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44章 蹊跷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他们的对话她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虽然也觉得奇怪,但是这远远比不上她想让楼之薇死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咬牙,恨恨道:“只要能让她生不如死,我什么都愿意去做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”慕容昭挑了挑眉,“那你附耳过来,为父吩咐你几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布置了那么多年,也是时候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什么西苍,什么西幽,过去的终将会成为过去。

    一将功成万骨枯,胜者将名满天下,而败者,便会遗臭万年!

    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
    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太久了。

    寂静的庭院中,只剩下细碎的低语,带着浓烈的不善的气息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楼之薇乖乖在王府呆了几天,其间一直没有见到七杀的身影,卓君离更是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王府上下始终笼罩着一层不安的气息。

    一天,两天,三天……

    就在她耐性告罄的时候,楼飞忽然迅速出现,抓着她的手道:“大小姐,大事不好了,快走!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愣,显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,怎么这么急?”

    “平阳王府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证人,指认出阿剑曾是侯府的侍卫,陛下大怒,已经押下了昌平公,现在又派人来王府了!事不宜迟,快跟我走!”他拖着她迅速向后门撤去。

    他已经没有再多的时间可以解释,现在情况危机,他必须赶快将她送走才是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楼震关身陷囹圄,卓君离又生死不明,她又能逃到哪里去?这天下又有谁才能护她周全?

    楼飞心中一阵怅然,正是一筹莫展之际,忽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对了,属下送您去鬼谷!封神医一定会保护您的!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罢,摇头道:“既然不能有所回应,为何还要继续消费别人的一番深情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飞,我已经是卓君离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正因为知道他会毫无保留的护着她、对她好,她才更不能去鬼谷。

    她欠他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现在该怎么办?官兵已经在路上了!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急。”

    震惊过后的楼之薇迅速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此事相当蹊跷。

    如果平阳王府早就有确凿的证据,那为什么一开始不拿出来,而偏偏要等到这个时候?

    她并不认为平阳王府会对他们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相反,她觉得对方只要一出手就一定会将他们置于死地,而不是用这种莫须有的罪名。

    唯一可以解释的,就是他们认定这次的牢狱之灾,她与楼震关都将有去无回!

    “薇薇!”

    就在她极力思考对策的时候,一个黑影忽然闪到她面前,二话不说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愣,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我先带你离开这里。”说罢,脚下就要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忽然伸手抓住他,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薇薇,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!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一阵诡异的沉默,片刻后,她才道:“你,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从来不会这么叫她,这是……卓君离才会用的称呼!

    “你不是七杀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面对她镇定的发问,卓君离僵了僵,半晌才道:“我先带你离开这里,其余的,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薇薇!”他皱眉,耳边已经隐约能够听到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来官兵已经破门而入,不多时就会赶到这里。

    就在卓君离要强行带走她的时候,楼之薇忽然抬头看着他,声音清澈且镇定。

    “我爹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已经被押往了刑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我也要去一趟刑部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强行带走她的时候,她忽然直起身子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本来紧拧的眉松了一瞬。

    趁着这片刻,她从他怀里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没错,现在确实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待此间事了,你一定要好好跟我解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”她转身往反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那是大门的方向,现在来抓她的官兵正从那边过来。

    卓君离再度皱了皱眉,心中第一次有了犹豫。

    刚刚她说的那些,亦是他想的。

    只是,他没想到她竟会这么大胆!

    “这太危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是对我没有信心,还是对你自己没有信心?”楼之薇本来已经走远,听到这话却忽然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他不语。

    倒是楼飞向前走了两步,困惑道:“大小姐,究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带上丫头还有其余的人,跟他一起走,我要再去刑部的大牢蹲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所有的事情都听从他的安排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命令。”

    楼飞不知道她究竟要干什么,只觉得她笑得无比自信,艳若桃李。

    拳头握了半晌,他才低头道:“遵命!”

    楼之薇走出院子的时候,奉命前来的官兵正好走过廊桥,急而不乱的往这边赶。

    而为首的不是别人,正是与她八字犯冲的卓锦书!

    “哟,太子殿下真是好雅兴,来我贤王府赏花呢?”

    卓锦书皱了皱眉,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能够笑得这么欠揍,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目光落在她明艳艳的脸上,就再也不肯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他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像慕容昭预料的那样,那她很快就不再是卓君离的王妃了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,是不是也会有得到她的机会?

    若真有这么一天……这一次,他一定会好好待她,绝不相弃!

    “之前刺杀平阳王的那个刺客查出来和侯府有些关系,还烦请贤王妃与本宫走一趟刑部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之前刺杀君离的刺客有消息了吗?怎么这么久了连一点线索都没找到?”楼之薇脸上并不吃惊。

    卓锦书咬牙,他很想告诉她哪有什么刺客,这本就是卓君离自导自演的一出金蝉脱壳之计,只等祭天那日原形毕露!

    现在让她去刑部委屈几日,也是为了保护她的周全。

    待一切尘埃落定,他会亲自将她带出来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,嘴上却道:“其余的你都不用管,只要乖乖跟本宫去刑部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殿下根本没有给我选择的余地?也罢,或许我天生就是蹲局子的命,一回生二回熟,我也算是刑部大牢的常客了,走吧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