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442章 他来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他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冷芒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底一惊,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手从她的脸侧慢慢往下滑,才刚要碰到锁骨,他脸色忽然一变,飞速退开。

    一块极薄的刀片迅速掠过,没入他身后金丝楠木的书桌中。

    如果他刚刚没有躲开,那这块刀片切断的就是他的手筋!

    “谁?!”

    房间中有一瞬间的死寂,随即是一个不带感情的声音:“没有人跟你说过,不要随便动别人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为何藏头露尾?”

    “藏?我从未隐藏,是你自己没发现而已。”

    话落,一抹黑影翩翩落下,宛若鬼魅。

    楼之薇眼睛忽然瞪大。

    七杀!

    他伸手解开了她的穴道,将她抱在怀里,宣告般的道:“这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卓锦书这才想起来,他见过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在玄雾城的时候,他也是这样从耶律骁手中救下了她,然后对所有宣告,她是他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哪里来的无耻之徒,她是我皇兄的妻子!是我西苍的贤王妃!”

    “哦?你还记得她是你皇兄的妻子?可我刚刚怎么觉得,你是想对她欲行不轨?”不知为何,他的声音中带了一层薄怒。

    卓锦书死死的盯着他,手中却开始暗暗运力。

    “这周围都有我的人把守,你带不走她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那些人若真有半点用处,还能让我进来?”他冷笑。

    他明明说的是事实,可卓锦书还是感觉像是被人狠狠扇了一个耳光般,脸上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反驳,一锭碎银就打在了他身上,顿时让他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敢杀你。”

    他看也不看他一眼,直径抱着怀里的人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得太突然,等楼之薇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已经回到了王府的房间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是回到了王府的床上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给她盖好,动作十分轻柔,可那张脸上却是一副山雨欲来之势。

    “你是,七……杀?”她谨慎的跟他确认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对方手上的动作明显顿了顿,片刻,才继续刚刚的动作,并未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是谁,能看到他平安无事,她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。

    两人保持着谜一样的沉默。

    片刻后,楼之薇被顺利裹成了颗粽子。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“喂,你到底要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问我?”他的声音低沉得危险,“你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吗?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,你怎么办?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,嗯?”

    现在他身上也笼罩着一层危险的气息,可跟刚刚卓锦书的不同,他身上没有那种戾气,而是一种焦急和担忧。

    如果说前者带给她的是压抑和恐慌的话,那他带给她的就是安心和宁静。

    就像是……

    “君离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他习惯性的应下,随意反应过来,眼中闪过一抹慌乱,随即脸上也多了些愠怒,“嗯,你叫我什么?连我都不认识了?还是要让我来叫你区分一下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是君离对不对?你刚刚……”明明答应了啊!

    楼之薇激动的扭了扭,想从重重的“粽子皮”中脱身而出,可还不等她得逞,他就按住了她的后脑勺,不由分说吻了下去,一路攻城掠地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待将她吻得脱力之后,他才在她耳边轻笑道:“小野猫,太久没见,你已经忘了我了?”

    熟悉的气息撩起一阵颤栗。

    楼之薇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分不清他和卓君离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跟精分在一起久了,所以她也快变成一个精分了?!

    不行!她才不要加入精分的大家庭里!

    “你你你、你放开我,我……我嫁人了……”虽然是一个身体,但是她还是要坚持自己的底线!

    平时这个动作都会惹得他生气,哪知道今天他只是扫了他一眼,轻哼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说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缩了缩脖子,总觉得今天的七杀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,这好像是从他们鬼谷回来后他第一次出现。

    那他的记忆是不是也还停留在几个月前呢?

    “你的伤……没事吧?”大粽子往床沿挪了挪。

    他皱眉,拦在床前不让她乱动,嘴上也道:“我没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

    “不过清容受了点伤,暂时不会回来,你要吃什么就打发下人去给你做,这几日就乖乖在王府里呆着,哪儿也不要去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他吩咐,全然已经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地盘,可语气里的霸道却怎么都跟之前那个温润的男人巴不上边。

    楼之薇皱眉:“你把这里当做你的紫薇宫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反正你好好待着,不许乱跑。”

    说罢,目光还有意无意的在她小腹的位置扫了一圈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,只道:“那你呢?你拿着他的身体要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需要关心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媳妇!你拿着他的身体去捣乱,还说不是我该关心的?如果这我都不能过问,那我还能问什么?我可警告你,他的归属权是我!”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跟这人真的没办法好好说话,三句之内必定开吵。

    可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哪里取悦了他,他竟低声笑了起来,不由分说坐到床沿,在她脸上落下一吻又一吻。

    “喂,你……放开……走开啊!喂!我是他媳妇又不是你媳妇你傻乐个什么劲啊喂!”楼之薇气得跳脚。

    她总算知道这货为什么要将她包得这么严实了,因为她真的动不了!

    捉弄了她片刻,他才起身道:“你且乖乖等上几日,他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事情……该有个了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在她唇上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还不等她反应,就转身迅速消失在房间里,快得让人捕捉不到踪迹。

    屋内,只留下她气急败坏的骂声。

    他并未出直接贤王府,而是转身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地空出现在他面前,单膝跪地,道:“宫主,卓锦书又去了平阳王府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