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50章 永不相负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问天摈退旁人,在刑部接连审问了三日,没有人知道慕容昭究竟招供了什么,只听说他从刑部大牢走出来的时候,脸色白得几乎透明。

    当晚,他去了皇后寝宫。

    慕容兴言端坐在正位之上,她心知此回凶多吉少,可她到底没有参加叛乱,应该至少……至少还不至于罪不可恕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,总不至于将她至于死地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准备开口的时候,卓问天抬头,眼中的漠然和冰冷让她觉得陌生。

    “陛、陛下,臣妾冤枉啊!那一切都是慕容昭自己的阴谋,臣妾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卓问天只是站着,并未开口。

    就在她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,他忽然伸手掐住了她的下颚。

    “朕这里有一个问题,还请皇后解答。”

    慕容兴言愣了愣,心中忽然升起很不好的预感:“什……什么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皇后曾与前朝宰相之子有过一段露水情缘,至于你与他的那个孩子……当年已经由慕容将军亲手处决了,是吗?”他的声音很轻,仿佛从遥远的另一个地方传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用了多久,她才用几乎干哑的声音道:“陛下……为何忽然提起此事?”

    “朕只问你,那个孩子已经死了,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慕容兴言胸膛里的脏器开始疯狂的跳动,仿佛下一刻就要冲出胸口。

    卓问天面无表情的站直,眼中寒光几乎要将她刺穿。

    半晌,他开口,却是将她推入地狱的宣判:“慕容昭与慕容盼雪投敌叛国,意图谋反,朕准备判他们凌迟之刑,皇后以为,如何?”

    他的话一字一顿,毫不留情刺进她的胸腔里。

    慕容兴言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,全身冰凉得可怕。

    他……发现了,他真的发现了!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后不必多说,朕自有决断。想必皇后也累了,这寝宫如此金碧辉煌,就在这好生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!陛下!臣妾、臣妾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少人做梦都得不到的,你却得到了,所以,更应该好好珍惜才是啊。”丢下这句话,他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富丽堂皇的大门随之关闭,下一次打开,却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在她漫长的余生里,这宫殿里的一砖一瓦都会陪伴着她,陪她度过每一个日日夜夜。

    紧接而来的,是一封废后的诏书,连带着卓锦书也因为听信谗言,自负鲁莽等罪名被废去了太子之位。

    风驰电掣间,朝中局势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亲近皇后一派的官员,在这一次清洗中被处理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平定这次叛乱,最大的功臣自然是楼震关,只是他如今位居公爵,若是再要封赏,怕就只能是王爵了。

    官员们无不唏嘘感叹,或羡慕或嫉妒,看不出来这人五大三粗的,竟如此官运亨通,轻易便能平步青云。

    处置慕容父女的圣旨在第二日就贴遍了墨京城的大街小巷,上面细数了两人的种种恶行。

    不久后,失踪多日的贤王在城郊一户农家被找到,虽然昏迷不醒,但好在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接连几道重磅消息,瞬间各街各项的小茶馆再度爆满。

    只是平日里最喜欢听这些八卦,再添油加醋的回来讲给大家听的人,却再也回不来。

    圣旨下达的当天,楼之薇抄了一份,在楼剑坟前烧尽。

    末了,她才起身前往刑部。

    有了卓问天的许可,她终于就见到了慕容盼雪。

    昏暗的牢房中,那个曾经端庄高贵的女子如今却蓬头垢面,隐约还能闻到身上散发的一股酸腐之气。

    “楼之……薇?”她已经换上了囚服,没有了华美的外衣包裹,也失去了那层自命不凡的高傲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言不发的坐到牢门前,静静的看着里面那人,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用在你身上,我认为再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哼,呵呵……哈哈哈!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沉默片刻,忽然仰头大笑,几近癫狂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赢了这一次,有什么好得意的?今日来得正好,我且告诉你,就算再来一次,我还是会杀你的至亲,夺你的所爱!不管轮回多少次,你我依旧——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“那就来试试吧,”楼之薇漠然的站起来,“对了,我这里还有一个有趣的消息,虽然并未查证,但是可以说与你听听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只见楼之薇站在牢门前,唇畔轻启,缓慢的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那些字她明明都认识,可组合在一起,却成了一句完全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他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才听到的时候也觉得震惊呢。”丢下这句话,她终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踏出刑部大牢的那一刻,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尖叫。

    远处,是正应该“昏迷不醒”的卓君离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就不能敬职敬业的当一个病人吗?这个样子出门,被人看见了不参你一个欺君之罪才怪。”她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近日大规模官员异动,朝中众人自保都尚且来不及,谁有闲工夫去嚼这些舌根?”

    “话别说得太早,我看你那七弟就是个闲不下来的,更何况你在这里偷懒,他却要忙得脚不沾地,只怕早就诅咒了你无数次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只是不以为然的笑笑,上前牵了她的手:“父皇这几天看什么都不顺眼,他若愿去触那霉头,就让他参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呀,也不知道整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,怎么能这么坏。”

    他将手中的披风披在她肩头,才道:“爱妃此言差矣,我心里想的,当然就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少贫嘴!”楼之薇皱了皱眉,伸手按住了他准备下移的唇。

    卓君离轻笑几声,看着她的侧脸。

    忽然,他说了句:“他,不会再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顿,立即明白了他指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还不等她说话,他又继续道:“但他会一直在这里,就像他曾经向你承诺的那样,永远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他牵着她的手,贴向自己的心口。

    这颗曾经被撕成两半的心,如今终于愈合,成为一个完整的整体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良药,他的救赎,亦是他今生永不会放手的挚爱。

    “今生别无所求,只愿许你青丝白发,携手到老,永不相负。”

    (正文完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