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49章 真相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问天并不回答,只是转头看向他,道:“你知道消灭掉你那三万精锐的是谁吗?是在你们与北牧勾结暗算下,仅剩下的那一万精兵!”

    他们通敌叛国,害得楼震关被擒,最后十万大军葬送于西北边境。

    可惜耶律骁刚愎自用,却并未真正赶尽杀绝,这仅剩的一万伤军整顿之后潜伏于边境山头,并在楼震关带兵杀回边境的时候迅速与他取得了联系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朝中有奸细,却无法判定究竟是何人,只能受命分批潜回墨京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直到楼剑身死,他们料定奸细已经蠢蠢欲动,卓问天便一步一步按着他们的计划走,先是将楼震关关押刑部,再“逼”他交出虎符。

    哪怕卓锦书没有被迷惑,他们一样会暗中促成如今的局面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本就是为了引蛇出洞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看了一眼伤重的卓锦书。

    失望,责备,惋惜,都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,最后只能化成一个长长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叛贼刘钊,如今你已是强弩之末,还不快快束手就擒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哼,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!”慕容昭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原来在他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!

    这一切,不过是为了引他露出马尾的一个局!

    “卓问天,你真是一只老狐狸。”他双拳紧握,眼中迸射出狠厉之色。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刘猖之乱一事,朕会重新审问,你若识相,就不要再心存侥幸!”

    “侥幸?”慕容昭眼中闪动着不善的光芒,“我心中从未有过侥幸,你想知道刘猖之乱的始末,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确实已经大势已去,可他就算是死,也不会让卓问天过得痛快!

    “知道惠妃是怎么死的吗?有时候我经常会感叹,你这种人怎么会娶到那么极品的女人,她的腰,她的腿,甚至她的肌肤,每一处都完美得无可挑剔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……”或许已经猜到了他想说什么,卓问天睁大了眼睛,平静的脸上终于起了波澜。

    慕容昭浑然不觉,继续道:“她身上的香味我至今还记忆犹新,她在我身下挣扎的模样,甚至她宁死不屈的表情……都让人想狠狠的摧毁!”

    “住口!来人,将这个叛党拿下!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听是吗?可我偏要告诉你!我让人绑了她的手脚,堵了她的嘴,让十几个部下一个接一个的享用了她……哦对了,你的大内侍卫统领,也在其中。”他指了指地上已经没有气息的甲一凯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饶是卓问天再怎么沉稳,听到这话也不禁怒极,当即抽出长刀向他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慕容昭眼中闪过得逞之色,袖中手腕翻动,银光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卓问天靠近的刹那,一抹黑影忽然出现在两人中间,一手握住长刀,另一只手则击向了慕容昭胸口。

    他身形快如鬼魅,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慕容昭就已经被击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咳!”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下一刻,剑尖抵在他咽喉。

    第五经伦不知何时出现在祭台上,面色冷肃,杀气腾腾,“是你……果然是你!”

    他周身笼罩着一层恐怖的气息,仿佛立即就要将他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说实话,那天……没有他。”黑影忽然开口,不是别人,正是戴着七杀面具的卓君离。

    那一天,每一张脸他都记得清楚,所以他敢确定。

    卓问天愣了愣,这才想起那个时候慕容兴言也差点遇害,是他冲进去“救”了她,然后一路护送他们离开长乐宫躲避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脸上露出一抹嘲讽。

    救?

    他真是太小瞧了他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事迹至今都被西苍百姓交口称赞,没想到竟是一个骗局,真是让人吃惊。只是不知道这件事,皇后娘娘知道多少呢?”卓倾羽摇着扇子出现。

    他身后跟着的是刑部和墨京府的差役,江客云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卓问天不笨,当即明白了他言下之意,沉了脸道:“把他押下去,朕要亲自审问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瞬息间,慕容昭兵败如山倒,楼家军迅速控制了局面,慕容父女都被押往天牢,听候发落。

    一切完毕之后,卓问天才看向刚刚救他的那个黑衣男人,精明的眼中带着些让人看不懂的神色。

    楼之薇暗道不好,连忙挡在他面前,道:“陛下,这位是我江湖上的朋友,武功高强,并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,他救了朕。”卓问天一瞬不眨的看着他,半晌,才轻声道:“你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僵了僵。

    正要说话,就听有人惊叫道:“啊!太子殿下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快,叫太医!”

    卓锦书被迅速送往了太医院,而楼震关和杜青冥则带着人清理剩下的叛党。

    卓问天叹了口气,目光在两人脸上扫了一遍,忽然道:“你们,跟朕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父皇叫我过去还能理解,儿臣未经同意私自调动了墨京府和刑部的人手,理应受罚,可为何这江湖朋友也要跟着一起过去?”卓倾羽吊儿郎当的耍赖,却掩饰不住眼中的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“别在这儿装,跟朕回寝宫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在说什么,儿臣怎么听不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一个大掌就落在了他肩头。

    他面不改色的拍了拍他,什么都没说,抬脚就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卓倾羽没有办法,也只有垂头丧气的跟上。

    后来第五经伦也被叫了过去,出来的时候涕泪纵横,神情古怪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楼之薇怕卓君离有个什么好歹,便一直在寝宫外面徘徊。

    直到宫中点起了通明的烛火,她担心的那人才坦然的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贴身的黑衣勾勒着他完美的轮廓,即使在一片夜幕中,也掩藏不住那卓绝的气质。

    他一步步向她走来,冰冷肃杀的眼中多了些柔和,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,仿佛三月的春风,亦如醉人的美酒。

    还有几步的时候,他停下来,冲她张开双臂。

    薄唇轻启,唤着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薇薇,来。”

    一抹红影飞扑过去,用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方式表达她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迷离的夜色中,旖旎的气氛正在酝酿。

    夜,才刚刚开始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