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46章 身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三月初三。

    长乐宫举行祭天大典,文武百官皆要正装出席。

    卓锦书焚香洗浴后,穿着正式的袍服一步步走上祭天台。

    在礼官引导下,高声道:“请!”

    百官跪地,拜请诸神。

    “奏!”

    庄严肃穆,礼乐齐鸣。

    “献!”

    奉上三牲,祭献鬼神。

    随着侍者陆续将祭品端上,卓问天更换好祭服,从左门进入祭天坛,至中层平台拜位。

    礼官走到面前,要将手中三炷香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陛下,请为天下苍生献祭。”然而就在那一瞬间,礼官手中的香不知为何忽然换成了闪着冷芒的匕首。

    幸好卓问天尚未完全靠近,当即侧开身子躲过。

    锋利的刀口在祭服上划下了一道长长的口子,有反应快的人当即道:“有刺客!保护陛下!”

    “陛下当心!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黑影迅速冲向祭天台,待他一掌击飞了礼官,众人才看清那是慕容昭。

    礼官口中喷出鲜血,重重跌落祭天台,好一阵才滚到底。

    “大胆狂徒!是谁派你来的?说!”不等他支起身子,侍卫的长刀就押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礼官身受重伤,眼神已经开始涣散,却还是提起最后一口气,大声道:“你们这些卑鄙小人!可惜贤王殿下大业未成身先死,今日我等便以死相搏,也要与尔等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说罢,便听得远处一声巨响,随即哀嚎声遍地而起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部分侍卫竟反转了刀刃,对同僚刀剑相向!

    霎时间,祭天台变成一片血海。

    他们曾经都是大内侍卫,有些人甚至已经在宫中呆了十余年,而现在,他们手下斩杀的都是昔日同僚的首级,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已经谋划了许久,根本不可能会如此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是叛徒!是贤王的卧底!不要留情!杀!”混乱中不知道谁高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人才反应过来:贤王,这是要谋反。

    对方大多都是死士,所以他们根本就不怕死,他们要的是鱼死网破!

    “该死!”卓问天低咒一声。

    卓锦书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父皇无需担心,儿臣已经提前抽调了禁军守在祭天台外,相信很快就会进来,这些人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,成不了气候。”

    “做得好。可是,这些人……当真都是君离的人?”卓问天似乎还不太肯相信。

    卓锦书点了点头,道:“现在人证物证俱在,只怕当真与皇兄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他或许已经谋划了几年,甚是数十年之久,只在等待合适的契机,可如今朝中局势骤变,他生死不明,这些他埋在宫中的棋子终于再也安分不下来,决定为自己的主子报仇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君离明面上与世无争,背地里居然在干这种勾当!”

    “他这么多年一直深居简出,依微臣看,恐怕他这些年体弱多病也是个假象,为的就是要蒙骗众人,让人对之放下戒心。”慕容昭站在他们身后,又为他们挡下一次偷袭。

    片刻后,慕容盼雪带着禁军出现在祭天台,那些叛乱的侍卫死的死,残的残,瞬息的功夫,就已经将局面扭转。

    禁军围在祭天台上,将卓问天等人团团护住。

    为首的慕容盼雪走上来,道:“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,成不了气候,陛下受惊了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见了她,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?元蒙呢?”

    “祭天台外还有一众乱党,元蒙公公已经带着一部分禁军前往镇压了。今日多亏了殿下英明,才避免了悲剧发生。”卓锦书向来自负,所以她都是捡最奉承的话说。

    话落,果然见他眼中闪过几抹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心中冷笑,面上却越发恭敬。

    周围的禁军已经缓缓向他们靠拢,可他们却浑然未觉。

    卓问天眼中感动,不由道:“今日多亏平阳王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这是哪里的话,这本就应该是微臣应该做的。”他低下头,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赵钰也匆匆冲上了祭天台,也不管此刻周围人多嘴杂,当即道:“不好了陛下!虎符……虎符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此刻墨京城东门外忽然出现了一支军队,个个刀剑在手,似乎……似乎是要攻城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可知道对方来头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个个手持‘楼’字紫旗,应该是……楼家军无疑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哗然。

    楼家军!西北征战所向披靡的楼家军!

    难怪贤王一定要娶楼家的大小姐,原来他们早就已经暗通款曲,意图谋反!

    “对方来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据守门官兵来报,大概三万人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!将楼震关给朕押出来!”卓问天面带怒意。

    赵钰结巴了好久,才道:“陛、陛下,刚刚奴才已经让人去过刑部大牢,他已经逃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卓锦书心中也是一惊,当即问到:“那楼之薇呢?她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啰啰嗦嗦的干什么!她也逃跑了吗?快说!”

    赵钰眼神闪躲,半晌才道:“她……倒没有逃跑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不知为何,他莫名觉得心慌,或许只有楼之薇平安无事的出现在他面前了以后,他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可赵钰似乎连这一点小小的奢望的不肯给他。

    他结巴了半天,还是如实道:“刚刚混乱的时候她企图强闯出大牢,被甲统领的侍卫队遇了个正着,本想当场捉拿,无奈她极力反抗,最后……最后被万箭穿心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卓锦书愣住。

    当听说她被万箭穿心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的心口也被穿了十万支箭,千疮百孔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她死了?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会死,那么顽强不肯服输的一个人,怎么……怎么就死了呢?

    “……尸体在哪儿?”

    见他不肯相信,赵钰只有让人把尸体抬了上来。

    原本纤细窈窕的身子满是窟窿,甚至连那张倾城绝色的脸也已经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唯一能够分辨的,就是她入狱时穿的那件红衣,哪怕现在已经被血浸成了暗红色,他也依然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之……薇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