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47章 慕容昭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慕容盼雪本来是躲在人群中,见了这么狰狞的尸体不但没有惊呼晕倒,反而兴奋的往前走了半步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如刀子一般不停在那具尸体上刮着,仿佛怎么也看不够。

    这一天,她终于等到了。

    “居然企图逃跑,看来他们是早有预谋啊!”

    “可恶,早知如此,当初就应该将他们直接推出午门,斩首示众!”

    “现在再说这些有什么用?现在楼震关必定是回来报复的,楼家军素来有骁勇之名,今日只怕我等是凶多吉少了!”

    除了柳长青和第五经伦,其他的官员几乎都已经涌上了祭天台,希望禁军能在保护卓问天的同时,也顺便保护保护他们。

    禁军都未说话,只是面无表情的让他们都进到了包围圈里。

    此刻卓问天眉宇紧拧,半晌才转头看向身后的慕容昭:“平阳王认为呢?”

    慕容昭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百官却觉得他定有良计,纷纷道:“事到如今平阳王还要犹豫什么?快快献计吧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!”

    片刻后,大内侍卫统领甲一凯来报:“陛下,叛党已经清除干净,静候号令!”

    “做得好,你且让人兵分四路,分别守住长乐宫东南西北四门。”卓问天挥了挥手,示意他下去。

    甲一凯丝毫未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有何事禀报?”卓问天皱眉。

    可是回答他的依然是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片刻后,只见慕容昭坦然走出了禁军的包围圈,道:“东西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已经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袖口中拿出一个物件,正是失踪的虎符!

    慕容昭从容的接过虎符,转头对卓问天笑道:“陛下……哦不,现在应该叫‘先帝’了,你还有什么遗言,不如在此都交代了吧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慕容盼雪就忽然向卓问天扑了过去,手中是一把七寸长的匕首。

    卓锦书大叫一声,迅速拦在他面前,瞬间,七寸长的匕首没入肋骨,殷红的血染红了紫色的锦袍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“锦书!”

    卓锦书只觉得喉口一阵腥甜,忍不住退了半步,才道:“你……为何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白皙的脸上染了几点血滴,可她只是面无表情的擦了擦,叹道:“没死?真是可惜,不过不要紧,反正也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还要谢谢你,要不是你将禁军调进来,我们也没机会将人换过来,更不会这么容易就将你们一网打尽。”她脸上不再是那种温婉端庄的模样,而是狰狞可怕。

    文武百官早就吓得双腿打颤,因为刚刚保护他们的禁军,现在已经将到头调转过来,冰冷的刀尖就这么指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慕容昭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慕容昭?”他挑了挑眉,笑道,“这个时候要叫本名,我原姓刘,单名一个钊字,乃前朝骠骑将军副将刘容幼子。”

    “刘……钊?”卓问天重复着这个名字,威严的脸上瞬间血色尽失。

    前朝余孽这个冲击已经远远比不上他的原名带给他的震撼。

    刘钊,是二十年前刘猖之乱的叛党头子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掘地三尺还是被逃掉的叛党,竟然就是平定刘猖之乱的“功臣”!

    这来,这一切至始至终都是一个骗局,而他们,则一直被愚弄其中!

    “怪只怪你太蠢,竟然二十年了都没有发觉。所以说你这么愚昧的君王如何能够治理天下?我看还是早早退位,让能者居之。”慕容昭手里把玩着虎符,神情悠然。

    此时他们已经胜券在握,自然不用再畏首畏尾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他忍气吞声,甚至听命于那个没有主见的女人究竟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他为何一定要遵循父命效忠与她?自己称王岂不是更好?

    慕容兴言算个什么东西,前朝兴衰又与他何干!

    这天下,本来就应该是能者得之!

    “陷害楼家的人……是你?”卓问天看着他,眼中迸射出骇人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自然,不然你以为楼震关那个木鱼脑袋,怎么可能想出这么缜密的计划?他就是一个只知道愚忠的废物!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笑着走过去,道:“要不是你们先将他们关进了地牢,我们也不会这么容易下手,说到底,还得谢谢你们呢!”

    她娇声笑着,以往清脆美妙的声音,到了现在却变成了催命的魔咒。

    夺过一个侍卫手上的长弓,箭尖对准的正是卓锦书,眼中是露骨的恨意。

    除了楼之薇,他是她最想杀的人!

    因为就是他夺走了自己的贞洁,是他将自己推向万劫不复!

    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卓君离死了,楼之薇那个贱人也死了,只要再杀了卓锦书,这一切都将归于原点,她才能够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必须死!

    “再见了,卓锦书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慕容昭脸上露出几分诡异的微笑。

    多么精彩的一幕,只可惜,慕容兴言现在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既然是孽,不如就让他们亲手了结吧。

    这么想的时候,慕容盼雪手中的箭离弦而去,直射向卓锦书。

    他现在腹部受了伤,殷红的血正不停的往外涌,自然没有多余的力气躲避。

    就在箭矢快要穿透他胸膛的时候,从他身后破空而来一支短箭,力量之大,又快又狠的劈开了半空中那支箭,直愣愣的射穿了慕容盼雪的掌心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切都来得太突然,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已经捂着血淋淋的手倒在了祭坛上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想不到昔日威风凛凛的太子,如今也成了一只病猫,真是‘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’!”一个略显懒散又无比欠揍的声音从下方传来。
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一袭红衣翩然出现。

    “楼……楼……楼之薇?!”

    “她她她、她不是已经死了吗?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有人看了看地上千疮百孔的尸体,又看了看那个缓缓走来且一脸欠揍的女人,惊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她究竟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“我?”楼之薇展颜一笑,“我当然是鬼啊,从地狱爬出来的厉鬼!”

    慕容昭上前一步,厉声道:“少听她在哪里胡言乱语!她只有一个人,拿下她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