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43章 她要她不得好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平阳王府。

    侍女将卓锦书带到花园凉亭。

    轻纱帷幔间,一个高大的人影正半倚在木栏上,听着袅袅琴音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“平阳王真是好雅兴,如此紧要的关头,竟然还有闲情听曲午睡。”

    “紧要?不知太子所指何事?”他始终闭着眼,神情悠然。

    卓锦书见她还要装傻,袖中拳头紧了紧,半晌才道:“我问你,你说皇兄与江湖上的杀手勾结,意图谋害父皇,此事当真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给过你紫薇宫宫主的画像,既然你今日来了,不就证明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了吗?既然已经有了决断,又为何还要问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在平时,他定然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,那人还从他手下救走了楼之薇,可见他们关系匪浅。

    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头目,竟和他的皇兄,甚至跟楼家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这叫他如何不震惊!

    “那他今日被刺客追杀,跌落悬崖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罢了,为的就是金蝉脱壳。”他睁开眼,眸中迸射出犀利的寒芒,“说不定紫薇宫的宫主,就是他本人!”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!那人不管是容貌,声音,还是性格,都与皇兄全然不同!平阳王莫要含血喷人!”

    “江湖中有易容术,想必殿下也是听过的,声音容貌都可以改变,可唯独一样很难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身形。殿下仔细想想,那紫薇宫宫主的身形是否与你的好皇兄一般无二?如此,你还坚信他只是个与世无争的病弱王爷吗?”

    当知道卓君离会武功之后,他心中就生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。

    或许,这个病弱的外表根本就是一个假象,以此来蒙蔽他们的眼睛,然后在背地里屡屡与他们作对!

    如果这个假设成立,那很多问题都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若还是不信,那我也无话可说,只怕到时候江山倾覆,再后悔就来不及了。”见卓锦书还在犹豫,他不得不下了一剂狠药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确切的消息,他会在祭天当日出手,殿下若是信我,还请提前做好防备。”

    “怎、怎么可能?”卓锦书愣了愣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……皇兄要谋反?

    不!他不信!

    一定是哪里搞错了,那么谦和温良的皇兄,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?

    如果他一开始就觊觎皇位,又为何、为何从小就要护着他?

    这么想的时候,太阳穴又是一痛,零碎的画面在脑海中拼接,最后组成一个娇小的背影。

    恍惚间,好像看着她叉着腰,挡在他身前娇喝道:“你们谁要是再敢欺负他,我就咬死谁!”

    “你这草包还讲不讲理?明明是他先出手打人的!”一个黄衣的垂髫小童气呼呼的道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们说端妃的坏话?”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说她坏话了,端妃以前嫁过人这是事实!我娘说,陛下其实一直都想立惠妃为后,不然怎么会她逝世这么多年都让后位悬空?我娘还说了,多行不义必自毙,太子之位必然会是二皇子的!”

    陌生的画面不停在他眼前闪现,那些对话更是让他心惊。

    他身前的人是谁?

    那个小孩儿又是谁?

    对了,他似乎是前户部侍郎的幼子。后来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全家以贪污谋私之罪被发配,由赵司务顶上。

    那之后,他便再没有见过那个小孩儿。

    他说……太子之位是卓君离的?

    不,他才是太子,他的母妃是高高在上的皇后!没有人可以抢走属于他的东西,就算是卓君离也不行!

    “嘶!”卓锦书按住太阳穴,神色痛苦。

    慕容昭挑了挑眉,道:“怎么,殿下可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……无碍,”他皱了皱眉,继续道,“你说皇兄会在祭天当日动手,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信与不信,殿下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了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那需要我做什么?”卓锦书看向他的眼中充满了审视。

    只要他敢说出不合常理的要求,那必然是在搬弄是非,意图不轨!

    可慕容昭只是笑了笑,道:“除了陛下,殿下是唯一可以调动禁军的人,还请殿下在祭天当日在天坛加派人手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现在毕竟还只是怀疑,无凭无据,若就这么上报给陛下,不但落个猜忌多疑的罪名,只怕还会打草惊蛇。不如以不变应万变,方是上上之策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建议合情合理,让卓锦书找不到一点端倪。

    沉默了半晌之后,他才道:“如此,那就多谢平阳王献计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也不等他反应,自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慕容昭不慌不忙的站起来,对着那背影躬身道:“恭送殿下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抽调禁军,那皇城守卫势必削弱,那将会是他们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西苍的天,也是时候该变一变了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笑容逐渐放大的时候,身后的灌木中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断裂声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。

    “若不现身,我就叫人去卸掉你的手脚,丢到这池子里喂鱼。”

    灌木丛中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许久,才战战兢兢的走出来一个娇小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慕容盼雪跪在不远处,脸上是凌乱的泪痕。

    “雪儿?你醒了?”

    她昏迷了整整一天,醒来才被人告知她与卓锦书有了夫妻之实。她反复确认,最后甚至叫人拿来赐婚的圣旨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君离……为什么……我明明是跟他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愿相信,可身上错布的青紫痕迹又清楚的提醒着她事实——她,失贞了,而夺走她贞洁的却不是她希望的那个男人!

    “爹!女儿不嫁!女儿只嫁卓君离!”她痛哭出声。

    慕容昭皱了皱眉,眼中闪过一丝不耐,随即道:“雪儿莫急,他很快就会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、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爹何时骗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还能求爹一件事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深吸一口气,眼中寒光暴涨:“我要楼之薇不得好死!我要她被丢到最下等的窑子,被无数的男人凌.辱,每天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