倾羽再想起这个笑容,只觉得自己那时候一定是被他施了蛊惑之术,不然怎么会就这么鬼使神差的找了他的道?

    不过当他明白过来这茬的时候,已经是很久以后。

    第二日,卓倾羽因为治水有功,被大大嘉赏。

    卓问天还很体贴的放了他三天的假,让他尽情的去放飞自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他还没有明白过来其中更深的意思,可等他三天后快活回来,却接到一封诏书。

    那上面也没有写什么太多的东西,就是夸他心怀百姓,处事果决,皇帝很是欣赏,于是让他赶快收拾收拾,即日起分管刑部,工部和吏部三部。

    接到圣旨的那一刻,卓倾羽心里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虽然明面上没有说出来,但是这三部以前都是由卓锦书在管的。

    如今……

    卓问天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明白自己外出游玩的这几日究竟错过了什么,只觉得这其中一定是卓君离搞了鬼,于是二话不说,当即抄起刀就杀到了贤王府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被质问那人却一脸淡然,还十分诚恳的道:有生之年,愿看你君临天下。

    态度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卓倾羽欲语泪先流:苍天可鉴,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君临天下啊!

    天不遂人愿,他这么想的时候,加盖了王印的诏书已经流向了西苍各个省府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知肚明,这齐王卓倾羽,就是下一任的王储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他在梵觉寺呆了十几年都是默默无闻,而今却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墨京城远郊的一条官道上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正慢悠悠的驶离墨京,驾车的是一个布衣书生,洗得泛白的长衫上缝满了各式各样的补丁,看起来极为拮据。

    可他却神情悠然,丝毫不见窘迫。

    他身边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,身上穿的是精致的丝绸锦缎,粉嫩可爱。

    这两人在一起,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戴先生,您给楼大小姐的锦囊里究竟装的是什么啊?”小女孩扑闪着充满求知欲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。”他脸上笑得神秘,“如今时候未到,她应该还没有拆开那个锦囊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最危急的时刻不是已经过去了吗?不然您也不会放心离开墨京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,此‘危急’非彼‘危急’,他日时候到了,你自会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先生说的,小曦一个字也听不懂。”小女孩苦着脸。

    忽然车帘中传来个清脆的女音,清灵婉转,如空谷莺啼。

    “别理他,他脑回路从来都跟别人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戴梓听了里面那人的揶揄,只苦笑道:“姑娘,如今西苍也游历过了,是不是该跟在下回去了?”

    要是让那位大人知道他带着他的媳妇到处跑,一定会手撕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想跟着我,就立刻跳下马车滚蛋。”

    听这话,戴梓立马蔫了,“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?”

    只听马车里面的女音笑了笑,才道:“听说北牧草原风光,自然是要去北牧看看。”

    于是,马踏飞尘,一路往北牧而去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